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終於要進入最後階段!
以冰炎學長為首的決賽參加隊伍,將以「解決湖之鎮神秘失蹤事件」為目標,當作決賽內容。
進入湖之鎮之後,漾漾等人不僅要解開失蹤之謎,還要跟比申惡鬼王手下的第一高手安地爾鬥智──他奉鬼王之命,要帶走漾漾。
湖之鎮神秘失蹤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鬼王究竟為什麼要帶走漾漾?
情勢似乎開始緊張起來,決賽的結果究竟會是!?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偽溫馨日記〉。

+++++-----------------------------------------------------------------------------------------------------------------------------------------+++++


第一話  消失的小鎮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一點零六分

「湖之鎮,根據情報看來創鎮大約是七十年前的事情,是個山中小鎮。」
翌日,我們全部集合在選手休息室當中,動作很快已經拿到了最後一次比賽地點情報的學長把手上的資料給我們輪流傳閱,
檔案上還蓋著機密之類的印子,這讓我懷疑他到底是怎麼弄到這些東西的,「這是一個算是很新的人類城鎮,地點位於荒谷中十八里處,
大約一星期前公會收到求救訊號,後來派遣了一組情報班前往探索,不過奇怪的是,鎮中連一個人都沒有,彷彿全都蒸發一樣。」
怎麼這個情節好像某種電玩……?而且還是我最近不久才玩過的那種。
啊,該不會其實第三次比賽是某某某虛擬遊戲立體大戰之類的吧,連設定都設定的如此真實……可見這次主辦單位多麼用心良苦啊。
我想,如果真的可是這樣就真的太好了。
紅眼瞪了我一下,然後才轉頭回去繼續說著:「接著就在前天,原本還會做定點回報的情報班同樣突然消失了,
公會再怎樣都連絡不上派出的情報班,好像他們也跟著蒸發一樣。因為事出突然,按照緊急分辨類別,湖之鎮已經進入三級防護區,
禁止一般人進入。」
等等,基本上我應該是一般人吧。
「早在你踏進這個學校開始你就不是一般人了,覺悟吧!」學長突然轉過來衝著我撂下這句話,害我嚇的差點心臟抽筋。
我明明就是一般人啊……
別讓我捨棄我是普通人類這個身分,求求你啊老大。
「什麼不是一般人?」還在翻資料的五色雞頭發出好奇的疑問。
「沒有、沒事。」為了預防他太多話又被學長揍,我早一步先開口應付,「看你的資料去。」
「嘖,字這麼多看起來真麻煩,看來看去眼睛都花了,下次可不可以配圖解啊。」看著手上密密麻麻的資料檔案,五色雞頭皺眉接著抱怨。
還圖解勒!我打賭百分之百學長不可能提供這麼好的服務,如果他肯、除了天要下紅雨之外還有可能世界即將毀滅,海嘯來臨火山爆發。
「可以啊。」意外的,學長居然浮現了和藹可親的笑容,一秒就成功的讓我頭皮發麻,「我可以用咒封把你封進去書裡面,
然後你想要什麼圖解就自己演,是不是很方便。」說出來的話跟他的表情差了十萬八千里遠,旁邊還起了冷颼颼的白霧。
有時候話太多真的叫做找死。
「不、不用了。」五色雞頭很有自知之明的埋頭回去讀資料。
「第一批的情報班消失之前應該有傳回來些什麼影像吧?有一起拿到手嗎?」稍早用很快速度全讀完的夏碎還未下定論就先問了另件事情。
「當然有。」坐在桌邊,學長用食指敲敲桌面,一個莫約三十公分左右的法陣直接出現在上頭,跟上回千冬歲追蹤的那玩意有點像,
可是又不同,「在消失之前他們本來是在做影像紀錄,大約十五秒左右就中斷了。」
我們立即聚到桌邊。
法陣慢慢的轉動起來,同時上面也出現小小的景色,看起來是個小城鎮,出現的大部分都是像國外小鎮般的小房子、
就是那種外國片裡面都會看見的那種感覺,遠一點可以看見有比較高可能是旅館還是什麼商業樓層之類的東西。小鎮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到處都是空盪的景色,給人感覺有點詭異。
通常在電影上面看到這種場景大部分都是驚悚片,所以我覺得這個湖之鎮搞不好也是那方面的東西在作祟之類的。
前幾秒景色還是一動也不動的,幾秒過後,整個畫面突然模糊了起來,霧霧的畫面中還有照到情報班的紅色衣服。
『這個是……』
『快點回報,知道湖之鎮的秘密……』
下一秒,整個影像就直接消失變成一片黑暗。
「最後傳來的影像只有這些。」跳下桌面,上頭的法陣也跟著消失,學長環起了手,「根據情報班分析與推測,
最後開始模糊時候應該是他們掉入某種咒術陷阱之類的,因為沒有映入影像當中所以無從知道是哪類型的法術,
不過如果是情報班當場可以發現的秘密的話,對於黑袍來說應該很容易就可以解開了。」
所以我說黑袍都不是人,是鬼!
