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之鎮神秘事件最後的陰謀者,竟是景羅天鬼王七大高手之一,蟲骨。
而安地爾的真正背景也隨之被揭開──沒想到他不但不鬼族出身,還曾經身兼醫療班最高領導與黑袍資格!?

正當眾人以為事件終於落幕,漾漾卻誤觸被安地爾動過手腳的水晶,
為了保護漾漾,伊多不惜犧牲了等同於他的生命的水鏡,造成性命的垂危……

本書另附全新番外〈水妖精家的一日〉。

+++++-----------------------------------------------------------------------------------------------------------------------------------------+++++


第九章  分別

第一話  前進排水道

地點:湖之鎮  時間:早上五點三十分

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應該是延續之前、可是又很像是重新開始的夢。
我的夢中四周都是黑暗,隱約的只能感覺到這是一條黑色的小路,小路四周似乎還可以聽見什麼東西在竊竊私語。
然後,他們要我往前走,前方有著一點光亮。那條小路並沒有很遠,一下子就走出了道路,光亮在我眼前擴大,
然後我在光亮之後看見一個人站在那裡——
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人。
我看見學長站在光亮處,那個景色和感覺非常熟悉,好像我曾經也看過這個場景。不過這次有所不同,他披散在空中的是銀色的髮,
滿頭銀白的髮,就連眼睛都是懾人的銀色,看起來又與我記憶中的學長不同。他讓我感覺,我似乎應該是曾經見過同樣的人,不是學長、
而是另外一個和他現在很像的人。
四周亮了起來,這次沒有什麼東西飛來,周圍的景物一點一點就這樣浮現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個巨大的天然石窟,
淙淙的細流聲飛散了寒冷的冰霧。
這裡是鬼王塚,我二度夢到的禁忌地區。
學長緩緩抬起頭,視線與我相對,我才發現他這次已經不是站在我身邊,而是站在那條冰川裡面,四周的冰霧幾乎將他的身體掩蓋,
銀白的色澤幾乎與水相容。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看到的其實只是個冰雕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他就站在那邊,一句話也不說。
然後,我被驚醒了。

