By 護玄
出版社--威向文化

開學時間終於到了。
懷著極度忐忑不安的心情,漾漾在學長的帶領下,終於打消休學的念頭,跨出他改變人生的第一步──媽呀,這間學校是怎麼回事,時鐘掛著不是給人家看,看了還會被時鐘追殺!?
不過在現實生活中因為極度的倒楣而交不到朋友的漾漾,卻在上學的第一天,便認識了新的朋友。
除了美少女喵喵之外,帶著厚重眼鏡出生在預言世家的優等生千冬歲,外形像流浪漢但戰鬥技術高超的萊恩,以及留著五色雞頭,造型很台客,出身殺手世家的西瑞……
是說,交到朋友是好事沒錯,可這間學校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正常人」啊……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一個怪學生的故事〉。

+++++-----------------------------------------------------------------------------------------------------------------------------------------+++++


第一話  上學啦!

地點:Taiwan  時間:上午六點二十分

在假日的最後一天,我收到了來自學校的制服。
白色的、上面有著剪裁的領子和藍顏色的領帶,合身的設計側開的衣線和幾個看起來應該像是年級分別的校章,感覺就是非常的不一樣。
校章我在學長身上看過,不過我的這個是很普通的銀藍色校章,學長的那幾個都是閃閃發光的純金顏色(不過是不是純金就不知道了),整個看起來就是帥。長袖短袖的色系都一樣、褲子則是深藍色的一般學生褲,還有件深色大衣外套,整個設計看起來就是很漂亮很帥氣,比以前我就讀的高中派衣好看很多。照我姐說的,學校可能在設計費上砸了不少錢吧。
不過有一個地方我還覺得頗怪,因為制服全都有了,卻沒有體育服?
該不會是像我老姐他們大學一樣要班級訂做吧?
「那是因為體育服是不必要的東西。」已經早來我一步的學長悠悠哉哉的拿著一個便當盒坐在火車站的等候台,
腳上還放著一本原文書籍,看見我來之後第一句就是這個,「早期還有,後來因為消耗量太大、平均上一次課就要換過一次、
有時候上不到半節就毀。所以學校取消了,至於制服是因為關係到學校的面子與整體性所以才繼續使用。」
這也就是說,如果學校不想要面子的話,老早也廢除制服就是了?
不過聽他這樣講,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沒有體育服的原因了,這也讓我不敢去想像之後的「體育課」會是什麼樣子,
「學長早。」我在另一邊挑了位置坐下,已經有點習慣學長會竊聽人心事。
「我說過我沒興趣聽你無聊話。」冷哼了這樣一句,學長把手上的便當盒拋給我,「拿去。」口氣一樣很差,不過比較沒有之前的攻擊性,
大概他今天心情比較好吧我想?
「這是?」翻開便當盒,裡面塞了幾個壽司捲。還沒吃早餐就趕著出門的我肚子立刻咕咕叫了起來。因為我老媽昨天守著醬料一整晚
所以今天爬不起來做早餐,要我在附近買個東西去吃,可是我剛剛急著來車站就忘記這事情了。
「連吃的東西都看不出來,你腦袋已經不行了嗎。」嘴巴依舊很毒的學長冷冷拋來這句話。
看來應該是要請我吃的,我自動自發解析他的話。是說,我還沒看過附近有賣這個東西,壽司捲裡面的料都包得很好,有蝦有肉,
看起來就是很好吃的樣子。
重點是盒子,整個看起來就是很貴、很高級,雙層木片盒。
「學長……」現在我只擔心一件事情。
「幹麻?」
「那個、包料應該不會活起來吧?」我很怕吃到一半蝦子會跳起來還是肉自己重組變成豬衝出來,活體殭屍的壽司我還是敬謝不敏的,
畢竟我沒有那麼強的心臟跟那麼大的勇氣。
學長好看的紅色眼睛瞇起來。
「……你要我踹你還是扁你。」
我感覺的出來目前學長覺得腳很癢、很想拿個東西踹踹,而那個東西就是我,「呃……當我沒說過話。」有時候,人真的是自己找死,
現在我很可以明白這句話的涵義。
是說,我有覺得奇怪,因為學校只是在火車頭撞一下就到了,為什麼手冊上寫的班車時間會這麼早?
六點半。
「這個時間比較沒有人。」環著手,學長解釋的說,「學校在安排班車時候都會先探察過時間,要不然每天跳來跳去,很容易引起側目。」
你們也知道喔!那居然還把門口亂放!
這是我心中第一感想。
「你確定不住學校嗎?」看完我交給他填妥的資料表,學長這樣問,「已經快排滿了,你後悔的話也沒得住了喔。」
我點點頭,「通車這麼方便,不用住應該也沒關係吧?」
學長勾起一抹冷笑,「隨你,瞳狼。」
一道煙從我的身邊劃過,眨眼之後我只看到那個小鬼娃已經出現在學長眼前,半飄在空中,『早安,黑袍。』然後他看到我,
『早安,褚冥漾。』
「呃、早。」看到鬼娃我還是有點怕怕的,腦袋中一直是他嘴巴可以吞大象那個畫面。
很顯然的鬼娃對我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一下子又轉回過學長那邊,『找吾家有事嗎?』他將手捧在身前,長袖子飄來飄去。
「麻煩一下將這個傳送過去。」學長將資料遞給鬼娃。
『好的。』
然後我看見我的惡夢——鬼娃張開嘴,以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把那份資料吞了!
他的胃通向異次元空間!絕對是!
『已經安全抵達。』鬼娃過了幾秒後這樣回報。
「那可以了,多謝你。」
我聽見轟隆轟隆火車進站的聲音,也看見學長站起來,所以知道我們的列車來了。
『不用客氣,祝兩位有愉快的一天。』然後,鬼娃又變成一道煙拂過我、消失。
學長看著我,勾起笑容,「走吧。」火車即將進站的那瞬間,他這樣說。
撞火車的時間到了。