「兩邊任務起碼都有三個以上的黑袍加入,沒想到公會會這麼看重這兩邊的事件,還動用到聯合競技賽來幫忙。」微微皺起眉,
夏碎開始左右思考了最後比賽的可能規劃,「到湖之鎮的五支隊伍除了我們之外,另外就是蘭德爾的隊伍還有亞里斯學院、
七陵學院和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不知道該說幸還是不幸,有一半都可以算是自己人,合作起來難度就沒那麼高了。」
「是這樣沒錯,不過明風裡面那個傢伙很難應付,我總覺得他一定會在這次機會裡面動手腳,看來得先跟其他同路線的人打過招呼。」
拿出手機很快的傳了幾封簡訊出去之後,學長又收下。
明風裡面那個鬼王第一高手……
「那個……跟大會報告有人混入沒用嗎?」我從那天開始之後就一直思考這個問題,再怎麼說,一個紫袍被鬼王的手下抹除後
被使用身分混入大賽,這種事情一定會鬧得很大吧?
學長轉過頭看我,「講過了,大會方面已經派人針對滕覺調查,可是完全找不出什麼所以然,所以沒有辦法證實他究竟是不是本人。
我想,這應該跟他完全吞噬了那名紫袍靈魂有很大的關係,連公會也很難辨別,可能也需要高階的人員出面協助。」頓了頓,
他微微皺起眉,「另外,我也向學校方面報告過這件事情,學校已經派人出發前往明風學院做進一步的接洽與調查,
明風學院方面已經全力配合,調查結果出來這段期間我們得自己小心。」
哈哈……自己小心啊……真是一個非常好的結論……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的右眼皮已經跳到快抽筋了。
「對了,忘記告訴你們,因為這算是正式任務,所以在配給上每個比賽地點都會有三隊醫療班隨時待命,
只要注意別死到灰飛湮滅屍骨無存都應該還能得救。」
學長這段話好像是專門講給我聽的……反正我就是很容易屍骨無存的那個啦我知道……
說到醫療班,我好像想起來某個很久不見的人。
算了,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

就在學長講解完一個段落之後,休息室的門響起了幾個聲音。
「褚,找你的。」他看也不看,直接就是對我拋出這樣一句話。
「找我?」疑惑的看著學長,我半信半疑的走到門邊,一打開門,果然是熟面孔。
「打擾了。」門外的是那個好像很喜歡到處亂逛的然,「今天沒有比賽,沒想到你們還是聚集在這邊啊。」
「有事嗎?」訝異他居然找到這邊來了,我把門稍微打開。
「有,你現在有空嗎?」他點點頭,然後先跟休息室裡所有人都打過招呼才又轉回來,「可不可以借一下時間,我們到外面的交誼廳說話。」
交誼廳!