***

「漾漾?」
在我睜開眼睛的那秒,我看到一張臉在我眼前直接放大,「你清醒了嗎?」
一下子沒看清楚那張臉是誰,我嚇了一跳然後微微往後退了些,然後才注意到那個好像是昨晚睡在另一張床的人。
看到我醒來之後千冬歲也退開身,我眨了眨眼睛,還有點霧濛濛的,整個房間稍微昏暗,拉起的窗簾底下透著暗藍色的微弱光線,
看起來應該是剛天亮不久。旁邊還躺著幾個人,最明顯的是昨天擠在旁邊睡的雅多,他看起來睡得很沉。我不太敢吵醒他,
所以小心翼翼的動了一下身,很小聲的對千冬歲發問,「怎麼了?」
千冬歲搖搖頭,「你在夢囈。」
「我?」
他又點點頭。
怪了,我怎麼不知道我有說夢話的習慣?
是說我不知道應該也是正常的,畢竟我之前在家裡都是自己睡嘛,要是跟家人一起睡還說夢話的話我一定會早就知道,
因為我老姐絕對是第一個跳起來把布塞在我嘴巴封上膠帶讓我再也說不出來的那個人……等等!糟糕了,應該沒有吵到其他人吧?
我偷偷瞄了一下四周,其他人都已經不見了,只剩下雙胞胎兄弟還在睡。要命,該不會因為我說太大聲所以其他人乾脆不睡都跑光了吧?
「噓,他們去準備早餐了,我們去外面說。」千冬歲同樣小聲的回答我,然後躡手躡腳的爬下床鋪,動作輕柔得好像隻貓。
我也跟著他做了一樣的動作,然後一起溜出房門外。
房外的走廊也是昏昏暗暗的,不過走廊邊的窗簾都給甫出房間的千冬歲拉開,清晨的光線慢慢透了進來,一下子就給人明亮清爽的感覺。
「我夢囈有說什麼嗎?」一出房間,我連忙抓著千冬歲問。該不會我無意識把私房錢還有曾經幹過什麼蠢事都隨便亂講出來吧?天啊!
如果是這樣,到底有幾個人聽見了?
我有種秘密突然被自己爆料的悲傷感覺。
「因為太小聲了,幾乎沒聽到什麼聲音,只聽到零散的幾句話,好像是什麼黑路之類的。」千冬歲聳聳肩,表示也不太清楚我說過啥,
「你有沒有印象自己夢到什麼?」
我疑惑的偏著頭思考了一下。怪了,明明剛剛作夢時候好像很清晰,可是醒來之後就忘得一乾二淨了,我連夢裡面有看到什麼都記不太起來
,就跟某次在外面過夜的情形很像,「沒耶,一點印象都沒有。」這說明了一件事,原來我已經提早得到老人健忘症了。
「忘了也沒辦法,你要再去睡一下嗎?昨天最後守夜的是雷多和雅多,可能昨晚也不怎麼平靜,他們兩個有點累,
我們打算晚一點再出發。」千冬歲看了我一眼,這樣回道。
不平靜?對了,夏碎學長那時候也有點問題,看來昨天晚上睡得最飽的人應該就是我。
說真的,我有點慚愧。
「那個、我不用睡了,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我拍拍臉讓自己清醒過來,然後用力伸了伸四肢。
「應該是沒有吧,你如果清醒就盥洗一下,先下去吃點東西,伊多和夏碎很早就已經在樓下準備了。」千冬歲啪了聲拍了我的額頭,
讓我整個人連最後一點睡意都消失了,「今天有得玩了,能吃多飽就多飽,知道沒。」
「好~~」
然後我又悄悄的走回房間,拿了自己的背包閃進去浴室梳洗了一下,出來看到那兩個雙胞胎還在大睡特睡,我也沒敢隨便叫醒他們,
就悄悄的又走出去。本來在外面的千冬歲已經不知去向了,我想大概也是下樓之類的,他又不是我,所以不會太令人擔心。
走到樓梯口還沒下樓,某種香味已經順著階梯飄上來。
