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護玄
威向出版

經歷了黑館種種驚嚇之後,漾漾終於把學長給帶回原世界解決了纏人的女鬼。
神秘的褚家幕後最後一人終於要出現了!
被小孩們遺忘的褚家阿爸挾著土產閃亮登場。期待已久的豪華船之旅居然有兩人無法前來?!
六缺二,只好馬上隨便找兩個路人裝填。
漾漾說:「為什麼不是找人間的人!」
路人一:「你以為我愛嗎?(筋)」
路人二:「上吧!同志們!讓我們朝著熱血與愛的海洋出發!」

本書另附番外〈記憶與空間〉。


+++++---------------------------------------------------------------------------------------------------------------------------------+++++


第十二章  家庭旅遊的開端

第一話  女鬼事件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一點四十五分

「漾~你準備好了沒?」
在宿舍待滿了三天後的第三日下午,我將宿舍裡要補充拿回家的東西重新打理好,包括手機,我這次還特別的翻看三次,確定所有東西都帶齊了。
房門發出不耐煩的敲門聲。
「好了啦,門又沒鎖你幹嘛不自己進來。」提起背包,我一把拉開至少被敲了快五分鐘的房門看著站在外面不知道又在發啥神經的五色雞頭。
「你以為我是一個你說進來就自己乖乖進來的人嗎?」五色雞頭發出一點建設性都沒有的回話!
「那你幹嘛要一直敲……」我發現我好像已經快跟不上他的思考邏輯了……不,應該是從來沒有跟上過才對。
「敲一敲比較快。」等我關上房門之後,五色雞頭很愉快的走下樓梯而我跟在他後面。
下樓之後,可以看見學長跟一些人在大廳的座位處不曉得在聊些什麼,感覺上還蠻愉快的,和三天前我進來那時候的氣氛不太一樣。
大廳裡面除了學長之外,還有蘭德爾跟戴洛老兄。
「褚,你準備好了沒有?」一看見我下來,幾個人中斷了對話,學長先開了口。
「呃……都好了。」應該是。
「不要給我用不肯定句。」紅眼整個瞪過來。
「好、好了啦!」手機也帶了、護符也帶了,剩下的東西前兩天都已經拿回家了,我想應該沒有其他的東西沒拿吧。
五色雞頭從我旁邊的台階上跳下來,「奇怪?我家老三咧?」
順著他說的話我左右看了一下,果然沒有看見黑色仙人掌的存在。
「九瀾去醫療班了,應該這兩天不會過來了吧。」戴洛老兄這樣告訴他,「剛剛才走的,你有事情要找他嗎?」
「誰要找他!」五色雞頭用一種很嫌惡的表情說道。
那你問他幹嘛?
這是我的疑惑。
「好,那我們準備完就可以過去原世界了。」完全無視於我們剛剛對話的學長站起身,拎起放在旁邊的背包,「這段時間先麻煩你們了。」他用另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跟蘭德爾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對方點了好幾次頭之後他才轉過身走過來。
我想,這次應該真的可以順利回家了。
「等等!」就在我們即將出發的時候,彩色的程咬金……不是,五色雞頭擋在我們前面,「漾~我也要去。」他的口氣好像不是在詢問而是自己已經排好行程了。
