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開始,漾漾也回到了原世界。
果然一離開學校就會衰,隨便走在路上也會被女鬼脅迫。
手機忘在學校、護符也沒帶,怎麼辦啊啊~~

抱持萬分不樂意的心情回宿舍黑館一趟。
耶耶?在這人人放假的時刻,黑館大廳居然聚集了一大群黑袍……而且還不准漾漾出去……
這這這,難道漾漾又倒楣地在大好寒假,踏入「一般人最好不要接近」的奇怪狀況了嗎?

本書另附番外〈生氣跟面無表情〉。


+++++-----------------------------------------------------------------------------------------------------------------------------------------+++++


第十一章  黑館的秘密

第一話  期末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點零三分

在烤肉那天之後過了不久,學院舉辦了為期一週的期末考。
說真的,我一直以為這個學校沒有考試,因為連期中考也沒有,而且還因為大賽的關係幾乎都沒有上到什麼課程……其實也還好啦,
在那之後我聽說其實觀眾席上老師都有配合教材在講解,所以也等於有上了課。
唯一沒上到的就是上場的我們啊!
「完了,我這次一定死定了。」看著堆在桌面上的教科書,我有種這次一定會留級留到死的感覺。
翻開教科書,一大半我都看不懂。
去死吧法陣學、去死吧誰叫我選的墓陵科。
「你想死的話我可以幫你。」坐在旁邊沙發喝茶的學長翻動著手上的報紙,斜了我一眼。
「不、不用了,謝謝。」請當我無意義發言。
這是這學期最後一個週日,明天開始要期末考,我現在人坐在黑館的大廳裡面,旁邊有兩三個同樣很閒的黑袍在沙發上看書報跟喝飲料,
與我現在的地獄簡直是兩種對比。
另外之所以不是待在樓上是因為有問題要問學長,他在樓下我也只好跟到樓下來。
「漾漾,其實你已經參加過大賽了,期末考對你來說應該會很簡單。」閒著的黑袍一、安因人很好的安慰著我。
騙鬼。
「嗯,期末考的紙考不會很多,分數只佔了四分之一。」搖晃著酒杯,不曉得為什麼也跑來大廳的閒黑袍二、
蘭德爾勾起有點冷的恐怖笑容說著,「剩下的全部都是考實際操作,只要會用大部分都可以過關。」
……不要拿我跟你們比。
「你們期末考考什麼有先講過嗎?」學長放下手上的報紙,拿起我桌上疊著的其中一本書翻了翻,
用一種這好像是笨蛋看的東西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有……說要考課本裡面教過的東西。」我打開課本,裡面充滿了許多東西,完全不知道從何看起。
「那你還不會嗎。」把書本丟回去,學長抽出一張紙符拋在地上,「基礎移動陣,爆符、風符等基礎元素符咒安因不是全部教過你了?」
我看著地上在轉的法陣,十來秒之後就自動消失,「欸……好像是耶。」大賽的時候也用過好幾次,所以應該說已經有點上手;
尤其是移動符,因為我老覺得有一天逃命一定會用到,所以記得格外清楚。
「臨場考驅魔術的話也不用太擔心,漾漾身上不是還有老頭公的保護,現場的考試用妖魔不會隨便攻擊你的。」安因拉起我的手,
上面掛著老頭公的手環。
……好像是這樣。
「逼退考試還有什麼難的,你把幻武兵器掏出來將看到的敵人都打死不就可以了。」蘭德爾冷笑著。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很難的考試被他們說一說好像變得很簡單……真的是這樣嗎!?
無聲的尼羅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一大盤的點心,安安靜靜的擺到桌上。
為什麼快考試了我還在大廳交流感情啊……
「放心吧漾漾,現場考實際操作的話應該難不倒你。」安因一下子拿過很多課本,像是《符咒學》跟《有效的擊敗屬性敵人》等等,
只留下了兩三本文考的書本,「課本紙考的話,重點考來考去也就是那幾個,只要看那些重點就可以了。」他轉了一下手指,
出現了一枝筆,就直接開始在我的課本上畫線了。
「考試會煩惱成這樣的人大概只有你吧。」冷哼了一聲,學長接著安因拋過去的課本,抽出了筆也在上面畫起線。
「把重點看一看,就會考很好囉。」聳聳肩,蘭德爾拿著另一本書丟給他的管家畫,自己完全不用動手。
真的是這樣嗎!
看著正在幫我畫重點的三名黑袍(有一個是代畫),我突然有種很感動的感覺。我想全世界大概只有我有黑袍在考試前幫我畫重點吧。
「哼……畫歸畫,你如果自己記不起來也是天要亡你。」學長把畫好的課本拋給我。
「謝、謝謝。」我立即翻開來看,裡面畫得很簡單,大概就十來題左右,「這樣就可以了?」我看著那些微少的黑線,
大概不用兩小時就可以完全背起來。
「不然你以為要考多少。」學長白了我一眼。
我還以為要畫很多,因為以前國中時候老師畫課本都是一畫畫到天邊,讀到死還讀不完的那種。
「好了,漾漾你把這些看熟就可以了。」紛紛把課本放回來,安因微笑著這樣告訴我「不用太擔心,範圍不會很廣。」,
我抱著畫好重點的課本,感動的向眼前的幾個人大大一鞠躬,「謝謝你們。那、我先回房間去看書了。」
我想,他們不會無緣無故就聚集在大廳,所以我還是先回房間去看書比較好。
「漾漾,考試加油喔。」天使在朝我微笑。
用力的一點頭,我用跑百米的速度往房間衝去。
期末考、加油!