***

說真的,就算你已經知道火車撞下去不會死掉,但是那種感覺真的非常詭異。
我覺得,我應該要更多一點點的心理準備……畢竟我的心靈是非常脆弱的,不像其他跳的面不改色的人那麼強,我需要適應的時間。
「不要發抖了,給我滾下去!」站在我後面的學長見我磨蹭蹭的,終於一腳往我背後踹下去。
「哇啊!」我還來不及遮眼睛,火車就直接朝我眼前、然後輾過去。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呃、應該說什麼感覺也沒有。
如果真的想體驗看看的人的話,建議你們可以自己去撞火車看看,幸運的話撞不死,不幸運的話也麻煩不要回來找。

……
各位好孩子千萬不要學習,我純粹開玩笑,因為就連哥哥都沒有練過。
「別發呆了。」就在我恍神之際,一拳重拳砸在我腦袋上的學長這樣說,「到了。」
不用幾秒的時間,當我重新聚焦看清楚眼前東西之後,一座偌大的校園正門口出現在我的面前。是壯觀的景象,整個校園大門都是石刻成的,而且還是白色稍微透明的玉石,而拱開的圓大門上沿著邊緣有許多我看不懂的奇異文字;然後是白色的精靈雕像。
為什麼我會確定那是精靈雕像?
因為很簡單,雕像就跟電影上面那些雪白雪白的精靈特徵大致都一樣,一點新意都沒有。
十多個巨大精靈雕像自門口往左右排開,各自拿了西方兵器,看起來有點殺氣騰騰、卻又給人很夢幻安逸的感覺。那些雕像微弱著散發光芒,像是折射日光也像是本身的光。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學校大門外觀,因為之前是昏著被扛進來的所以不知道,略略的有點看呆了。畢竟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石雕刻建築,我所住的地方根本沒有,只有在電視電影或雜誌書籍上才偶爾見到過。
「這些是大門的警衛。」學長這樣幫我介紹,「外牆有問題的話,他們會解決。」
看著精靈巨像,我點點頭。就算巨像真的活起來追著人狂殺,我想我一定也不會意外。
真的,我絕對不會意外。
一點也不會。
「早上好,兩位。」就在我要跟著學長走進學校的時候,一個人……應該是人的人朝我們走過來。是說,這裡的人中文都這麼好嗎?每個講的都很俐落,連一點腔音都沒有。
那個人有淡金色髮尾微捲的長髮、外國人的輪廓(我不知道是哪一國),藍色的眼睛跟白色的皮膚,看起來倒是有點像書上那種傳統型精靈。附帶一提,他耳朵是尖的,而且長的很好看、外表明顯是個男生,乾乾淨淨的還真的有點精靈的感覺。
「早。」先與他打過招呼之後,學長才轉過頭來幫我們介紹,「這位是夏卡斯帝多,全名你一定會記不住,有空你再問他。」
他的全名一定長長一串,我有經驗了。
「我認識這位,前幾日已經聽說過了。」就在學長似乎要介紹我的時候,那個人自己先開口了,「你可以直接叫我夏卡斯,請多指教、漾漾。」他微微彎了身,標準西方禮儀。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暱稱在學校不知不覺神奇的流傳開。
「夏卡斯是學校會計部的頭頭。」
我倒退一步,瞪大眼睛。
就是他把那張見鬼的帳單寄給我!
「下次別亂炸人界的東西喔,因為處理起來格外浪費力氣。」夏卡斯這樣拍拍我的肩膀,很沉重的說,「還未正式開學就被寄請款單,你是繼他之後第二個人。」他瞄了一眼學長,後者不屑的哼了一聲。
學長也炸過公園?
喔!我的同伴!
「我沒像你那麼白痴去炸公園!」從我後腦一拳呼下去打的我眼冒金星,學長直接對著我低吼。完全看得出來他一點也不想當我的同伴。
當我的同伴有這麼困難嗎?
「啊啊,他在正要開學的前三天沒有經過通報就自行跟路過看不順眼的三級妖靈王戰鬥,結果一槍打爛了吸血鬼族的重要遺跡根據地,還驚動了學校董事出面解決才得以罷休。」笑著,夏卡斯環著手,很有戳別人漏洞的喜好感,「不過那隻妖靈王是各界發高懸賞金通緝的東西,所以那一次扣完賠償金好像多少還賺了點。」
整個聽起來就是把炸公園還要嚴重就對了。
「囉唆。」學長不耐煩的狠瞪了會計頭頭一眼,完全不怕得罪別人,「滾回去算你的錢。」
我看著學長又看了看夏卡斯,怎樣都覺得這兩人還頗熟的樣子。
「唉唉,年輕人火氣可別這麼大。」夏卡斯又是優雅的笑了笑,「那我還有事情忙去了,漾漾如果有事情找我的話到會計部就行了。」
「好、謝謝。」我連忙彎了彎頭,答謝。
當我第二次抬起頭的時候,夏卡斯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你少去跟那傢伙打交道。」很顯然剛剛被揭底的學長不太爽,口氣有點差,「沒事的話就別亂去會計部。」
我想我也不會有什麼事要去吧?