軟軟的,那種剛出爐的麵包香……不會吧?那兩個人居然還有閒情逸致烤麵包?
我三步併兩步的跑下樓衝往大廳,整個樓下香氣更濃了一點,然後我看見某個應該已經失散掉的人出現在大廳裡面。
「早安,漾漾。」昨晚應該不住在旅館裡面、今早卻出現在這裡的庚學姊抬起一隻手向我打招呼,一切都顯得這麼自然無比。
世界真是奇妙……
「學姊早安。」我完全不能理解她是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的,該不會是昨晚其實她一直都在只是我們沒注意到她吧?
別開玩笑了!庚學姊又不是萊恩,哪有可能會那種詭異的高級特技。
「不用太在意我,我只是路過這邊,剛好在外面碰到伊多,他招呼我進來而已。」庚說的完全就像是早上出門散步的時候,
被鄰居邀請入屋吃早餐的那種感覺。
「……蘭德爾學長沒有跟妳在一起嗎?」我還以為這兩個人應該多少會碰在一起吧,因為畢竟他們是同隊的。
庚很優雅的拿起桌上的杯子嗅了嗅香氣(可見她已經在這邊坐了好一會兒),「昨天本來在一起、還有另外別的隊伍的其他人,
不過後來分頭尋找線索,我與蘭德爾約好今日正午在大廣場見面。」她啜了口飲料,微笑的這樣告訴我,「剛剛聽了夏碎他們說的狀況,
我們就不跟你們進排水道了,你們下去地底,我們在上方收集情報以及解除大結界,兩邊一起行動會快一些。」
她簡略的把大概全都說完。
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總之還是兵分兩路就對了,「嗯,啊!學姊妳有看見萊恩或者西瑞他們嗎?」除了別的學院之外,
到目前為止還剩這兩個人沒找到,該不會他們就這樣給我原地蒸發了吧?
庚搖了頭,「放心,那兩個粗線條歸粗線條,發生事情還挺機伶的,不用太在意他們。」說的完全就是可以把他們野放在原始世界
他們也會好好活下去的感覺。
「我是比較在意城鎮會不會全滅的問題……」先不說萊恩,五色雞頭那傢伙一攻擊起來就是全範圍,不知道打壞東西會不會被求償。
濃濃的香氣猛然傳來,「你們兩個在聊什麼?」大清早居然有閒情逸致去揉麵團烤麵包的廚房兩人組一人手上拿著一個大烤盤,
上面裝著剛出爐的幾個大麵包,騰騰的熱氣和香氣瀰漫了整個室內空間。
「沒有什麼,閒話家常而已。」庚搧搧手,沒把話題繼續。
麵包被擺到桌上,有一秒我的口水差點整個滴下來,現在我突然不覺得他們太閒了,反而有種非常感激的感覺。
早上一清醒聞到這種香噴噴的氣味還真的是一大享受啊……
伊多沖了一壺茶水出來,然後拿了幾個小盤子擺在桌上,接著端出的是用盤裝的新鮮果醬。
等等,新鮮果醬?你們上哪去拿到新鮮果醬這種鬼東西!不要告訴我馬上種馬上生長的那種鬼話,這個故事叫做特殊傳說不是叫傑克與豌豆。
「這個是昨天雷多和雅多做的,聽說換他們守夜時候因為是連著時間,所以乾脆兩個人一起守,然後因為守夜太無聊了,
他們就在地下儲藏室和冷藏間找了幾顆橘子什麼的煮了幾個小時的果醬。」伊多看出我臉上的疑惑,很詳盡的解釋那個莫名東西的來源,
「我和夏碎清晨就是看到這東西才臨時起意決定揉麵團的。」
……因為守夜無聊所以煮果醬才會搞得那麼累是吧!原來你們所謂的『不平靜』是因為自己手賤才造成不平靜!
我突然有種剛剛的慚愧是多餘的感覺。

