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大賽預賽時的陰影似乎繼續蔓延,有學校的參賽選手不明原因地遲到了。
好奇的眾人透過千冬歲的能力探看遲到學校──明風學院的狀況,沒有想到漾漾竟和明風一個陌生的參賽者眼神對上,此人透出一股讓人不安的的氣息……
在風波之中,各校間的開場賽紛紛開始,Atlantis學院在黑袍們的帶領下,有了好的開始。

另外,漾漾和冰炎學長收服的黑蛇詛咒體經過夏碎的改造,竟變成一個熱愛甜食與下午茶的可愛小女娃──蛇娃小亭,本集堂堂登場!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沉靜之火〉。

+++++-----------------------------------------------------------------------------------------------------------------------------------------+++++

第一話  來自各校的參賽選手

地點:Atlantis  時間:中午十二點二十六分

短暫假期結束之後,我重回了學校。
學校裡面這兩天出奇的安靜,也沒看見多少學生,更別說有作怪的東西,這讓我難得享受了一點點悠閒的時光。
正午,我因為要去買些備用的工具出了學校之後,就這樣直接愣在學校正門口前。
等等,我應該沒走錯地方吧?為什麼我覺得學校外面跟我知道的學校外面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不一樣……好吧,不是一點點,是很大一點。
「漾漾,你站在這裡發呆幹麻?」猛然有人從我背後一拍,因為經常這樣被嚇所以我已經很習慣他們的無聲無息出現背後打招呼方式,一轉過頭,看見千冬歲對我伸出一手,「嗨。」
嗨你個頭。
話說回來,這陣子蠻少跟喵喵千冬歲他們碰頭的,萊恩更不用說了,因為參加大賽的關係,所以直接從沒有存在感變成蒸發在世界上了。
好,話題拉回來。我瞪大眼,看著學校正門口。原本是白石精靈的拱大門整個都變了,那些精靈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全都穿了盔甲拿武器,整個就是殺氣騰騰的樣子,週邊校牆的白石畫滿了不知名的圖騰和文字,四處都出現了類似幻獸的雕刻。
不知道的人可能還會以為這是那個遊樂園的大手筆裝飾吧我想。
「沒有,我只是覺得我們學校門口變得真華麗……」整個華麗到閃亮亮的,以至於讓我剛剛有一秒的錯覺出錯校門。之所以會這樣懷疑也是合理的,因為我們學校太奇怪了,以至於有一天如果真的出錯門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千冬歲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當然啊,今天十支晉級的學院代表隊伍就會全部到達我們學校,因為我們學校能提供的戰場壓倒性的贏過所有異能學院,今年已經是第七次當作最終競技的大場地,從今天開始以後唯一週期直到冠軍出爐所有的代表隊伍都會住在我們學校裡面,要有派頭一點是理所當然的吧。」他推推眼睛,迷你圖書館開始認真的幫我解惑。
這時候會覺得有一個萬事通的朋友真好,啥不曉得問他就行了。雖然學長好像也是萬事通的一員,可是我就沒種什麼都問他了。
話又說回來,看來在我不知不覺的時候,初選備選都很快過去了啊。不過想一想,原本參加的就幾十支隊伍,各自在不同的學院舉行了初選戰,短短幾天就選出來也是正常的。
我在全部裡面只看過兩次決戰,就是學長跟亞里斯學院的那兩場,後來因為一些事情就無幸可以觀看了。不曉得賽後能不能借到有關比賽的影片之類的東西,就像學長前幾天播給我看的那種錄影球。
「對了,十支隊伍是哪十支?」我想我一定是最不盡則的觀眾,我連有啥隊伍都不知道。頂多就知道奇雅、亞里斯和惡靈學院這些而已。雖說夏碎學長有給我一本介紹手冊,但是上面的字都認識我但是我不認識它們。
千冬歲伸出手指,很認真的算給我聽,「我們學院以學長為首、包含蘭德爾學長的兩支隊伍,亞里斯學院、伊多為首的隊伍,惡靈學院、賈喬為首的隊伍,奇雅學院、奈拉德兒為首的隊伍,明風學院以默罕狄兒為首、包含雷諾拉的兩支隊伍,巴布雷斯學院、登麗為首的隊伍,禔亞學院、以潔絲為首的隊伍,最後是七陵學院、以韋天為首的隊伍,以上一共八所學院十支隊伍,全都是這次脫穎而出的高手。」
……
你記得真清楚。
其實我只是隨口問問的說,沒想到他真的全介紹給我知道了,果然不愧有人型圖書館之稱。
不過話說回來,原來也有別的學校是兩支隊伍都中獎的,我還以為只有學長他們會這樣,「明風學院是……?」聽起來好普通的名字,普通到不像異能學院的名字,比較像我家隔壁高中會有的名。
「他們是戰鬥系學院,精通各種戰鬥技能與戰術,這次領首的兩支隊伍也跟我們一樣都是黑袍,算是很強勁的對手。」推推眼鏡,千冬歲很認真的跟我說了個大概。
是說我從之前就一直注意到千冬歲很喜歡推眼鏡,「你是不是眼鏡尺寸不合?」
大概是話題完全不搭,千冬歲整個愣掉。
半晌,他咳了兩聲,「這個是個人習慣。」
喔,我知道,這是很多眼鏡仔共通的習慣,「對了,你近視度數很嚴重嗎?」說實在的,第一眼印象真的會以為千冬歲是眼鏡仔,可是實際上仔細看,除了黑框給人固有印象之外,他的眼鏡鏡片其實並沒有很厚重,一切都是黑框造成的錯覺。
千冬歲搖搖頭,「沒有很嚴重。」
「你有沒有考慮過戴隱形眼鏡比較方便?」這是我真誠的建議,另外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好奇,那支黑框眼鏡下面的臉到底長啥樣子?
「沒有,反正必要時後就不用戴眼鏡了。」
他這樣說,我更好奇了。