***

六點半。
我習慣性的看了一下手錶,然後抬頭。學校正門口的校館上一定都會有大鐘,我想核對一下學校時間跟人類的正常時間,這是絕對正常的動作,尤其在學生身上。
「別抬頭!」
學長的警告晚了。
就在我抬頭的那瞬間,我看見一個大鐘;沒錯、一個已經變很大的鐘。
「哇啊——!」我立刻往後跳了一步,眼前發出鏘的一個詭異的聲音,地上灰塵整個飛起來,有個閃亮亮的光影在我眼前閃爍。
鐘掉了!
鐘是整個脫了框掉下來,我還看見了異常銳利的邊緣對著我閃閃發亮,那個程度就很像我老媽剛磨好的菜刀放在旁邊等著宰殺某東西的感覺。
不對!什麼時候了我看他邊緣幹麻!
可是我的腳軟了,跑不掉。
那一秒我突然想到之前看的某部漫畫裡面有人就是用大鐘落下殺人法把人劈成兩半,現在好像輪我體驗一下那是什麼感覺……就在我準備迎接我阿嬤(每次都在雲端招手那一位)的來臨時,一道力量突然將我往後拉,力道大的讓我以為他要從後面把我的衣領扯掉,然後大鐘在我的眼前削過去,發出巨響之後整個插進去地面。
真的很大,比我還高耶。
「你是白痴嗎!」扯住我後衣領的學長抽回手,紅眼用一種看智障的感覺瞪著我,「學校手冊裡面不是第一頁就寫不能抬頭看鐘!」
呃,我想起來了,真的好像有寫在上面。
因為學校大鐘喜歡被看,所以他會想讓你看的更清楚……
我瞪著眼前已經插入地面一半的殺人時鐘。
媽的,也太清楚了吧!
等等,我……似乎、好像看見上面黑色的數字正在扭動——白底黑色數字的鐘,上面的數字像蟲一樣亂扭,然後時針分針秒針也亂擺,還有打成一個蝴蝶結掛在中間的。
什麼爛鐘!
「別發呆了,還不快跑。」學長一巴從我後腦呼下去,發出警告聲音。
跑?
鐘不是已經卡在地上……我收回前言。
數字會亂扭的自戀鐘左右搖擺著,我看見它正慢慢的、一點一滴從被它插出來地坑往上爬動,然後我的寒毛也跟著豎起來。
依照我的經驗,等這個鐘爬起來……
「快跑!」就在學長一吼,那個鐘用不到半秒的時間突然從坑裡彈出來,然後銳利的邊緣瞄準我。
「哇啊————!」閃亮亮的東西開始追我。
請想像一下,被巨型的殺人菜刀追大概就是這種感覺。我可以感受到殺人鐘銳利邊緣發出來的寒氣還有它疾速滾動的可怕聲響,「不要追我不要追我!」一大早就要跑百米我的心臟受不了啊!
可是很奇怪,它幹麻不追學長。
「褚、跑回來!」還站在原地的學長對我喊。
跑回去?
不知道為什麼學長會這樣說,我轉了一圈之後立刻往原來的地方衝。
那個殺人鐘煞車然後轉頭,繼續滾在我後面瘋狂追。
我看見學長拿出一個小小的東西,感覺上好像有點像是寶石,大概是大豆那種大小,然後他放在掌心上,「『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讓破壞者見識你的型。』」