慘了,我跟投幣式飲料機有仇。現在被飲料機看到不知道會不會被怎樣,那台飲料機怎麼看怎麼像是那種會記恨的東西。
「飲料機前幾天被不明人士砸了一個洞現在送修,所以交誼廳裡面的改成另外一台了。」學長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拋了某樣東西給我,
「回來時候順便買點飲料回來。」接住了之後我才看見那是個零錢包。
又要買飲料!
不知道新的飲料機會不會咬人……糟糕,該不會一場競技賽下來,我就這樣跟一堆飲料機結仇然後以後都不能買飲料了吧?
「那就跟你們借一下人,十分鐘後歸還喔。」然搭了我的肩膀,快快樂樂的拖了我就往交誼廳跑。
其實我有時候會覺得,我身邊好像都是一些不管我意願的自我派行動者啊……
然的腳程很快,一下子就把我一起拖進交誼廳裡面,果然如學長說的,飲料機已經換一台了。
「你找我有什麼事?」左右看了一下,我在交誼廳的沙發上坐下來,然也坐在我對面。四周挺安靜的,
只有外面偶爾會傳來一點鳥叫聲什麼的。
「上次忘記拿給你了,要恭喜你啟動幻武兵器的賀禮。」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白色的盒子,然笑笑的把東西遞給我,「你一定用的到這東西。」
我用的到?
接過了盒子左右看了一下,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很平常的小盒子、那種裝戒指還是裝項鍊的小型禮物盒,有點重量,
可能裝了什麼飾品之類的東西。
小心翼翼的打開,裡面只有一個很像釦子的黑色東西,「這是?」不是要給我縫衣服用的吧?
「這是用來裝幻武兵器的殼,一般都會放在項鍊或者盒子中使用,能有效讓幻武兵器休息且提供靈氣保護的東西。」然笑笑的這樣解釋著。
說到這個,我又忘記要去買了,明明早上還記得說,可是事情一多就又全忘光了。
可是一個殼?
等等,一個殼為什麼會有重量!
這該不會又是那種佩帶久了之後會進化還是變化成某某某玩意的鬼東西吧!
「這是附著型的殼,我上次有看到你戴著手環,所以才去找殼給你。」然招招手,示意我把戴著老頭公的左手伸出來,
「與其買盒子和收納練,不如直接把殼放在你身上既有的東西裡面還要更方便。」
我看著他把那個殼按在手環上面,然後兩樣東西的中間微微發出光芒,當他手再拿開時候,手環上已經多了一個很像底座的小圓圈。
「跟我想的一樣,老頭公可以相容殼。」然拍了拍手,一臉猜中的愉悅表情,「哪,你把幻武兵器放進去看看吧。」
「嗯。」拿出米納斯大豆,我把她小心的放上那個底座。就在大豆接觸到底座同時,四周立即湧上了黑金屬將大豆包圍起來壓進去手環中,
不用半晌手環就恢復原狀,連大豆的樣子都不見了。
「隱藏式的活動殼,這樣你要用兵器時候只要拍拍手環她就會掉出來了。」旁邊的使用解說員馬上幫我解開疑惑。
「明白了,謝謝。」感覺好像真的比項鍊還盒子好用。我把手環舉高看了看,一點痕跡也沒有,幻武大豆整個就藏在裡面。
然站起身,我也連忙跟他站起來,「這樣,你試試看取出跟發動吧。」
「好。」
舉起了手,我拍了一下手環,幻武大豆真的從裡面掉出來在我掌心上,那個底座也同時浮現,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好奇者見識你的型態。』」不過眨眼瞬間,小小的掌中雷重新出現在我手上。
「好,用你的槍指這邊。」
然比了一個方位,我不疑有他的把槍口對準旁邊。
可是,指那邊幹麻?
我轉過去看,槍口的目標點居然是那座剛換上沒多久的飲料機,然就站在一旁,露出我第一次看見居然會出現在他臉上的詭笑,
「那邊那個飲料機,交出飲料就饒你一命,不然就斃了你。」
你是學長附身嗎!
那句不法威脅的話是從你的嘴巴裡面出來的嗎?
我倒退一步,不敢相信我居然成了匪徒甲的幫兇!