***

那對雙胞胎清醒之後大約是六點半左右,兩個人一前一後活蹦亂跳的出現在餐廳門口。
跟大家一起度過早餐時間之後,庚學姊又匆匆的離去還帶了一些給其他人的儲糧,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真的只是來歇腳吃飯兼補給,
很敬業的路人甲一名。
「你們該不會是把整個旅館的儲備麵粉都給揉下去了吧?」晚些才到的千冬歲吃完自己餐盤中的餐點跟飲料後抬頭看著滿滿一桌的麵包,
發出以上的疑問。
其實我也有這個問題,因為從剛剛開始幾乎所有人都吃過一輪了,桌子上居然還是滿的,其中還有來回補貨幾次,
讓我有絕對的把握懷疑他們做了幾百人的大份量。
「多餘的等等可以帶上當緊急糧食,這些東西我們都加入了精靈族的配方,如果不要刻意去打壞,可以保存上好一陣子。」
不知道為什麼,夏碎學長說的這段話很耳熟。該不會接下來你要說這些麵包其實跟某種電影上赫赫有名的精靈土產『蘭X斯』
是同一類東西吧?
我好怕他真的會講出來。
不過夏碎學長倒是沒說出這句話,反而很正經的跟其他人說:「我們準時七點出發,吃飽之後把東西收拾完畢在大門口外面的集合點集合吧。」
「好。」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搞不好學長跟夏碎學長還有伊多都是屬於領導系的,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就是很聽他們的話就是了,而且還聽得很自然。
反正我也沒帶太多東西,除了隨身的背包之外就沒有了,所以整理完之後我是第一個下樓。明顯整理工作都交給兄弟的伊多
從廚房裡面拿了幾個紙袋出來將麵包一個一個裝好分袋,依照人數均分,小亭就在旁邊團團轉。
「漾漾,這是你的。」看見我下樓,伊多就拿了其中一袋給我。
剛剛看起來好像很多的麵包其實分一分也沒多少,差不多就是平常便利超商的那種土司包裝滿袋。我把背包清了個位置出來,正好塞進去。
其他人陸陸續續的也跟著下來,領完麵包之後就往大門那邊去等待,「漾漾,這個給你。」最後一個下來的千冬歲拋了一個藍色的圓球過來。
「這是啥?」我把那個很像大玻璃珠的圓球拿高透著光看,裡面很清澈,什麼也沒有、就連一般玻璃珠會看見的旁線也無,
不知道顏色是怎樣進去的。
「那個是簡易的周圍地圖,算是小玩具,不過迷路的時候可以顯示大概半徑五十公尺內的道路,不用任何術法就會自動偵測了,
我想對你應該有用。」千冬歲走過來接過玻璃珠搖晃了一下,上面出現一點小小的圖形,很快就消失不見了,「越大力會越清晰。」
他把珠子重新放到我手上。
不是有用,是非常有用。
「這個可以給我嗎?」看著那個玻璃珠,就算是遲鈍如我也可以感覺到這個東西很貴重。
「都說是玩具了,在大場所裡面這東西也派不上用場,你先收著吧。」千冬歲搧搧手,這樣說道,「剛剛整理東西時候才發現不知道
怎麼的帶來了,剛好拿來給你。」
我看著藍色的圓珠,然後小心翼翼的收妥。總覺得搞不好還會有用到的一天,反正像我程度這麼低,什麼追蹤術都不會的人
還是帶著一點東西比較妥當。
到大門之後,我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到了,就差我們兩個。
大概是今早水位才退,整個大街上還殘餘著很像下過雨之後的水窪,太陽一出來照射下去,窪上隱隱約約漂浮著水蒸氣,
四周都閃閃折著光,在早上剛出門的時候給人有種刺眼的感覺。
此外,就跟昨天住進來之前差不多了。
「在這邊!」
雷多他們在不遠處對我招手。