***

接著,為期一週的考試開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長他們幫我畫重點的關係,紙考意外的非常順利,除了幾題怎樣背都會忘記的寫錯之外,其他的答案幾乎都填滿了。
另外實際操作也勉勉強強都過關了。不過在實際操作上倒是出了點意外,不是我的意外,是五色雞頭的意外,
因為他差一點把教室給炸掉還得意洋洋,差點被老師批上不及格、可還是勉強通過了。
考試異常的順利,我在考試時從來沒有這麼順利過,這次居然連臨時拉肚子還是天花板掉下來都沒有發生,讓我順利考到最後一秒。
看來競技大賽真的有差。
「漾漾,你這次寒假要回家過嗎?」考試最後一天,終於同堂考到的千冬歲在考完之後和我站在走廊上閒聊。
「嗯,對啊,寒假剛好回去過年,我老媽已經打了好幾次電話回來催了。」上次回去之後我把手機的號碼給老媽,
現在每隔幾天就會接到一次電話來問我還活著沒有。
「真好,寒假雪野一族要舉辦大型冬祭要將所有族人都召回,所以一考完我就得回去幫忙了。」聳聳肩,千冬歲靠著圍欄有點落寞的說,
感覺上並不像是舉辦慶典那種期待的心情,「看來要等寒假過後才能再碰到你們了。」
對喔,我都快忘記千冬歲的大家族,真是辛苦。話說回來,不曉得夏碎學長也要過去雪野家嗎?因為他好像也是雪野家的人……應該是。
「啊,不過冬祭有用一種甜饅頭,手工的、一年也只做這麼一次,到時候我會請族人多做一點寄去給你們。」像是要掩蓋剛剛不自然的神情,
千冬歲很快的這樣說著。
「喔、好,先謝謝你了。」
土產啊,好像很不錯的樣子。這也讓我開始稍微在心中打點這次回去過年要帶什麼禮物回來給他們了。
「喵喵要去醫療班幫忙。」不知道從哪邊蹦出來的喵喵說著,「因為過年時候任務很多的、而且也要回去鳳凰族露一下臉。
不過漾漾你放心,我們會去找你玩的。」
……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安靜的寒假……
「我住的那個地區也要辦冬祭。」突然飄出來的萊恩說著,把我嚇了一大跳,「不過是整個城鎮的人一起辦的,比較像慶祝節日。」
是說,千冬歲跟萊恩也是跟我住在同一個世界的,搞不好我有空也可以偷偷溜去看他們住的地區,現在學會移動陣之後感覺就比較方便了,雖然沒有學長他們那麼厲害可以跳躍空間,不過根據我偷試的結果,還是可以轉移到不少地方。
「漾漾你住的地方會辦冬祭嗎?」話題轉回來,喵喵這樣問著。
冬祭?
我們這邊好像比較不會做慶祝耶,除了特定節目之外大家幾乎都會窩在家裡。想來想去,我只想到一個東西,「年貨大街算嗎?」
近年來因為我們那邊的市區開發了不少,現在每年過年都會出現年貨大街,去年跟我老姐去逛過一次,相當熱鬧的,
算算時間今年應該也差不多要舉辦了吧。
「年貨大街?就是能採買到很多東西的年慶街道?」
「呃……應該就是了吧。」我不曉得喵喵他們的定義是什麼,不過是採買的街道應該就沒錯了。
「耶……好想去逛喔。」喵喵撐著下巴,腦袋開始了我們看不見的幻想,「漾漾,我去你那邊的話要帶我去逛年貨大街喔。」
「喔、好。」反正今年大概也要陪我老姐去那邊晃兩圈。
「隨時都有嗎?」
「呃……我想只有過年前一小段時間而已。」又不是夜市。
「欸,那很短耶,喵喵沒辦法在過年之前到啦。」
