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護玄
威向文化出版

大競技會即將到來,各大異能學園都會派出學校中的高手參加競技。
Atlantis學院派出兩隊代表,其中一隊代表理所當然是黑袍冰炎及其搭檔夏碎學長,另外一隊的隊長──居、居然是吸血鬼!?
吸、吸血鬼也能變成黑袍嗎?更奇怪的是,他的管家竟然還是狼人!?

預賽當中,Atlantis學院的兩隊都能輕鬆過關,但比賽卻被神秘的陰影所壟罩……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教室、班上〉。

+++++-----------------------------------------------------------------------------------------------------------------------------------------+++++

 

第一話  第二組黑袍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點十五分

在那之後,時間又過了好幾天。
當我偶然注意到時候,我已經在學校渡過了一個月,這個驚覺讓我深深認知了何謂度日如年這句成語——每天都像過年那麼漫長!
天啊地啊,我居然可以這樣平安的渡過一個月,真是有燒香有庇祐,阿?難不成您終於顯靈施展神威了嗎?
而在不知不覺當中,學長的代導人時間也結束了,我大概有好幾天沒看到他,根據同宿舍的安因說,最近學長除了忙工作之外還忙即將到來的大競技賽。
對於那個大競技賽,我想全校中最狀況外的應該是我。我到現在還不太清楚那個什麼競技賽的有什麼好興奮的,不過走出房間,許多學生都在討論著這件事情,每個人都很興奮,感覺上應該是什麼了不起的活動。可是,我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真實感,除了那天看到學長跟亞里斯學院的那三個白袍。
看了一下下課時間,我還是先去餐廳打發一下時間好了。
說到我們餐廳,這個地方大概是除了房間之外我最喜歡去的地方,除了食物不用錢以外,基本上忽略掉那些會活動的奇怪東西,餐廳大概是整個校園裡面最平靜的地方。圖書館基本來說也很平靜,可是一想到那個迷宮,我就覺得我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就在餐廳門口出現在我面前,而我一腳正要踏入的時候,我聽見了某種來自地獄的呼喚聲——
「漾~~」假裝沒聽到對我比較好,真的,完全不多做考慮我立刻一二三向後轉。
有時候人要避免一點狀況比較不會倒楣,例如現在這種狀況。
「為什麼你每次看見我都要跑?」五色雞頭快了一步拉住我的衣領強迫我停下避難的腳步。
基本上,我覺得已經變成習慣動作了,「為什麼最近我都會遇到你?」這是我天大的疑問,因為我已經很努力想避開這個兇星,連每次上廁所都找最遠的上,結果遇上他的機率還是該死的高。
「因為朋友咩。」他笑的很賤。
我發現自從認識五色雞頭之後,我的拳頭卻來越想拜訪他的鋼刷頭,雖然我已經拜訪過一次了。
「你這節也沒課嗎?」不管我想不想,五色雞頭已經很擅自的把我拖到他剛剛的座位上,整個桌子都疊滿了精緻的蛋糕類甜食,很明顯是他剛拿來的,「太好了,我剛剛還在想說很無聊要去找你翹課。」
老天保佑,還好我這節沒課,不然不知道眼前該死的五色雞會怎樣大鬧課堂。
我注意到四周圍的詭異視線,好幾個人看見我跟五色雞頭坐在一起後開始指指點點……不會過幾天之後我也跟著被列入黑名單了吧,名稱叫做殺手的同夥之類的。
糟糕,那如果我的鞋子裡面被放釘子還是抽屜裡面被放刀片怎麼辦?
是不是應該先盤算一下未來好跟五色雞頭做連帶求償。
「等等萊恩他們要過來,叫我先在這邊等,等超久。」五色雞頭拿起了一個青綠色詭異的蛋往網嘴巴塞,這讓我覺得他好像在吃發霉的東西,「你也吃,不用客氣。」
我沒有很客氣,可是我完全不想吃。你點的食物在視覺效果上看起來非常詭異,讓我完全沒有胃口,「為什麼萊恩要來?」我還以為萊恩跟千冬歲一樣很討厭五色雞頭哩。
等等,該不會他是來下戰書的吧!