***

我跟千冬歲快步的跑到聚集點。
「這樣隨便找一個排水道就可以下去了?」看著他們圍在一起中間的排水道正在討論要下去的事宜,感覺昨天應該沒有看過這枚,
只是它離旅館最靠近罷了。
「對啊,排水道照理來說都是相通的,隨便找一個就可以下去了,不然你還要選好方位嗎?」雷多嘿嘿的笑了幾聲。
說真的,我真的有想過這個問題。
最好能找到一個阻礙比較少的通道。根據以往的經驗來說,下排水道絕對會遇到什麼東西,所以我建議還是先挑個一日最旺的時辰
和最佳方位再下去,以免後悔莫及。
不過,顯然我這邊的同伴全都是下去碰到問題再說的絕對奉行者。
排水道上就像所有的水溝一樣蓋上了蓋子,一旁的雅多蹲下身,不知道在上面幹了什麼,沒有兩秒蓋子就神奇的自己鬆開,
「下面還有些水未退。」蓋子一開,沉重的濕氣立即蔓延開來。
我聽見下面出現了某種水聲。
呃……確定真的不要太陽先蒸發完水汽再下去嗎?聽說這樣隨便下去很容易遇到髒東西、要是沒個準還會不小心被髒水細菌感染耶。
「火之主,落土。」夏碎抽出一張白色正方形的紙張,上面印著一個像是火焰一樣的圖騰,他按著火焰圖騰然後鬆開手指,
方型的白紙立即往下飄去。不用幾秒鐘,我突然感覺某種熱氣由底下往上竄來——
「漾漾,讓開!」某個拉力突然拽了我的領子,我整個人往後被拖開。
一股劇烈的白煙整個從排水道往上衝出來,夾雜著高溫熱氣。
「『光結圓、光與影交織起,肆之烈光盾。』」夏碎的反應很快,顯然他早就知道高熱碰到餘水會有什麼反應。
大量的水蒸氣一秒被彈開來,然後往旁邊噴出去,四周立即瀰漫了帶著微微熱度的霧氣,過了好一會兒才散掉。
我回過頭,那個把我往後拖的人是雅多。
「現在沒問題了。」看了下整個給蒸乾的排水道,完全不覺得剛剛那個動作是高級危險正常人不能靠近的夏碎轉回過身,
「我先下去,你們再跟上來。」說完,他就直接往下躍去。
細小的聲音在幾秒之後傳來。
「漾漾,換我們。」千冬歲在伊多跳下去之後抓著我的手臂,然後我也沒有說好還是不好,他就拉了人往下跳。
我發現其實我很常被其他人忽略個人意見。
眼前一瞬間黑暗下來,還來不及眨眼睛我的腳就已經從凌空狀態碰到地面了。
整個下方是大亮的,明顯就是不知道誰用了光影村的免費能源。
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本來以為排水道下面可能很狹窄,沒想到居然跟童年的卡通——忍*龜裡面看到的那種下水道一樣,
不過不同的地方在於地下水道中間是水渠、兩邊是路面,這個下面完全沒有水渠,整個就是平坦的大路,
而且寬敞到我懷疑可以開車進來兜個風甩尾之類的。
後面傳來咚咚兩聲,墊底的雙胞胎兄弟幾乎在我們落地同時也跟著下來。
「湖之鎮的排水道全部都是相通的,應該可以從這邊與冰炎會合。」夏碎看著遙遙無盡還沉入黑暗中的道路,
不知道從哪邊生出這種信心肯定的說。
我有一種搞不好會發現地心怪獸的感覺。暗暗的那一端傳來某種轟轟的風聲,我整個雞皮疙瘩也跟著冒出來。
那裡真的有怪獸對吧那裡真的有怪獸對吧!
你們這些人為什麼可以做到面無表情毫不緊張完全無所謂!
我知道了!你們顏面神經麻痺對吧!
「漾漾,快走了喔!」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一段距離的一群人裡面拋來這句話。
……
我發現少了學長吐槽就變得好無聊喔……
完了!我居然出現被虐思想!
看吧,我就說常常被打後腦遲早有一天會被打出問題的。看吧看吧!回去我一定要找輔長幫我看看腦殼有沒有變形。
就在我提腳要走出去時候,一個亮亮的東西吸引我的目光——
一顆綠水晶。
不是很稀奇的東西,而且我還知道是伊多他們的,因為他們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把綠水晶狂往排水道丟,看到一個丟一個,
也不知道有什麼用途。不過丟在這麼明顯的地方會不會被誰拿走啊?
我四處看一看,然後撿起水晶快步的往角落把它放下。
這邊應該好一點吧?至少淹水不會被沖走就是了。
就在我把水晶放下的同時,某種離奇的事情發生了——那顆水晶在脫離我的手同時突然長出了四根綠油油的觸角,然後翻滾一圈,
水晶中央張開了一顆謎樣的鬼眼,接著觸角就直接往地板上鑽下去,牢牢的卡住。
我聽見疑似水晶傳來不屑的哼了一聲。
好!好!我多事是吧!可惡,你一顆水晶是在囂張什麼,以為有眼睛了不起嗎!
我直接舉高腳,準備給它來個鞋底攻擊。
就在鞋子下去那秒,那顆水晶突然又轉了一圈,然後四根觸角朝上,叮的一聲發出閃亮亮的銳利光芒。
不是我不跟它計較,只是人有時候要寬宏大量,所以我輕輕的把腳挪開,慈悲的不往下踩。
「漾漾~~快點!不然放你鴿子了!」
雷多的聲音遠遠傳來。
「好~~~~!」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