「我有啥辦法啊,又不是我家開的。」
就在聊天時,鐘聲響起。
看了一下時間,我剩下最後一個指定科目要考,就是法術應用的考試。
和喵喵等人先說再見之後,我快速的往指定教室跑去。大概因為這幾天要考試的關係,所以教室很罕見的居然沒有到處亂跑,
每一間都乖乖的固定在原位,非常好找。
進教室之後,裡面已經差不多都坐滿了人。
其實這學期來講,我認識的人還真不多,因為大家的科目都不太一樣而且後來又有大會,所以除了固定有在講話的那幾個人之外,
另外其他的人就不知道了。
應用科的老師走進來,給了一個非常簡單的題目。
「請各位同學將發下的移動法陣符咒加以應用變化,創造出不同的移動陣,指定考試時間三十分鐘,請不要作弊。」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學長他們會說不用擔心了。
移動法陣的話我經常看到學長他們在用,樣式什麼的都記起來了,加上之前在圖書館千冬歲也有教過我基本形成辨識。
所以在開考之後約二十分鐘左右,我就已經順利繳出答案先離開教室了。
也就是說……我的期末考、考完了。
看著廣大的校園,我突然有種感覺——自由真好。
收拾了一下背包,我走出了教學大樓。
學院裡面還是到處都有人在走動,不過一改之前考試的緊張氣氛,現在看見的幾乎都很輕鬆,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
有的還乾脆約了要出去大玩特玩一番。
看來就算不是在原本的世界,考試起來那種樣子還是都差不多。
「褚同學,考完了?」
就在我走進去上次差點被五色雞頭跟安因拆掉後來又神奇自己復原的水上庭院,想直接穿過回宿舍時候,有人從後面叫住我。
聲音很耳熟。一轉過身,我先看見的是一頭銀紫色的頭髮。
他是……校舍管理人?
「接下來的時間學生們應該都要各自返鄉了。」站在庭院入口,離我有幾步遠,銀紫髮的青年視線不是對著我,
像是看著旁邊跑過去的其他學生。
「你、你好。」我微微跟他點了頭,「不好意思,上次麻煩你了。」
那個人轉過來,微笑,「有什麼麻煩的嗎?上次元蟲的事情還是您幫忙才會這麼順利,應該是我先謝謝您。」
他給人的感覺還是很好,我走了幾步道他面前,「對了,上回我忘記問你是……?」雖然學長有跟我說過他的身份,
可是我覺得還是再跟本人確認一次會比較好,不然叫錯就糗了。
「帝,學院校舍管理人。」銀紫髮的帝頷了頷首,「另外同為校舍管理人員的還有兩位,后與臣,若是褚同學有相關方面問題的話,
能夠來找我們。」他微微笑著。
我知道還有兩個。可是就學長上次說的,應該是帝比較難遇到其他兩個比較好遇到吧?怎麼我經常遇到很難遇到的這個?
看著眼前的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老是覺得他的眼睛好像在看更遠的地方還是看我看不見的東西,
反正就不是直接注視我的那種感覺。
四周變得很安靜。
糟糕,我發現我沒有話題可以跟他聊天。
「那個……帝先生感覺上好像是妖精族的人?」我想了很久,才發出這個連自己都覺得很爛的問句。
好像在搭訕!
帝微笑,然後搖搖頭,「嗯……如果要換成你們那世界的說法的話……或許九十九神最為貼切。」
九十九神?
那個不是老舊東西變成的妖怪嗎?