「因為他是候補的,還有你家學長跟另外一組的黑袍代表。」咬著蛋糕的墊紙推翻我個人妄想,五色雞頭算了一下手指,「聽說是要在大會前先排定什麼什麼的,他傳來紙箋時候我剛好在餵寵物,才看到集合地點時間東西就被寵物吃了,剩下的不知道。」
「……你養山羊嗎?」紙箋被吃了是吧,你的寵物還真飢渴。
「不是,我養小黑毛。」五色雞頭比畫了一下大小給我看,大約是籃球的尺寸,「全身毛茸茸的,什麼都吃。」
說真的,我很難想像那個是什麼東西。小狗還小兔子吧我想,可是小狗還是小兔子會全身毛茸茸的嗎?長毛狗還是長毛兔?
想了一下之後,我立即站起身。
「你幹麻?」五色雞頭也抬頭看我,一把拽住我的衣服。
「你們不是說要開小組會議,我又不是大競技賽的人,在這邊聽不是很奇怪嗎。」感覺好像礙事的路人甲耶!
「不會啦,又不是什麼大事。」五色雞頭說的很涼。
根本就是大事好嗎!
就在我被拖住又很想掙扎出去的時候,我腳邊出現熟悉到不行的高級魔法陣、然後是紅紅眼。
我現在覺得有時候學長的眼睛很像兔子眼,凶惡版的殺人兔,有時候會出現在電玩裡面的那種東西。
「褚,你一見面就欠揍嗎?」學長把指關節折的喀喀響。
「啊哈哈,當我想錯。」我一把拍掉五色雞頭的雞爪。
學長旁邊有萊恩跟一個我沒看過的人,是個穿著黑色大衣的人,最後一個也沒有看過,不過他穿著白色的大衣。萊恩可能是裡面最不合群的人,因為他壓根沒套大衣來,身上還是亂七八糟像是鹹菜乾的制服,整個視覺效果超級的突兀。
學長他們一到餐廳,餐廳的人全部轉過來看這一桌。後來喵喵他們才告訴我一次出現兩個黑袍兩個白袍算是很罕見的事情,因為平常在學校黑袍就很難見到了。可是我總覺得好像也沒他們說的那麼罕見,因為我總是看見黑袍閒閒無事到處走的說。
「呃,你們慢慢聊。」我快閃!這一桌根本是重量級人物桌,我還是快逃比較好。
「欸~~~~~~」五色雞頭發出不明聲響。
「你不用走也沒關係,不是什麼不能聽的事情。」那一個不認識的黑袍開口說話。
說真的,他的感覺給人家很冷、非常的冷,好像臉部被強力膠固定一樣。他也是外國輪廓,不過皮膚很白,白的跟學長快有得拼了,可是他的臉就完完全全是男孩子的臉、那種很多女生會喜歡的酷酷類型,看起來應該比我們大幾歲,亞麻色的短髮跟一雙藍紫色的細長眼睛。
我怎麼覺得這個人好眼熟……好像某種電影明星?
「密西亞.D.蘭德爾伯爵。」學長介紹了那個不認識的黑衣,「另外一組競技賽代表隊的隊長,現在是大學一年級A部。」對方跟我點了點頭,我也急忙回禮。
「另外西瑞你認識了,這個是褚冥樣,現在是一年C部的學生,我帶進宿舍去住的那個人類。」學長又給蘭德爾這樣介紹我。
蘭德爾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
說真的,被他看著的時候我有點毛毛的,因為他的眼睛顏色很怪異;雞毛的眼睛顏色也有點怪,是金色的,可是沒有他這麼怪。
「你好。」意外的,蘭德爾居然伸出手向我示好的感覺。
我有點受寵若驚,「呃……伯爵你好。」我也伸出手握他。
哇靠,他的手怎麼冰的像屍體?還有他的指甲是怎麼回事?長的快有我指甲三倍長了,而且居然還是黑色的!