其實我聽見學長說的這段的不是中文,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幾句話聽到我的耳朵進到腦袋,我居然可以聽懂他的意思。
就在我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衝回去、擦過學長身邊同時,我聽見殺人鐘猛然停下來的聲音,嘎的一聲很銳利。
我轉過頭,看見學長手上有一把像是中國古代改良型兵器的長槍。和前幾天爆符那把有點出入,不過大致上款式和形體都差不多,不過這把是銀色的、上面用血般的紅印下了很多圖騰跟咒文,看起來整個就是詭譎。
「這個是幻武兵器,是我們工作時候最重要的東西。」一手握著槍柄的學長拋了一顆藍色大豆……呃、是藍色的小寶石給我。
我看著那小小的東西,像是海般的藍,中間有冰晶紋,然後印了一個我看不懂的蟲字。
「還不回去你的地點!」用槍頂著鐘的學長發出低吼,我很明顯的看見殺人鐘顫抖了兩下,又左右晃動,看起來有點捨不得回去那種樣子,「不然我就劈了你!」最後警告。
事實證明,鐘也會看人臉色,它不用一秒捲起來鬆開就往高處彈去,很乖很乖的鑲回自己的框裡面,我好像可以看見鐘面上掛滿了黑線。
有個黑色的東西掉在地上,我彎身把那個東西揀起來,是個『6』的數字,好像是鐘掉下來的,還不斷在扭動,感覺很像抓到蟲。
「那個鐘對你有好感。」把槍收起來之後學長拋了這句話給我,「不過那個東西你倒是可以收起來,說不定以後還會派上用處。」
「用處?」我懷疑的看著還不斷在扭的數字,有股衝動將它攔腰折斷。
「那個鐘的名字叫做逆轉時間,是董事們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收集回來,罕見的活時鐘。」
活時鐘我已經拜見過了,不過我倒聽學長的話,從背包拿出鉛筆盒把數字丟進去,「那個,被它砍到……應該會翹辮子吧?」我看著地面被劈出的大洞,很怕哪天我又忘記頭賤抬起來去看大鐘。
「當然會翹。」學長給我肯定句,「不過你放心,提爾會好好『招呼』你的。」
我終於想起來那天電話那個名字為什麼會耳熟,原來是輔長的名字,「不要!」一說到輔長就想到走廊那條死人大道,我很不想當其中之一。
「那你就好好的把該學的東西學一學,不然你很快就會去找提爾報到的。」學長擺明是看好戲的表情,然後就抬了腳開始往校樓走去,「快跟上來,先帶你去找教室。」
我想到教室會亂跑,只好認命跟上去。
就在我跑開的那一瞬間,我似乎聽見奇異的聲響,轉頭、看見了不開看的東西。那個被劈出深溝的地面突然開始扭動,像是有看不見的手在扯動地皮一樣,然後過不到幾秒之後,地面竟然自己癒合了。
看來,我以後不但要小心上面有活的時鐘會掉下劈人,還要小心腳下有活的地皮可能哪天心情不好會吃人……

