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護玄
威向文化出版

漾漾和喵喵、千冬歲等人一起修了連學長都跑來修的「墓陵」課。
沒想到老師居然在實習課中,要求大家到「鬼王塚」的中心點,拿回預放的學校徽章才算完成實習。

這原本應該只是一堂「普通」的實習課而已,但很不幸地,本班有一代衰人漾漾的存在,所以……
鬼王竟然復活了!?
搞什麼鬼,為什麼會讓學生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啊啊~~

這不是學生們可以解決的重大事件,身為黑袍的學長必須同時封印鬼王及保護學生們的安全,他是否能夠解決被不明原因解除封印暴走的鬼王?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一戰〉。

+++++-----------------------------------------------------------------------------------------------------------------------------------------+++++


第三章  不同的世界

第一話  休假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八點三十分

搬到宿舍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六來臨。
「褚,有人找你。」大清早,當我還窩在床上時候房外的門已經被敲的咚咚響個不停。
是學長的聲音,我立刻從床上彈起來不敢多躺。因為先前我有經驗過賴床結果門被踹開的慘案,稍微整理一下衣服之後就衝去打開鎖著的門,「誰?」我注意到學長今天沒有穿黑袍,穿他的休閒服跟牛仔褲,看起來比較輕鬆多了。
「米可蕥他們。」學長看了我一眼,「我讓他們在大廳等。」
喵喵?一大早來找我?
我跑回房間拿了便服又出來,「學長,跟你借一下浴室。」自從我知道我浴室中有那個鬼玩意的那天起我就沒有再用過我自己的浴室,每天每天都跟學長借用。
誰可以在那種鬼地方洗澡廁所啊!
尤其是我一直覺得那個人偶好像會動,每次看到他的樣子都不太一樣。如果不是學校宿舍,我絕對會用快乾把廁所門封死讓他跑不出來。現在廁所的門口被我放了一堆東西堵住,每天晚上還是都會聽到怪怪的聲音在裡面傳出來,讓我實在是很害怕;我真的很怕有一天半夜他衝出來,我又沒有對抗能力,到時候不曉得要被剖肚還是吃腦。一想起來整個人就覺得很驚悚。
「你什麼時候才要習慣你自己的房間。」學長哼哼了兩聲,不過還是跺著步伐晃回他的房間開了門讓我進去。
一陣冰涼的風撲面而來,讓我微微顫了一下。有點冷,學長冷氣開這麼強?
學長的房間就如同他之前自己說的,格局和我的一模一樣,只是學長的房間……異常乾淨,什麼也沒有,客廳就只有一組桌椅,連電視也沒見到。他平常都不用看電視消磨時間嗎?
我住進來這星期不是看電視就是打電腦、連線上去玩網路遊戲,然後就是做了班上的作業等等還覺得無聊。可能是因為自己住感覺有點乏味吧?畢竟之前我住在家裡時候家裡都很熱鬧,跟這裡安安靜靜的感覺完全不同。