「蘭德爾是夜行人種貴族,我們學校的夜行人種不多,非常罕見。」學長這樣告訴我。
為什麼我覺得夜行人種好耳熟?
「就是吸血鬼的意思。」他附註。
那一秒,我看見蘭德爾笑了,他的嘴巴裡出現了兩根尖牙,閃亮亮的有保養過。
……
現在我是真的想逃了。

***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桌從引人注目變成超引人注目的一桌。
在學長兩人允許之後,我又被五色雞頭壓回座位。現在聽說是吸血鬼的蘭德爾就坐在我面前,笑得很像變態殺人狂那種感覺……我突然覺得他剛剛不笑時候真是帥多了。
桌子被兩張合併起來變成超級大桌子。其實本來一桌就可以坐夠六個人,可是因為飯團堅持狂跟五色雞頭兩個人的食物實在是堆不下,所以那個不認識的白袍又移來一張桌子,放茶水。
「這位是林,高中部二年A部的學生。」學長介紹了不認識的白袍給所有人。
我看五色雞頭好像也不認識他,盯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轉開視線,表示完全沒有興趣。
白袍的林跟我一樣東方面孔,黑色的短髮黑色的眼,看起來好像是娃娃臉,感覺年紀小很多。綜觀他的外表,我覺得他搞不好跟我都是一樣地方的人類。
喔耶~~同類!
「林是負責這次大競技賽預賽時候,我們這邊對另一校對手的聯絡人。」偏著頭想了一下,學長看著我,「他跟你是同地方的,他是來自於你們原世界中國的學生,你們應該合得來。」
呃……基本上差了一條海,不過我一直覺得中國的風景很漂亮,在旅遊雜誌跟電視也看了很多,有空一定要找林帶我去玩。
突然覺得其實來學校也不錯,可以認識各地的人,以後要出去玩應該就不用擔心沒有路陪了。
「你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林很有禮貌,就是向我一點頭,然後伸出手。
「你好,請多多指教。」我連忙回握。
蘭德爾還是一直盯著我看,我有一種青蛙被蛇盯上的毛骨悚然感覺,整個背後開始一點一點的冒出雞皮疙瘩。老大,拜託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現場又不是只有我是活人。
「廢話好多,找我來幹麻?」五色雞頭很不客氣的打斷所有人的話題,完全不怕被人拖出去圍毆,然後我看見他的桌面上只剩下蛋糕紙。
鬼!他是鬼!剛剛疊滿桌的東西他一下子就吃完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應該進入正題了。」終於把視線跟詭笑收回去的蘭德爾很優雅的拿起了桌上的咖啡杯,他又變成強力膠固定的冰塊臉。
萊恩把飯團盒蓋起來,正襟危坐。
四周的氣氛馬上降下。
「雖然說是候補的備員,但是今天找你們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兩位的慣用武器。」紫藍色的眼睛看著萊恩跟五色雞頭,「幻武高手的萊恩,羅耶伊亞家族的西瑞,兩位在高中部都是名人,所以基本上我想先看過兩位的武器和作戰方式,然後在擬畫戰策。」
他說的很深奧,而且不關我的事。
其實我蠻想偷溜的,可是現在這種場面想溜也不能溜,好尷尬。
「可以。」萊恩先站起來,然後從口袋拿了個黑色的圈圈把頭髮紮起來,原本還慵懶的流浪漢瞬間變得殺氣騰騰,「『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請讓知曉者見識你的型』。」
匡鐺一聲桌面上直接插了兩把黑刀。
是說,你們常常這樣破壞公物沒關係嗎……?