***

「你們兩位站在大門口有事嗎?」
就在對話差不多結束時,一個很淡的聲音在我們後面響起,熟悉的、讓我幾乎可以猜到是誰了。
「賽塔?」轉過頭,我有點訝異會在這邊看見他,尤其是他旁邊還出現很久沒見到的夏卡斯,兩個人看起來還真的有那麼點像同族兄弟。不過我記得學長有說過,夏卡斯不是精靈族的。
那他到底是哪一族哩?
「我們是代表出來迎接即將來臨的隊伍們,待會兒要招待他們到迎賓所休息。」向來都是負責宿舍事務的賽塔微微一笑,然後這樣說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要一起迎接他們嗎?」
我們?路人甲乙?
你們也未免太過隨便了吧?迎接者就直接找路人甲乙充數啊……一般不是應該有個什麼紅地毯幾百禮砲外加長長的人龍組成的迎接隊伍才對嗎?
「明日一早正式開場我們學院的董事會出面主持,那時後會正式介紹所有隊伍,你們算是先見識到了。」夏卡斯勾起笑容。
是說賽塔來招待我還沒話講,為啥會出現你這位會計部的?
你是準備現在先跟所有人結帳住宿費嗎老大。
我還沒說我想去買東西,千冬歲立即就先答應要留下來了。
「算算時間……到了。」就在賽塔的話語一落,我感覺到四週的空氣立刻冷下來,腳邊出現了霧氣,整個很像快結冰一樣。
我們的眼前猛然出現半個教室大的大冰球,半秒後聽見清脆的聲響,冰球整個爆開像是下起冰精雨一樣夢幻又漂亮,過了半晌之後溫度才逐漸上升。
站在原本冰球位置的有四個人,為首的穿著紫袍,另外三個穿著雪白統一的長大衣,不是白袍的那種大衣,感覺上是他們學校的代表衣物,因為他們的胸口還有個校徽,大衣的領子是長長蓬蓬的白色毛草,看起來整個就是很保暖。
重點是,裡面有三個全都是女孩子、包括那個紫袍也是,只有一個男生,標準的陰盛陽衰。
「巴布雷斯的代表,來自雪國的祭咒學院,紫袍的妖精、登麗,搭檔菲西兒以及兩名候補選手。」手上出現了一本冊子,夏卡斯在上面畫下一筆。
同一時間,我聽到很沉重的聲音。然後、再一次的,無敵鐵金剛組合配合移動陣瞬間出現在我眼前,不過不是上次看見的那幾個而是另外一種全新的。
奇雅的選手,這次出現的一樣是三個鋼鐵機器人,每個造型都有說不出的妙,看多少次感覺都蠻驚奇的,「奇雅的代表選手,白袍的奈拉德兒以及同伴,沒有候補選手。」
「還有禔亞學院,黑袍的潔絲以及我可愛的搭檔馬休瑞。」猛然出現的聲音,等我後知後覺發現時,已經有五個人影平空出現在學校大門前,當中帶頭的正是一個黑袍,「石谷中的幻獸學院代表,各位請多多指教。」
搶了發話的正是那個黑袍帶頭,後面四個人有一個紫袍,另外兩個是白袍,非常統一的平衡組合。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們學校一堆黑袍,別的學校也有。