幾步遠的飲料機居然開始顫抖,不用幾秒鐘時間就聽到好幾個匡匡聲,然後掉出五六瓶左右的飲料。
然走過去,用一種非常理所當然的態度把裡面的飲料全部拿出來。
這樣真的可以嗎……?
我有一種正在犯罪的感覺。
「錢給你吧。」然從口袋拿出幾個硬幣投給飲料機之後才走過來,然後把飲料放在我手上。
我有一種感覺,如果今天站在這邊的是學長還是五色雞頭,他們絕對沒有那麼好心去投錢,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好像就是會這樣。
「謝謝,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休息室了。」抱著一堆飲料,我看了一下時間,出來正好十分鐘,「那個零錢……」我想拿錢給他。
「那個不用了,不是什麼大金額。對了,這個讓你一起帶回去吧。」然拿出一塊黃水晶塞到我上衣口袋裡面,「對你們應該很有幫助喔。」
有幫助?
是什麼東西呢?

***

「交出來。」
一回到休息室,學長馬上跟我伸手。
這麼快就要喝飲料啊……還真是罕見,我還以為第一個衝過來搶的一定會是五色雞頭咧,沒想到學長也會這麼喜歡飲料。
邊想著,我把印著蘋果圖案的果汁放到他手上。
下一秒,果汁瓶子直接飛過來砸在我的腦袋上,劇痛和黑暗過後我有一秒好像看見極樂的花園還有某種奇異的花香。
「誰說要飲料了!你找死嗎!」用罐裝飲料砸人的兇手學長發出凶惡的口氣,明明被砸發火的應該是我
然後他完全無視這種定律比我還要快發火,「剛剛然給你的東西拿出來。」
你又知道他給我東西了!
其實你一直都躲在後面偷窺是吧!
一語不發的學長開始活動指關節,發出可怕的喀喀聲。
「呃、在這裡。」我馬上把飲料丟到旁邊桌上,然後把黃水晶交出來。
「褚,辛苦了。」幫忙把桌上的飲料整理好,夏碎拍拍我的肩膀,接著遞過來一塊有著藥味的手帕,「你最好擦一下剛剛被砸的地方,
不然很快就腫了。」
我含著感動的一泡淚接過手帕。
「那個是什麼東西?」已經湊到學長附近看水晶的五色雞頭發出疑問句。
將黃水晶直立在桌上,學長做了幾個結印,「這是七陵學院那邊的情報。」然後,水晶微微發出了小小的光芒,光芒逐漸往上爬升,
接著裡面出現了很像景色的東西。
那個景色很眼熟、異常眼熟,眼熟到好像我十幾分鐘之前才看過。
不過不同的是這次景色裡面有人。
「這是湖之鎮居民消失前一日的影像紀錄,也就是他們對公會發出求救最後一晚的自行紀錄。」看著裡面小景色,學長冷冷的說著,
「據說公會情報班到達現場本來要調出來看,可是沒找到留下的資料記錄,沒想到七陵學院居然已經快一步拿到了。」
快一步?
照這麼說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怎麼會變成然拿給我?而且還是那種很順便隨手拿給我的是怎樣?