從我進到學校以來,這批人無時不刻都在破壞公共建設,一般學校應該早垮了才對;由此可知,我們學校還真的不是一般學校。
「異界刀,不錯。」蘭德爾點點頭,「你挑選武器的目光很獨到。」
「如果我有上場的機會,你不會只看見異界刀。」萊恩彎起脣角,笑得有點挑釁。
我突然想起萊恩還有一大把的幻武大豆。
「好,我記下了。」吸血鬼啜了一口咖啡,看起來沒有被衝撞的不爽感,「那你呢?」他放下茶杯,看著一臉輕浮的五色雞頭。
「我沒有幻武兵器。」五色雞頭很快的這樣說,然後站起身,「羅耶伊亞家不用幻武兵器。」然後他伸出手,右手的肌肉扭曲賁漲,一下子變形成我看過好幾次的大型獸爪。
「嗯,我知道了。」看著桌上的雙刀跟獸爪,蘭德爾撐著下巴想了一下,「那為了測試實力,就麻煩兩位用自己的代表武器打一場吧。」
我愣了一下。
打一場是嗎?還真是最快的證實方法。
「在這裡打嗎?」和我相反,五色雞頭看起來非常、非常的興奮。這讓我覺得,其實他應該是想找萊恩幹架很久了。
「當然不是。」吸血鬼搖頭。
「我將第七武術台預約下來了,去那邊打吧。」學長先站起身,他旁邊的林也跟著站起來,「走吧。」然後他腳前出現了巨大的移送陣。
呃……我也要跟去嗎?
是說看萊恩他們對打應該會很有意思,可是我覺得蘭德爾的眼神讓我很不想去。
「漾漾,等等幫我顧好這個別被偷吃。」萊恩把一整盒的飯團放在我手上,「這個是限量品。」
基本上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人無聊到想偷吃你的飯團……等等!這樣我還是要跟過去囉?
「你們要不要走啊,在那邊廢話什麼!」已經在移送陣等人的學長發出不耐煩的聲音。
我跟萊恩趕緊跑過去。

***

被傳送到的地方跟上一次看見的不一樣。
上次我看見雷多他們對打的是旁邊都是水的競技場,這次的不是競技場,是很像……呃,木樁,一根一根的高低不均,就像電視上拍的少林寺那種必備物品。
然後木樁下面是深淵……深淵?
「這個下去直通地獄。」學長站在我旁邊這樣說。
我在觀眾席低頭往下看,延續往下的黑色深淵裡面突然傳來不明的哀嚎聲。
啥東西啥東西啥東西!那個黑暗處翻滾的人影是什麼東西?
我看見人型模特兒黑暗版在下面蠕動!
這是地獄嗎?這真的是地獄嗎!
你們應該是在開玩笑的吧?
「掉下去下面的話,會很痛喔。」補上第二句讓我倒退離開欄杆的話,然後學長露出邪惡的笑容。
你今天又沒睡飽了是嗎!為什麼你沒睡飽都喜歡這樣整別人!
「他們上去了。」蘭德爾像是大爺一樣很舒服的坐在觀眾席上面,還翹腳。
這是一個吸血鬼貴族該做的事情嗎!
林在另一邊的高台上面,我覺得那個地方應該是裁判席還是播報員的位置,他拿了一本不知道什麼東西在寫。
直通地獄的木樁上一左一右站著五色雞頭跟萊恩,這是凶惡眼神流浪漢跟不良少年的對決!
五色雞頭伸出了另外一隻手,然後扭曲轉為一樣的獸爪……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他另外一隻手也會變,因為他之前都只用一邊而已!