不過讓我整個人嚇到的是最後一個……我看見了傳說中的……
ET外星人。
「噗!」顯然千冬歲被笑到了,因為他突然靠在我肩膀上,可疑的在偷笑。
真的是外星人,而且我懷疑是火星人,樣子跟外星人入侵的電影大片完全一模一樣!他伸出章魚般的手跟我們打招呼。
為什麼學院裡面會出現外星人這種東西!
「啊,這個是我們學院的聯絡人。」潔絲很大方的拍拍旁邊的外星人,豪爽的說。
我看見其他學院代表都用一種看到鬼的表情在盯著那隻外星人看。
「幻獸學院的禔亞經常都有怪東西出現的,所以不用太驚訝。」有人從旁邊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等我看清楚了,完全就是熟人。
難道外星人在你們眼中是幻獸嗎?
「天文學院的亞里斯代表,白袍伊多等三兄弟。」夏卡斯繼續點下新出來的名字。
「為什麼我們的介紹那麼簡短!」雷多立刻爆跳,旁邊的雅多哼了一聲撇開頭不想理他。
「別鬧了。」一旁的伊多就淡淡給了一句話,馬上鎮壓掉自家兄弟的騷亂。
我有一種看到眼花撩亂的感覺,一次出現一堆高手,感覺頗像被人敲昏之後躺在校門口作夢一樣……等等,該不會我真的是在做夢吧?
「小朋友,你們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嗎?」禔亞學院的黑袍靠過來,還是剛剛介紹自己那樣開朗。
「嗯,您好。」千冬歲代表回答。
「我們會在這邊住上一段時間,請多多指教囉。」潔絲伸出手,大方的說著。
「希望我們學院能為您們帶來愉快。」應該是挺擅長表面交際的千冬歲同樣伸出手回握。
看著幾個圍過來說話的人,我很識相的退了一步。畢竟有時候他們說話我也聽不懂,與其尷尬還不如在旁邊看著就好。
大約過了半晌,沒有繼續冒出人。
「奇怪了,明風學院、惡靈學院與七陵學院的人都還沒到嗎?」疑惑的翻看手上的名單,夏卡斯又看了一下眼前一群一群的人,確定沒有更多身影,「是不是路上有事耽擱了?」
同時間,我們學院負責連絡的人猛然出現在夏卡斯身邊,我認得,就是上次有過一面之緣的東方學生、林,他匆匆的走過去跟夏卡斯和賽塔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又匆匆的很快就消失了。
夏卡斯收起手上的名冊,「看來我們的客人們的確有事情在路上耽擱,請各位先隨我們來,Atlantis學院已經為各位準備好完善的休息場所,請務必放下風塵僕僕的勞累,安心歇息一番。」說著,他與賽塔一前一後的讓那些隊伍好好的往校內走進去。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林剛剛說的不是什麼好事,因為有一秒時間我看見夏卡斯表情稍微變化了,雖然不是很明顯。
與遲到的隊伍們有關係嗎?