***

「褚!」
就在我思考他哪邊像九十九神時候,有人喊了聲,然後同時注意到帝的存在,「帝,你好。」
「夏碎。」朝著聲音處點點頭,帝同樣勾起溫和的微笑。
「夏碎學長。」
「真巧。」在我們兩個旁邊停下腳步,夏碎學長這樣問著:「你們在聊天嗎?」
我點點頭,注意到夏碎學長的手上掛著背包,看起來應該也是剛考完試,「剛好聊到帝說他是九十九神。」
夏碎勾了笑,「沒錯啊,學院的宿舍管理人三位全部都是九十九神,如果用你理解的方式解釋的話,就是如此。」
「那就是物化的……」我停住,不好意思直接說妖怪。
「物化的靈體,妖怪、物神這些都可以算是,在這個世界則是直接稱呼靈體。」夏碎把我不好意思說的部分講解了。
「我是精靈石之刃的物化靈體,原本是皇族所配,經過時間而化,後來被那三位帶到學院來,成為學院的校舍管理人。
而后與臣也是如此來的。」帝這樣告訴我,然後伸出他的手掌將上面的手套抽掉後張開,兩邊的掌心上面各出現了一個古代圖騰,
「這是物化的刻記。」
我看著那兩個刻印,是淡淡的紫色,說不出來是什麼樣式,就跟看古代文物展覽那種感覺很像,覺得挺漂亮的可是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收回手,帝微笑的重新戴回白色的手套,「這也是物化靈體的致命傷,只要被惡意者襲擊的話立即就會消失在這世界上。」
「!」我愣了一下,隨隨便便就給我看這樣好嗎?
「我想褚同學應該不是會心懷惡意的人。」帝這樣說,也不避諱夏碎學長,「當然,夏碎也是。」
「帝,你應該回去了,我想后和臣應該在找你了。」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夏碎學長拍拍他的肩膀,
「學院中雖然很安全,不過對你而言,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危險。」
帝點點頭,「那麼,有空的時候兩位記得多多來校舍管理處坐。」他微微低了身,行了小禮。
我連忙也跟著回禮。重新抬頭起來時候,眼前的銀紫髮青年已經不見了。
「沒想到你跟帝認識。」站在前面的夏碎學長看了我一眼,說著,「帝向來罕少出住所。」
好,我知道啦,反正我很經常遇到不可能會遇到的人。
「因為帝的身體狀況很差。」
夏碎學長補上這句話讓我愣了一下,「很差?」可是我覺得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差啊。
「嗯,據說是在物化時候被攻擊,造成靈體形成不完全,如果你像這樣看見他在外面閒盪時候要提醒他快點回去休息,
不然后跟臣會找人找到發飆。」他說著,然後在庭院旁邊的石椅上坐下,看了我半晌之後突然瞇起眼,「難不成你都沒有注意到?」
注意到什麼?
我愣了一下,仔細回想有沒有哪邊怪怪的地方,接著我想起來一個不同的地方:「我只是覺得他在看東西的時候很奇怪而已。」
感覺好像不是在看人、可是又是在看人。
「因為帝看不見東西。」夏碎學長一句話馬上讓我的疑惑全都明白了,「所以對外事務一向都是后與臣處理,帝則負責幕後事務,
這些事情你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到校舍管理房間找他們聊聊。」
「是喔。」我點點頭,開始在想校舍管理員要怎麼走。
到現在為止,我只知道宿舍管理處要怎麼去,倒還真的不知道校舍管理在哪邊。
「褚,你寒假時候要回家是嗎?」
我點點頭,不回家我還真不知道要去哪邊,「夏碎學長也是返鄉嗎?」我想起了千冬歲說的要回家的事情。
意外的,夏碎搖搖頭,「不是,我跟冰炎都會留在宿舍裡面,寒假時候除了行政人員之外,
宿舍裡面都會留下幾名自願的住宿者要實行宿舍重整。」
「大掃除?」不是吧……
「是結界重整,因為宿舍來來去去的人很多,且經常使用,所以每個學期結束之後會有一段時間重新建立起結界,
以保所有住宿生的安全。」很簡單的講了重點給我聽,夏碎學長偏著頭想了一下,「上兩年時候還好,紫館還有冰炎幫忙,
不過今年他要負責黑館,紫館方面就會變得比較忙碌一點。」
聽起來好像很辛苦。
「不過這也算是在任務裡面,學校方面有發獎金。」夏碎學長勾起笑容,我馬上就知道那筆獎金絕對不少,
不過對他們而言大概也不算多就是了,「褚你有沒有興趣?可以試看看負責一般男女宿舍喔。」
「不用了、謝謝。」我不用半秒就拒絕,連想都不用想。
開玩笑,叫我去幫忙重整結界,那被我整到的館大概很快就全滅了吧。
「對了,這個東西給你。」就在我還在假想宿舍是怎樣全滅的時候,一個透明的東西落在我的眼前。
那是小小的玻璃瓶子。
好,不知道是什麼的請跟著我回想你們的童年記憶,大概指頭般大小,傳說中拿來放相思豆那種小瓶子。
回想結束。
玻璃瓶裡面裝的不是相思豆,是一個很小很小、差不多可以跟綠豆結拜的透明水晶,微微發著小小的光芒。
「這是……?」我接過小瓶子,那個豆丁大的水晶一閃一閃的亮著,看起來還挺漂亮的。
「上次在比賽的時候你身上的護符不是大部分都壞掉了嗎,這個是藥師寺家的護符,寒假時候你一個人要小心些,這東西或許能幫上你的忙。」
被夏碎學長這樣一說,我才想起來上次在棺材起出的時候,千冬歲給我的護符已經壞了,其他有一些比較小的也是,
現在幾乎都靠老頭公,別的都沒有了。
我抬起頭,對上夏碎學長的微笑,「謝謝學長。」
「寒假返家時候要多注意喔,因為褚現在已經跟以前不同,可能多少會有東西找上你,若需要幫助的話,記得通知我們。」
夏碎學長的聲音放輕很多,有點像是在要我多小心的感覺。
其實不用他說,我自己也知道要很小心很小心。
根據往常定理,很可能我離開學院之後就又會開始衰了。
「那麼,就這樣了,開學之後見。」
夏碎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才從水上庭院的另外一端離開。
看著手中微微發亮的護符,我稍稍做了個深呼吸。
於是,寒假開始了。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