大致上環視了一下,我們兩個房間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浴室,學長的浴室沒有該死的死人偶!不過我想會不會有可能在他房間,因為我沒看過學長的房間。
在我梳洗完畢出來之後,我看見學長拿著一本書坐在小廳的椅子上,那本書上面全部都是看不懂的蟲爬字。
「宿舍有做早餐,今天學校的餐廳應該沒有開,你們可以在大廳吃。」在我踏出來時候學長這樣告訴我,眼睛視線沒有離開他的書本。
「我知道了,謝謝。」我連忙衝回自己房間換了運動鞋跟背包跟就跑出房。
什麼都別看、什麼都別看,我用百米速度衝下樓梯。老實說我這整個禮拜都是這樣上下樓的,因為我怕一停腳就被不知名物體拖出去。
一衝下樓果然看見喵喵三人組已經待在大廳、各自站了一個地方在打量黑館的大廳。大廳的桌上面有擺著幾杯茶跟點心,有部分已經用過了,明顯是招待客人的。
黑袍會招待客人?
我很難想像,那剩下的可能就是其他的『東西』招待客人。我想,我還是不要知道有什麼東西會招待客人會對心臟比較好。
萊恩正在看那幅會尖叫的女人像,很意外的是裡面的圖居然沒衝著他叫,還且還擺出詭異的姿勢。最快看見我的是喵喵,她露出大大的招牌笑容,「這裡這裡!」然後揮手,「我們來找你出去玩。」
又是出去玩?我老覺得這幾個人很閒,果然沒錯。
「我們還是第一次進到黑館。」喵喵閃亮的大眼睛崇羨的四處張望,「這裡果然跟一般宿舍不一樣,能住在這裡的人真了不起。」
我也這樣覺得,因為這裡根本是一間大鬼屋,能住在這裡的人真的很了不起——變態般的了不起。
「這裡的靈氣很重,尤其我隱約覺得可能有大鬼門的存在……」千冬歲轉過身,一開口就是讓我想一拳把他呼倒的詭異話語,「在我們這邊,大鬼門又叫做極陰門,如果不夠力量鎮壓的話就會出現傷亡慘重,尤其是容易被詛咒,不管幾輩子投胎都擺脫不掉。」
我的臉掉下黑線,不然你一大清早是來告訴我我可能住在會詛咒人到死的陰門上嗎?真是夠了,別再給我心理壓力!
「今天天氣真好……」萊恩發出語意不明的聲音。我可以理解為他試圖緩和氣氛嗎?
「漾漾,你應該還沒去過學校附近的商店街吧。」喵喵一語直切中心。
我搖搖頭,的確沒去過。應該這樣說,我連這所學校出大門後四周有些什麼鬼東西都不知道。
「下星期有一堂基礎課程,漾漾不是也有選嗎,就是墓陵。」喵喵說完我立刻想起來,這是唯一一堂跟學長一起選的課程,因為他最近工作好像很多,第一堂課就沒去第二次也沒去,這讓我懷疑他第三次應該也不會去了。不過話說回來,老師都只是上一些國家陵墓解說而已有點無聊,所以讓我也忘記學長也選修的這回事,「墓陵課下星期要帶爆符或者一些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要開始上現場實習課了。」
說真的,墓陵課實在是太無聊了,我幾乎渾渾噩噩的上了那幾堂課,完全不知道他在上什麼東西。拜託,國文課都會昏睡的我怎麼可能去聽幾千年前這裡埋什麼死人、那裡埋什麼死人的。
……
不對,等等,喵喵剛剛說下星期開始要上什麼?現場實習課?而且要帶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我有一種很不妙的預感。
為什麼上實習課要上到需要帶保護自己的東西?那是哪門鬼課!
「我跟千冬歲都要買祭咒的水晶,漾漾也可以去看看,上課一定都會用到。」喵喵拉著我的手,笑的很開心,「既然大家要一起去,要不要問學長看看?大家一起逛街不是比較好玩嗎?」
我開始懷疑其實喵喵的目標是學長。