「來吧!」他咧了笑,然後看著前方的萊恩。
也不先行發動攻擊,萊恩將兩把黑刀交叉的插入木樁裡面,然後自己站在刀柄上,看起來非常有特技效果的危險感。
先等不及的是五色雞頭,他原地蹬了下木樁整個人就往前彈,腳力之大、整個木樁發出聲響然後震動搖晃。這次他們動作我就勉強可以看見了,上次看學長的是幾乎完全看不到,簡直像是在看靈異追追追那種節目,幾個鬼影而已。
就在獸爪砸下萊恩頭上同時,我看見兩個黑色的刀刃像是碟般左右飛開,險險被開膛剖肚的五色雞頭就著那個姿勢硬生生的扭轉後空翻,然後在另外一個木樁上還沒站穩身,萊恩就已經逼到他的前面。刀落下同時,五色雞頭的獸爪也揮出去,我看見刀劈在獸爪上,獸爪居然一點擦傷也沒有,中間擦出了火花。
他的爪子比刀硬是什麼鬼原理!
萊恩另外一把刀就斜向往五色雞頭的脖子橫劈,可是刀只出到一半,萊恩就突然收刀往後跳。
他離開木樁的那一秒整根木樁都碎成粉塵,兇手是五色雞頭的另外一隻爪。
「就白袍與無袍級來看,他們兩個的實力都已經可以往上晉升了。」看著簡單的攻防戰,蘭德爾這樣說,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高腳杯,非常愜意的居然在品酒!而且他旁邊還冒出了一個人、管家打扮,拿著不知道幾年份的上好葡萄酒。
老兄!你當你是在家裡看大螢幕劇院嗎?
「只可惜萊恩對術法涉獵不多,才一直遲遲升不上去。」學長很像司空見慣了,完全將那個蹦出來的管家視若無睹。
五色雞頭就不用說了,他上次本來破例可以升,然後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啊,年輕真好。」吸血鬼將空杯子微微舉高,他旁邊的管家很優雅的將酒瓶放傾,倒出了像是血的顏色的東西。
我寧願相信那個是葡萄酒!
偷偷瞄了一眼管家,長的很好看,金色長髮藍色眼睛,穿著白色的正式服裝,可是臉也很白。
該不會這個也是吸血鬼吧?
「尼羅不是吸血鬼。」學長很小聲的這樣告訴我,「他是狼人。」
……這有什麼不一樣嗎!
一個巨大聲響打斷了我們的對話和分神,我連忙轉回去競技場上面看——萊恩站在樁上,五色雞頭也站在樁上。跟剛剛不一樣的是,兩個人中間的木樁已經全部被打爛了,不知道是誰打的,剛剛在說話沒有看見。
總之,整個場上大抵就剩下兩三根可以站人。
接著吸引我的注意力的不是被打爛的木樁,而是木樁下面的東西,那個被砸出的大空曠地發出詭異的呻吟聲,然後一堆黑黑的人體開始重疊往上爬。
啥鬼東西!
不明的黑人體突然好像河水暴漲一樣越來越多。
就連萊恩跟五色雞頭腳下的木樁都已經爬滿了那些東西,而且他們還在搖,兩根木樁被搖的四處晃。
「嗯……底下的冤魂被兩個人的力量吸引上來了嗎?」學長看著黑人體疊高的小山,發出以上結論。
什麼冤魂?
有個東西噗哧一聲摔在我的腳邊,我就著欄杆往下看,「哇啊!」然後跳開十幾步。
觀眾台邊緣有黑人體爬上來,手就抓住欄杆,露出一張臉。那個其實也不是臉,很像爛泥巴糊在一起而且還一直滴滴答答的感覺,眼睛是兩個窟窿,鼻孔也只是兩個洞,他張大嘴巴,裡面沒有舌頭牙齒,看見的就是泥水跟露出來的骨頭。
這是什麼魂啊!怎麼跟我以前看到的都不一樣!
我突然覺得我以前去旅行時候撞到的厲鬼都比這個可愛上百倍。
「滾開!」坐在位置上的蘭德爾發出嫌惡的重重一喝,那個黑泥人愣了一下,張著嘴發出哀嚎聲就慢慢的往下縮回去。
原來他比鬼還兇是嗎?