***

「漾漾!」
應該跟去的雷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從我身邊冒出來,然後又盯著千冬歲看、伸出手掌,「我認識你,歡唱會時候有見過面,你好啊,我是亞里斯學院的雷多。」他很快的伸出友善的觸角。
千冬歲瞇起眼看著他。
呃……老大,拜託你千萬不要說出不良少年的朋友也是不良少年拒絕交往之類的話,不然我可以保證雷多百分之百會在這裡跟你開打。
意外的,千冬歲居然也伸出手跟他回握,「你好,我也認識你,很有名的亞里斯三人組。」
「嘿嘿。」簡略的打完招呼,雷多立刻把注意力轉回到我身上,「你怎麼自己一個在這邊?西瑞呢?」
我就知道,他眼中只有那顆毛!
「不曉得,可能被學長抓去鍛鍊了,他是候補選手你忘了嗎。」我猜想五色雞頭如果真的被抓去,可能會被操的很慘。話又說回來,他是那種會乖乖被操的料嗎?
「這樣啊。」雷多明顯的興奮口氣有某程度的下降,「我不想那麼早就去宿舍住,我們出去逛逛好不好?」他看向千冬歲,後者完全沒有表示意見。
這樣說起來我想想……萊恩跟五色雞頭都因為參賽的關係忙到翻天,喵喵也因為是醫療班必須就定位,原來現在最閒的剩下我跟千冬歲是不是?
「對了,漾漾你本來不是也想出去嗎?」終於想到我本來要走出校園的千冬歲拍了拍掌,「你原來打算去哪邊?」
我想去哪?被你們一打亂我差連連我要去哪都忘記了渾蛋!
「我本來想去左商店街買一點符紙回來用,之前拿來練習的全部用完了。」那個抽取式的符紙真的很好用,不過就是消耗率太高了。因為一寫壞就想揉掉、一揉掉就會想抽新的來用。就某方面來說還真是不符合節約環保,不過幸好的是壞掉的符紙過一段時間會自動銷毀,有一次我親眼看見它著火還嚇了好大一跳,後來安因才告訴我那是正常現象。
由此,我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平板衛生紙用量都會比抽取式的少了,因為太難拿反而不想用。
「欸,只是去買東西嗎?」雷多懶洋洋的掛在我身上,那個口氣就是嫌無聊,「我們剛剛也有收到聯絡人的訊息,聽說有學院在來這邊的路上遭受攻擊了,你們沒有興趣去看看嗎?」
被攻擊?
突然,我的右眼皮狠狠一跳。
「漾漾,你是不是想到跟我一樣的事情呢?」雷多勾起很冷的笑容。
我想我們應該想到的是一樣的東西。就在不久之前聽見的私下陰謀,這讓我不得不把他給聯想在一起,畢竟在上一場比賽中伊多他們也確實遭到攻擊。
我看向千冬歲。
完全不知道地點跟移動方式為前提,我覺得目前只有他比較可靠。
「你們好無聊。」千冬歲冷哼了一聲,不過倒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三角形的白色紙張,「如果被罵,你們要負責。」
「唉唉,就說路過不就好了。」明顯是累犯的雷多提供不怎樣的藉口。
我個人認為當場處理的人絕對不會以為我們是路過的,那個完全就是專程去看好戲的你居然好意思說是路過是嗎!
蹲在地面將三角形的紙符貼上,千冬歲用手指平空畫起了我完全霧煞煞看不懂的東西,大概又是什麼咒文圖騰之類的,「我看你們還是不要現場看才不會妨礙別人的動作,讓使魔把消息帶回來吧。」
「嘖!」雷多哼了聲,表明了很可惜。
「『以風為你的肢體、以雷為你的速度、以光為你的眼睛、以影為你的棲身,受拜於雪野之名的路之使役,追蹤消息,去!』」一聲喝下,地面上的三角形符紙猛然翻動一圈,連我都還來不及看見它到底是變成什麼東西,三角形變成的一團小黑影急速的消失在我們眼前,好像融入影子般再也找不到了,「大約等幾分鐘他就會將消息與影像回傳。」千冬歲站起身、拍拍手上的灰塵。
我注意到千冬歲的紙符都跟別人不一樣,例如學長是僵屍符咒型,而千冬歲的一直都是三角型。該死!我忘記問安因這個有什麼差別了!
「雪野家的使役?」雷多疑惑的發問了。
「嗯,我們有專門收集情報的使役,比起一般簽訂契約的飛風來的優秀很多。」感覺好像有點驕傲的千冬歲推推眼鏡說著,「畢竟雪野家也算是靠這個吃飯的,如果用一般的飛風一定會讓人笑死。」
飛風?
不懂。
「對了,漾漾應該沒見過飛風。」雷多猛然一拍,終於有人想起來我是完全百分百門外漢這件事情,「那個是情報收集妖獸中最頂級的,驅使有一定的困難度,但是收集情報卻是又快又準,很多高程度者都很喜歡用的喔。」
說到收集情報我只想到一個東西,叫做洗乾淨之後的漂白蟲,而且據說還是舊型的。從我拿到那東西到現在都完全沒有用過,只有照著學長說過的按時餵他吃幾片麵包而已,看來漂白蟲的一生應該就這樣在養老的狀況下度過了吧。
「除了飛風之外,可以相並提的是柳獸,這個比較平價一點,但是綜合實力只居於飛風之下,若漾漾有興趣的話可以到商店街打聽看看,有時候馴養些情報收集妖獸會對於功課或者任務上都有幫助。」千冬歲笑了笑,這樣說著。
我好像沒有說需要用到什麼奇怪的妖獸吧?
畢竟我又不用出任務也沒有特別想知道些什麼事情。
就在我突然又想起來其實我今天只是想出門去買符紙來補充時候,千冬歲對我們比出一個噤聲的動作,「傳回來了。」然後他示意我們一起往比較不顯眼的地方移動,站定之後才伸出左手,「現在我們會同步看見現場發生的事情,因為是與去到那兒的使役有所連結,所以麻煩兩位僅可能不要做出任何會讓使役被發現的事情,多謝配合。」
是說,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會讓使役被發現,你也太抬舉我了老大。