我可以拒絕嗎!
那一秒我突然感覺到心臟抽動了兩下,好像有種他過去會世界毀滅的預感。
「你對世界毀滅感到很心動是吧!」啪一聲學長直接朝我的後腦揮下去。
抱著頭,我很悲傷的看著五色雞頭,「你要跟來幹嘛啊?」那裡又沒有什麼好給你玩的東西。
「哼哼,大爺我生平就是浪蕩江湖,有泥土的地方就有我的足跡。」五色雞頭環著手撐著下巴,一腳踏上黑館中看起來很昂貴的那組公用沙發。
「那邊柏油路比較多。」有啦,還是有泥土,因為有種行道樹。
「柏油也是土。」五色雞頭發出會教導小朋友錯誤認知的話,「反正寒假也沒什麼事情,本大爺順便跟你去玩玩,你要心存感激啊。」
對不起,基本上我是不會心生感激的,你不要自己隨便決定要跟過來啊!
「太好了褚,有人可以幫你解決事情了,路上小心。」站在旁邊的學長發出疑似落井下石的話語,我還看見他臉上某種閃亮的微笑。
你是說假的吧!我覺得五色雞頭根本沒辦法幫我解決事情啊!
「學長,我真的很需要你。」我看見五色雞頭的頭頂上寫著通往地獄之途的字樣。
紅眼瞥了我一眼,「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說著,學長從背包裡面拿出帽子戴在頭上,下一秒我看見他的銀白長髮整個變成黑色的,轉過身連眼睛也都變色了,「那邊那個,如果你要跟去的話麻煩把你的腦袋顏色弄正常一點。」
「咦!這樣很正常啊!」五色雞頭發出抗議。
基本上,我覺得一點都不正常啊,我們那個世界很少人頭是這樣的,大家比較喜歡單純的顏色。
「不然就不要去。」完全不想被當成怪人同伴的學長發出最後通告。
「嘖,有夠麻煩的耶。」左右看了一下,五色雞頭哼了哼,「要弄回來很麻煩耶……」我看見他抽出一張白色的符紙放在腦袋前面,詭異的是整個彩色的頭突然開始變色了。
不用幾秒的時間,一頂還是很閃亮的金毛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你……」
「先說!這是本大爺的極限了!」半秒打斷學長正要說的話,五色雞頭……現在應該是金色雞頭搶先撂下這句話,非常有如果要他弄黑毛他會抓人去死的氣勢。
你真的很有種,我很少看見有人這樣跟學長對槓的。
「換件衣服。」學長視線往下,盯著對方的花襯衫跟夾腳拖鞋。
「不換!」非常堅持的五色雞頭護衛著他最後的衣著權。
我看了一下手錶,開始在想該不會等到他們把儀容都整理完之後剛好是第二天清晨下來吃早餐吧?
「你們這樣繼續吵下去會來不及喔。」好心的戴洛老兄發話了。
突然終止了對話,可能也覺得這樣吵太麻煩的學長轉身就往宿舍外面走去。
「我死都不換衣服!」五色雞頭很快的追了上去,還在碎碎唸個不停,「這是本大爺最得意的衣服幹嘛要換……」
看著那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黑館大門,我突然有種好像前途充滿了黑暗扭曲的感覺。
「漾漾。」戴洛老兄從沙發上跳起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這個給你吧,祝你寒假期間玩的愉快。」
我看著他遞過來的東西,是一個盒子,感覺上好像是點心盒那種東西,因為上面還印著一堆不認識的字和點心屋這三個中文。
「新年快樂。」