***

「從校門口出去之後,往兩側走都各有一個商店街。」領路的喵喵這樣告訴我。
在我們離開黑館之後,穿過層層的校舍來到大門口。我一邊聽一邊覺得好像有奇怪的聲響往上方傳來,是自戀時鐘所在地,所以就算再怎樣好奇我也硬是不抬頭看。
「左手邊的商店街是一般我們逛的商店街,再往下會接到地獸的村莊,建議沒事最好不要繼續往下,地獸很好客,有可能會回不來。」千冬歲推推眼鏡開始他的分析講解,「右手邊的商店街一般不太多學生會去,因為那邊連結時空之門,來往的人很多、非常混亂。不過那個裡面有黑街,有時候會買到很神奇的東西。」
聽起來右手邊的商店街對我絕對是禁止進入之地。
「水晶一般商店就可以買到了,那漾漾想去哪邊逛?」喵喵這樣問。
「去左邊。」走在最後面、被邀出來的學長突然出了聲音,「右商街對你們來講還太早,所以全部給我去左邊。」
他是絕對統帥。話一出在場完全沒有人敢反駁。就連剛剛明顯對右街興致勃勃的萊恩也一句話都不敢吭。
「那我們就去左商街。」喵喵拉著我的手(其實我覺得她比較想拉學長、可是不敢),然後朝所有人這樣說。
我非常感謝學長英明神武的決定,因為我絕對不會想要去右商店街逛街。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始移動。我原本以為他們所謂的左商街會很遠,畢竟學校大的跟鬼似的,結果沒想到才步行沒多久……大概十多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就已經聽到不遠處傳來的吵雜聲。
只是,那個吵雜聲……很怪……非常怪!
「左商街限時大特價,『邱恩的店』今日骷髏磨粉一百公克三卡爾幣,一次購滿整顆骷髏粉還送您乾枯貓爪一隻,要買要快喔!」超大的聲音突然從我頭上傳來,我差點沒給震的頭昏眼花。
眼前的左商街讓我錯愕的停下腳步。這、這、這……
這根本是我老媽每天一早必定去的傳統市場放大版嘛!
還有花花的塑膠遮雨棚掛在店家上面,這條街是用灰色的水泥塊建成的,到處都是人……我想應該大部分都是人四處走來走去,混雜的聲音裡面還有剛剛聽見的大聲音。
學長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往上看,我才看見二樓處有個大廣播台,有個兔子耳朵的女孩子正在翻閱手上的資料,她的座位旁邊有好幾個麥克風跳來跳去,一下子線打結又摔在一起,咚咚咚的聲音透過我看不見的擴音器回當在整個市場裡面,「左商店街大特賣,『喬恩』今日推出簡便爆符,讓您不用麻煩在家自己畫,一張在手、暢行無窮;十二張一捆、一打只要五十元卡爾幣,還送您草人插針一個。」
草人插針是什麼鬼!
我視線離開二樓正在播報的兔子女,然後仰望天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只要我讓自己醒來,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夢,沒錯,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夢,只要我醒來一切就都不會存在了……然後我呆住,有個東西突然從我視線裡面飛過去,我肯定那個東西絕對不是一隻鳥!
「誰快點幫我抓住那隻肥雞!」有個尖叫聲音從人群脫出來,然後我看見一個人……好像是人,可是他的臉有兩個,一左一右尖叫。
那是一隻……沒肉,只有森白骨架的雞。我覺得應該是雞,因為兩頭人尖叫時候叫它雞。總之,骨架雞消失的無影無蹤。兩頭人追著雞,很快也消失在我們面前。
那個雞真的是雞嗎?啊,我知道了,那應該是熬高湯用的雞對吧!這個世界還真是方便,連熬高湯的雞骨架都跟肉分開養。
左商街一片亂轟轟,我還聽見殺價聲。
啪的一下,學長一巴往我後腦打下去,「人都走光了你還發什麼呆!」
喵喵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把我留在市場入口,
「啊,這樣我回去好了。」我馬上轉頭走。
這個市場不正常,至少傳統市場要有個豬肉攤,他連豬肉攤都沒有。
一轉頭,我看見詭異的畫面。一個好像不是人的變種外星人拿著一個人骨在他的攤位上磨,然後把磨出的粉裝袋,接著被一堆人搶著買去。外星人的攤位上寫著『邱恩的店』。
學長抓著我的衣領,神力無窮的把我拖著走,「先去買水晶,然後去找點東西。」
我一點都不想去啊啊啊——!
可是很顯然的學長打算無視於我的心聲,直接把我抓著往人群裡面擠。
「老闆,給我兩根骨頭!」咚的一聲把我注意力吸引過去。
我看見豬肉攤了,更正、是貓肉攤;巨大貓又的肉攤,攤位前面還擺放著顆巨大的貓頭。
真是夠了!