「噓,有聲音。」注意到景色裡面有細微的聲響,夏碎立即讓我們噤聲。
景色微微晃動了一下,像是起風了。
『這裡是湖之鎮,就在今日清晨我們發出求救訊號,可是入侵者遠遠超過我們想像。』是個女人的聲音,然後景色開始四處探照,
『如果傍晚時候得不到幫助,希望這次最後的影像可以讓來援的人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什麼事情。』那種說法好像是在路某種死亡遺書之類的
東西,給人不太好的感覺。
景色中不時有人在裡面來來去去,還有人像是在打包行李。我所看見的大部分都是一般人,應該是小鎮裡面的居民,有大人也有小孩,
穿著都很尋常,有的是人類有的不曉得是什麼種族,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像是在趕時間。
『我們的鎮口被封住,其餘往外的路線也都無法使用,村中的白袍羅茲亞在大廣場上畫了移送陣要將村中的人分批送出。』然後,
我們看見景色往裡面走,走了好一段距離之後在一個中央大空地那邊看見一個穿著白袍的人,不是人類,感覺好像是某一個種族,
他耳朵有點尖、讓我想起來伊多他們,『直接送傳到公會求救……』
聲音乍然停止。
不是那個正在講話的人消失,而是包括她眼前、我們所看見的景色中出現了恐怖的畫面。
『這是、這是……』
顫抖的聲音引領我們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原本正在畫大型陣法的白袍直起身好像想跟她打招呼,就在他直起身那一瞬間,
有某種白色的濃霧出現在他腳下。接著濃霧突然迅速擴大,那個白袍瞬間就淹沒在白霧中;眨眼,濃霧散去,人已經不見了。
四周幾名原本散落在一邊整理東西的人同時發出尖叫聲,然後各自抓了東西倉皇的逃開,像是不趕快逃離下一秒就會輪到他們。
『消、消失了……跟其他人一樣,連白袍都消失了……』正在拍下影像的女子聲音不斷顫抖,然後開始往後退,
『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十三人消失……如果救援再不來……』
她停止說話,影像裡面出現了一個小女孩,大約五六歲左右,穿著粉紅色童裝的女孩就站在下方仰頭看著她。
『姊姊,我要找媽媽……』女孩朝著影像伸出手。
『好,先、先去找妳媽媽。』有一隻手進入影像當中,牽起那個小女孩。
小孩突然抬起頭,灰白色的眼睛睜的大大的,一點感情也沒有,『可是,我媽媽已經死掉了。』
『咦?』
那是影像裡面最後的聲音,然後原本還映著畫面的影像唰一下變得全黑,什麼也沒有了。
有好一下子,整個休息室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我的腦袋中想的都是剛剛那個小女孩。
那雙眼睛跟我記憶中那堆恐怖的活屍重疊。
「剛剛那個白袍已經死了,恐怕其他消失的居民也都一樣。」拿起停止放影的黃水晶拋玩著,
學長的口氣依舊平平淡淡的沒有什麼特別的起伏,「看來這個不是什麼消失意外,是有什麼東西侵入湖之鎮裡面。」
「欸?」我疑惑的看著學長,才這麼短短的影像紀錄他就知道有什麼東西?太神了吧!
「我曾經看過一個和這個非常相似的影像,發生的時間大概在千年之前,那一場最大的精靈戰爭時候所發生的事情。」放下手上的黃水晶,
學長好像一下子陷入某種回憶中,「你們應該也都知道這件事情,最大精靈聯盟戰爭,最後勝利於鬼王塚。」
鬼王塚?
我想起了那次恐怖的戶外教學。那個、沉屍在水底的鬼王。
「沒錯,就是那個。」學長的紅眼直直對上我的,深沉的像一灘濃濃的血水,「一千多多年前,耶呂鬼王引起的最大戰役,
就在發生的那段時間中有許多村鎮開始了不明消失。前一日還是人聲鼎沸的熱鬧地區,只隔了一晚,就變成鬼域般空曠,
而且都在耶呂鬼王佔居之處那範圍中,到今日這個謎還沒被解開,一千多多年來,消失的人再也沒有出現過,
當時的推斷是應該已經全部死絕無法找尋。」
怎麼會這樣?
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被我們碰上。
我有一種我即將帶衰的感覺。
「一千年前連精靈族都解不開的謎,一千年後我們就解給他們看!」五色雞頭突然變得非常熱血,全身都在熊熊燃燒著,「啊哈哈——!」
好恐怖……
「嗯,必定得找出真相。」夏碎接過學長拋來的黃水晶,點點頭。
「那好!用我們所有爺爺名義發誓,沒找到真相就不准回來!」燃燒到最高點的五色雞頭一腳踩上桌面,
朝著外面的大太陽開始拿別人家的阿公亂發誓。
……
等等……
你這句又是從哪裡學來的!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