***

「基本上,教室在還早上沒上課的時候都會在原地。」
學長帶著我在巨大廣闊的校園穿過幾個樓之後,走到了一棟白色大樓,上面也是有我看不懂的文字寫了一些東西,然後樓的四週同樣有巨大精靈像佇立著,像是保護著校區。他引領我走上四樓,因為時間還蠻早的,所以走廊上靜悄悄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等到學生都進教室之後,校門關起,這些教室才會看心情出去散步。」學長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在一扇門前停下來。
如果之前追的那個叫做散步的話,我也認了……
「這個就是你們班級的主教室。」
拉開教室門那一瞬間,我好像聽到很細小的奇怪聲音。我覺得應該是我多心了,馬上拋到腦後。
教室裡面很普通,就跟我前幾天看見的一樣,就是一般教室的桌桌椅椅,而且沒有什麼額外的奇怪裝飾。
我偷偷在心中鬆了口氣,其實我蠻怕一開門會有侏儸紀公園等著我。
「專業教室的話剛開始這段時間會有老師來帶你們過去以防不測,所以你不用擔心,而我在下課時間也會過來看看有沒有問題,有事情的話你可以用手機連絡我。」進教室之後學長很熟練的拍開旁邊像是開關的東西。
一秒之後,整個教室瞬間冷起來。
太神了吧?
學校的冷氣功能真的很好,如此省電省時,不知道學生可不可以委託訂購?
這個絕對絕對會比任何冷氣都還要省錢。
教室的桌子上有放名牌,我找到寫有我名字的桌椅才把包包放在椅上,「學長沒有在這邊上課?」問題一出之後,我也覺得我自己問到廢話了。
果然,我被冷瞪了一眼,「我有我自己的課要上,沒辦法二十四小時跟著你。」他環了手,這樣說,讓我覺得我剛剛問的真的是廢話,「代導人的時間只有開學的那一個月,下個月開始你就得習慣一個人上學。」
……
我無言。
也就是說下個月開始我得隨時做好往生的心理準備嗎?
「你有空的話多找米可蕥或是比較熟的同學練習幻武兵器。」已經完全知道我在想什麼的學長從黑色大衣的口袋拿出一張摺疊四方的紙拋給我,「米可蕥是學院直升的學生,所以非常了解學校所有的狀況;另外在你們班上也好幾個都是原本就就讀這兒的直升生,有空要多多與人請教。」
直升學生?
難怪喵喵感覺上就很厲害,跟我這個等死的菜鳥完全不同。
「對了學長,你的教室在哪邊?」一知道一個月後學長就不會繼續帶我,我有一種恐慌感。
學長伸出手指,指指天花板正上方,「上面,二年級分區,你要找我非常好找。」他笑,感覺有點詭異,「因為整個二年級、只有我是黑袍。」
也就是說在二年級區隨便抓一個人來問穿黑大衣的學長保證可以找到人囉?
感覺好像非常了不起。
「你還記得爆符怎樣用吧。」從口袋拿出之前被我變成炸彈的兩張爆符,學長先是警告性的看了我一下,「不准再隨便亂想,這兩個你先帶著,如果再遇到事情時後可以先拿來擋一下。」
我接過爆符,有點小怕怕。畢竟見識過巨大炸彈的威力,所以現在等於把兩顆炸彈帶在身上,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早安!」活力的聲音隨著門被唰一聲拉開,我看見喵喵站在門外,「學長、漾漾,早安。」她仍是甜甜的可愛笑容,身上穿了女生的白底紅色領結制服,搭著的紅底白花紋短短摺裙看起來就是整個都活潑卻又不失該有的優雅。
學長向她點點頭,「我也差不多要回教室報到了,褚就麻煩妳多照顧了。」
「當然。」喵喵用力的點點頭,然後蹦到我身邊,「喵喵會跟漾漾好好相處的,對吧。」
「嗯。」我也點點頭。
「那、等會兒見。」然後學長就逕自走出教室。
教室門被關起來。
「漾漾,你手上是什麼?」被我手中紙張吸引注意力的喵喵好奇的問著。
我才想起來剛剛學長給我的紙折還沒看,連忙翻開看看裡面寫了什麼東西——那是一張寫了幾行字的表、一張已經被完整排好的課表,連星期幾跟堂數都已經整理好了,上面還附註哪些課可以讓一年級選哪些不行。
端正的中文字體全部都是寫給我看的。
「這是學長的選課表。」喵喵看著上面整整齊齊的字列,眼睛整個發亮起來。
看著這張詳細的課表資料,老實說我有點眼模糊。
學長究竟是不是討厭我?
還是……?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