***

一道銀藍色的光球從千冬歲掌心旋轉開來。
不用幾秒鐘的時間,銀色的光球落地、然後逐漸出現了立體影像。
好神!我喜歡這個!太帥了!
立體影像大概是芭比娃娃那種尺寸,一大群人圍繞在一起,四周出現了陌生的風景。
「這個地點好像是山禍之地,明風學院出學校的必經路程。」一眼就看出地理位置的雷多瞇起眼睛,立體影像裡面亂成一團,鬧哄哄的,裡面有幾個穿著深藍色大衣的人,因為之前我有看過,所以一下子就知道那是醫療班的代表服。
為什麼會出現醫療班?
「明風學院所屬代表在路上遭受攻擊。」維持著立體影像的千冬歲是閉著眼睛的,不過感覺上他好像也可以看見影像的樣子。難不成有雷達直通腦部?
雪野家的使役真的太神奇了!可外看也可內看!
如同他所說,喧鬧中間被醫療班就地緊急治療的人當中我看見了白袍的影子,另外有幾個明顯是同伴的人也跟著在一邊等待。
「看來是剛出學院就被攻擊,對方把明風學院摸得清清楚楚,居然可以抓握住他們出發以及下手攻擊的時間。」跟我一起蹲在旁邊看投影的雷多撫著下巴然後說著,「這次的間諜不容小覷……」
被他這樣一說,我突然有點擔心學長他們,我也怕我們學校裡面會出現間諜。畢竟在奇雅那件事情還有亞里斯學院裡面看見的,再再都說明了不少的可能性。
「奇怪,明風不是戰鬥系學院嗎?」看了半晌,我提出心中的疑惑,小人投影區裡面倒在地上的都是白袍,為什麼沒有黑袍的影子?我記得剛剛千冬歲有講過,明風的兩隊隊伍跟學長他們一樣都是以黑袍為主才對。這樣看起來,他們也蠻容易被攻擊的嘛,還說是戰鬥系的學院。
雷多跟千冬歲突然轉過頭用一種很訝異的表情看我。
「沒錯,明風是戰鬥系學院的,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攻擊?」睜眼看著小人投影圖的千冬歲發出以上自言自語的問句,基本上在場無人能回答他,所以就變成一個暫時無解的謎。
「這點值得去調查……」
同樣開始自言自語的雷多完全陷入個人思考世界。
我就蹲在旁邊,看起來頗像毫無關係的路人甲。
接著,一切都是這麼自然。就在他們兩個各自沉醉於幻想世界同時,我好像跟一個小人投影圖裡面的人對上視線。
……
對上……視線?
是不是看錯?
我稍稍的側了一個身,這次我真的確定我們有對上視線,因為他的眼睛真的就盯著我動,然後慢慢的……勾起詭異的笑容。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我突然全身都發毛起來,小人投影圖整個扭曲、出現了很多謎樣的色澤。
那個人給我一種感覺。
就像那天在鬼王塚……鬼王復活時那種令人渾身發冷的感覺。
「被連結上了!」
千冬歲發出叫聲將我拉回神。
原本開始逐漸模糊的小人投影突然又變得清晰無比,不同的則是這次畫面是一個人、一個抓住使役的人,對著我們三個露出剛剛那種冰冷的笑。
『你們好啊,追蹤情報的各位。』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