***

我懷疑學長可能會成為家庭主婦市場廝殺的好助手。
因為他一邊拉著我還神乎其技的一邊閃人而且還可以瀏覽各攤位的東西,然後沒多久就把我拖到比較少人的街巷裡面,「到了,這裡。」
我看見了一家店舖,不大不小,到處都是閃閃發亮的東西。喵喵跟千冬歲已經在裡面了,不過沒有看見萊恩;架子上擺著很多水晶,水晶下面有標價,大部分都是什麼卡爾幣我沒聽過的東西。
「這個是這世界的通用幣。」學長一邊拿起一個純紅色好像有點發著亮點的水晶把玩,「若換算成你們用的錢幣,大約一個卡爾幣算是三十元左右的美金。」
那折台幣不就一千元上下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工作的賞金會那麼高,因為消費也高,成本也高,所以自然就會跟著提高,跟現在某些我所在的原世界的行情有部分不同。
學長在玩的那個東西就要十元的卡爾幣,我很怕他突然掉下來摔破,「一般的通用幣可以在各校換取,而商店街中也有提供服務。如果你要在原世界換也行,不過要到特約的店面才有得換。」
咦?我生活的地方也可以換?這麼神奇?
「漾漾,你要不要也挑一個?」喵喵湊過來這樣問我,她手上有個小小的水晶盤子,盤子上載滿了五、六個不同顏色大約半個手掌大的水晶球,也有水晶錐,每個都是純顏色的閃著漂亮的微弱光點,「這裡面有很多不同的水晶,功用很多的,可以多買幾個回去預備。」
「不不,我不用了。」對不起我太窮了,「你們慢慢看……」
「可墓陵課時候這個是必需品。」訝異的看著我,喵喵很認真的這樣說,「老師說每個人起碼得要準備一個水晶錐,若是不小心觸動古老封印時候才可以自保。」
我瞄了一眼最靠近我的水晶錐,一個要價五元的卡爾幣——五千元,我的心在淌血,不對,應該是噴血。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自己花過這麼大一筆錢、醫藥費不算,因為那個都是老媽出的,單獨自己開銷真的就都沒有,現在要拿出一大筆錢,我有種怕怕的感覺。
「漾漾還不會用封法咒,應該不用準備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我們旁邊的千冬歲這樣說,「就算準備了大抵也用不上,何況出事情的話還有個叫做老師的人在,讓他去處理就好了。」他推推眼鏡,很自然無比的說。
原來老師就是被你們這些小孩給操死的。
這是我心中第一個想法。
學長接過一邊女店員給的玻璃盤子,看著架上的東西挑了幾下之後,我看見他拿了幾個三角錐拋進盤子裡面。那些三角錐很眼熟,不就跟我上次在蟲子星用言靈碎掉的那個相差不遠嗎?
偷偷看了一下標價……說真的,我很想假裝沒看見。
一個小小的水晶錐要上萬元!媽啊,有沒有搞錯啊!我在蟲子星就耗費了上萬元了是嗎?
雖然錢還不是我出的……
「祭咒用的水晶原本價碼就會比一般水晶高上很多,因為這些水晶裡面都含著一些不可知的力量,越是純色漂亮的就越高價;這店賣出的都還算是普通貨色了。」學長走過來然後這樣告訴我,「這些水晶在人類的世界是找不到,就算外觀一樣,他們也培養不出來蘊含高魔力的純質水晶。」
的確,我看見店中的水晶每個都有點亮亮的,和我一般看見的不太一樣。那個亮不知道該怎樣形容,就是特殊的微微光芒在四周環繞著,既不多也不少,非常優美,倒像是水晶的翅膀一般。我以前在街上看見的水晶,怎麼說呢,就是沒有這種不同的感覺;相較之下,以往在我那邊世界看見的水晶就普通上很多很多。
「祭咒用的水晶大部分都是精靈或者妖精族那些自然守護者培養出來的。」千冬歲站在另外一邊,然後拿了我剛剛看見最便宜的那一顆,「像這種商店因為高價的東西比較負擔,所以他們會有這類的次級品,這個就不是精靈們培養出來的水晶,這應該是別的種族做出來的贗品,雖然可以用,但是沒有精靈族的水晶效果那麼好。」
水晶還有分嗎?對我來說,我現在看見的水晶都是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根本看不出來哪種好哪種不好。不過我很確定學長的一定都屬於優良品質,不是因為感覺,是因為他這個人很龜毛,我想他也不會委屈自己買次級品。
啪的一聲學長一巴打在我後腦,「你在想誰龜毛!」兇神惡煞的瞪著我。
「……我腦誤。」不然還能說什麼?
「你暫時不用買。」學長說,「你就算想驅動水晶祭咒也還不夠時候,你不懂咒語。」他又把一個紅色的水晶錐放到盤子裡面去。
我想也是,頂多買來被我當裝飾品吧我想?
這些漂亮的東西給我用,真的是太浪費錢了。