我連忙又看向場上。
「欸,先解決這個再打好不好?」五色雞頭蹲在木樁上,一巴把想爬上來的黑泥人呼巴掌打回地下深淵。
萊恩點點頭。
就在他點頭的同時,五色雞頭猛蹬了一下木樁,我本來以為他會直接摔下去,可是他居然就這樣漂浮在空中,而且他的腳也不是人腳,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腳變成了很像猛禽一類的巨大鳥爪,爪上面還勾爆了一個泥人腦袋,丟回去。
我看見五色雞頭的背後出現了一雙巨大的翅膀。
他是雞!
他真的變成雞了!
他長雞爪還長雞翅膀!
我期待他等等臉上會長雞嘴,可是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
萊恩也原地跳起來,一手拽住了五色雞頭的雞爪,掛在半空中。
就在那一瞬間,兩根木樁上面被泥人覆蓋。
五色雞頭突然轉過來看我,「漾~~看我們的合體大絕招!」
合你的死人頭!
很明顯的萊恩也跟我一樣的想法,因為我看到他臉上出現黑線跟青筋。然後萊恩將兩把黑刀合在一起,黑刀猛地就變成了大一倍的巨刀,萊恩將刀尖往下指的拿著,接著咬破手指用血在刀面上寫下我看不懂的咒文。五色雞頭也一樣畫葫蘆的在另外一邊的刀面寫下咒文,然後他的手壓在刀柄底上。
「異界的刀,穿破空間,將不該存在的返回地面。」萊恩輕輕的說著,接著黑刀的兩面猛地出現了冷光。
再來這個有點難描述,我建議大家可以去找一部老片叫做ID4出來看,尤其是外星人用飛碟轟了地球很多建築物那一段。
那些冷光慢慢的往下移動,然後在刀尖聚集。一道黑色的光線猛地直直貫穿了地下深淵,然後我看見有個鬼爪慢慢拉開黑色的光,光像是有空間一樣被拉開,裡面出現了一顆眼睛、眼睛看著下方,然後閉起,黑色的光就這樣消失了。
那些呻吟聲乍然停止,所有的泥人都在同一秒消失,只剩下深不見底的大坑洞。
那些泥水人消失到哪邊去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原來這就是異界刀的特殊力量。」我身邊傳來這個聲音,我抬頭一看,學長紅色的眼睛整個都是亮的,好像看到什麼有趣的玩具一樣。
萊恩鬆開雞爪跳回去原來木樁,五色雞頭也是。他的雞爪雞翅膀都消失了,剩下一雙獸爪。
「這樣就夠了。」
蘭德爾突然拍手,然後場上的兩個人都轉過頭來看他,「臨場、體力、行動力、臨時合作上兩位表現都過了我預期範圍。」他說,然後露出剛剛那種詭異的笑容。
「你們完全合格了。」
這樣就算打完了嗎?
一聽見停戰的聲音,五色雞頭和萊恩兩個人雙雙的回到觀眾席上面,把身上的灰塵什麼的都拍乾淨。
「本大爺還可以繼續打個三天三夜不用停。」五色雞頭發出如此宣言。
「不用了,我沒興致在這裡坐三天三夜。」吸血鬼不到一秒就非常自然的反駁他的話,「兩位的實力的確很好,那就如同先前所說,萊恩將進入我們這隊而西瑞進入冰炎所屬隊伍,這場競技大賽,我們將會期待你們精采的表現。」
萊恩微微的彎了身敬意,「期待與黑袍合作。」
我看他們雙方好像都很滿意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會是個很不錯的隊伍。
大致上又說了幾句話之後,萊恩才轉頭回來看我,「飯團呢?」
……
「在這裡。」我把寄放的東西還給他。
「漾~~我剛剛很厲害對吧!」五色雞頭直接過來一把搭住我的肩膀,「如何?」
「好啦好啦,你很厲害。」
「有多厲害?」
「非常厲害。」我翻翻白眼,想給他一拳。
「打個比方咩。」
「……」
去你的比方。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