***

在我們買完水晶出來之後找到萊恩時,他正在跟一個沒有見過的人說話。
那個人有點怪,穿著灰色的斗篷蓋住身體和頭臉,除了正在動的一張嘴之外根本看不出來他的樣子,整個感覺就是相當的神秘。萊恩一下子點頭一下子皺眉,發現我們出來之後就跟那個人打了招呼後快速的走過來,「聽說最近附近一帶都不平靜,好像連右商街也是如此。」他與學長點了頭之後這樣說,「好像是『時間』到了,已經開始有一些不入流的東西進來,想探查些消息。」
時間到了?
「我們學校每隔三年就會舉辦一次,和所有異能學院聯合的大型競技賽。」喵喵微笑著這樣告訴我,「今年好像是在秋天時候正式開始,莫約十月左右就會開始選拔學院的競技資格,只選前五名能聯合參加。」
大競技賽?像運動會那種東西嗎?
等等……她剛剛說所有的異能學院?也就是代表這麼畸形的學校不只一間是嗎!
突來的事實讓我有點恍神,腦袋空空的不知道要作何思考。
這麼畸形的學校有一家就已經夠恐怖了,沒想到還有別家,到底這個世界還有幾家啊?
「上屆的前三名學院分別提出一樣可以震驚這個世界的大型寶物作為今年一二三名學院的獎賞,而且還有很優渥的獎金,所以在選拔賽時候就已經可以感覺到競爭的火焰。」千冬歲環著手解釋著,「上屆我們學校第一名,聽說代表的學長們都各自分得高價位的賞金,而學校也拿到了一樣寶物,那樣寶物後來好像就是給那些學長學姊了管理與使用。」
這樣聽起來好像蠻不錯的?有獎金的話聽起來都很不錯。
我在學漫漫幾年當中每次大運動會也都有參加,班級得名之後都會有學校發派的獎金跟飲料零食之類的,我猜想大概也就是類似這樣。
「不過每次開始舉辦前夕都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轉頭,看見萊恩把他的黑色幻武兵器拿出來,瞬間雙刀落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響,「剛剛的人就是特別來告訴我們要小心。」四周的行人一看見他把雙刀提出,全部很有經驗的閃退。
我看見地上的影子像個大圈,被萊恩釘在地上痛苦扭曲。
……扭曲?影子扭曲!為什麼在地上的影子會扭曲?難不成你又是一個小飛俠忘記帶走的東西嗎!
「小角色。」千冬歲與喵喵退到一邊,然後學長拖著我的領子把正在發呆的我也拽到旁邊沒有影子的地方去納涼,「這裡交給萊恩來處理就綽綽有餘了。」
什、什麼小角色?
我愣了一下,無法理解他們所謂小角色的涵義。
萊恩勾出了詭異的笑容,那種我好像曾經在哪邊見識過的笑。
下一秒,他把後面馬尾綁起,突然從流浪漢一秒再度升級為眼神銳利的高手。
「來刺探消息的,準備好被修理了嗎。」
然後,地上的影子猛地發出尖叫聲。
整個市場都震動了起來。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