***

在那之後,我們大概用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回到了原來世界。
看著街頭來回熟悉的人潮跟車輛,我很感動的抱著手上的點心盒順便自動省略那些不應該出現在這邊的東西。
『同學,要不要來條吃了會死人的口香糖?』完全不正常的東西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這次我還沒有任何反應,站在比較前面的學長就已經先冷冷的瞪過去,不是紅色可是也充滿凶惡的視線加上了一句話送給對方:「不要擋路。」
『對、對不起,打擾了。』賣口香糖的小紅帽倉惶逃逸了。
果然學長很厲害啊,就連小紅帽也知道惹到他會死掉。
站在一邊的五色雞頭搔著他的金毛左右看了一下,「原來漾~你就是住在這種地方啊,感覺有點雜耶,跟我們家差很多。」他指著市區人潮發出感想。
「我家不在這裡啦。」黃金地段我哪住得起,「我家在另外一邊,離這邊有點路程。」我往旁邊站了一點,讓道給長著翅膀的兔子飛過去。
「本大爺上次到這種地方時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那種高樓很上面有個很有錢的人。」指著某個豪華大廈的五色雞頭這樣告訴我,然後用一種很天真無邪的表情說出下一句話,「有人請我們去把他分屍,剛好是本大爺的任務。」
我不想知道你在豪華大廈分屍的事情啊!
「學、學長,現在要先去看女鬼那個地方嗎?」一秒轉過頭轉移話題,我看著那個站在旁邊投飲料的人。
「不然呢?」學長給了我反問句。
那好吧,我知道了,就是現在去看就對了。
五色雞頭靠過來搭著我的肩膀,「漾~那個鬼是什麼樣子啊?」
什麼樣子?鬼不是差不多都是那個樣子嗎?
他這樣一問我反而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呃……就是個女生,頭髮有點長長的臉爛了一半,大致上就是鬼的樣子。」我已經快不知道我在講什麼形容了,「說是被男朋友殺掉的,一直想報仇,硬要我幫忙她,可是我又不懂這個所以只好找學長了。」
聽我大概講了一下,五色雞頭偏著頭想了半晌,然後整個看過來說道:「漾~你如果太常管這種事情,會很倒楣喔。」
對不起我也知道很倒楣,可是問題是她自己過來的啊!
「人的氣會渙散,碰到時間扭曲會被吸收或者破壞,運勢就會跟著變很差。」突然搖身一變變成命理學家的五色雞頭居然用很認真的口氣這樣告訴我。
其實你根本不是五色雞頭吧!
那傢伙怎麼可能會說出這種話?
你到底是誰偽裝來的!
「這是基本理論學。」悠閒的走在旁邊的學長冷不防的丟過來這樣一句話。
「嘿嘿,前一陣子聽到的。」很得意的五色雞頭張揚的說著。
這是那一科的理論學啊,我怎麼聽也沒聽過?
「靈修科目。」看了我一眼,學長搖晃著手上已經空了的飲料瓶,然後在經過下一個回收筒之後隨手丟進去,「一年級的選修科目之一,你沒選到。」
啊,對了,我真的有印象有這門課;因為那時候看到的第一秒以為這是什麼詭異的課程所以就沒有選了,原來五色雞頭跑去學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
等等!學長,為什麼你會對我的課表這麼熟悉?我記得我壓根沒給你備份吧?
學長挑起眉,用一種「因為我是黑袍」的表情看著我。
好吧,我知道了,反正也問不出來,我死心了。
「咦,鬼算是時間扭曲嗎?」我突然注意到剛剛五色雞頭裡面說的那些東西。
「喔,算啊,因為它應該已經前往冥府了,可是還在這邊就是破壞時間規則,算是一種扭曲。」五色雞頭難得很正經的這樣告訴我。
「不是安息之地嗎?」我怎麼記得之前學長他們說往生不是往安息之地就是什麼什麼的?
「人類是往冥府啊。」五色雞頭用一種我怎麼會問這種問題的語氣告訴我,「你不知道嗎?你該不會連你祖宗會下地獄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對不起請不要隨便詛咒我祖宗會下地獄,我還知道他們會上天堂咧!
「那為什麼上次說伊多會去安息之地?」難不成還有等級比較高的天堂區?
「……每個種族最後的世界都不同。」可能已經看不過去我們兩個近乎白痴的討論,學長白了我一眼這樣說著,「精靈將沉睡到時間終止後回歸主神的身邊,天使將奉獻於創世神。妖精、獸王、鱗族、羽族等大地生命之靈將前往安息國度,也就是你問的安息之地。
安息之地是個寧靜的國度,在那邊有著永恆的美麗世界將讓所有的靈休歇到下一個輪迴開始,之前卷之獸與七之主春秋也是前往此處,靈體們能夠選擇前往或否,但是一但選擇了就無法再回頭,而死亡者會傾聽安息之地的聲而走,他們的記憶會在此地逐漸變得淡泊且不再那麼重要,等到輪迴的時間到了,一切過往的記憶都會消失而再度重回人間,簡單說就等於你們講的投胎那個意思。」
「安息之地也因為地區跟種族的不同有最終之地還是安寧之地的稱呼喔。」五色雞頭很樂的補上這句話。
感覺上好像某種童話回歸的故事。
「咦,那鬼族沒有嗎?」我想到學長好像漏了某個東西。
「鬼族的最後就是無,他們什麼也不會留下。」學長冷哼了一聲,「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最終就是虛無。」
這樣講起來好像也蠻可悲的。因為我覺得鬼族好像是真的存在過,像是鬼王、貴族以及安地爾他們都是真的存在過,可是死掉之後就連靈魂也沒有,那活著的時候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做這些爭鬥?
我真的不懂。
「那是他們的天性,到死也不會改變。」學長只給我冷冷的這樣一句話。
停止這個討論話題之後,一下子我也不曉得應該再多說點什麼,只好走快一點帶著路。
很快的,越來越靠近我家附近、也快接近遇到女鬼的地方了。
「漾~等我們一下。」五色雞頭突然停止腳步。
「怎麼了?」該不會你現在不想去了吧?
「那個東西的力量很小,我們要先收一下自己的才不會讓她逃走。」搔搔頭,五色雞頭聳聳肩這樣告訴我。
力量小……對不起我就是敗在力量小的東西上行不行。
過了兩秒之後,五色雞頭才衝著我咧嘴,「好了。」
奇怪,怎麼之前學長來都不用做這種收力量的動作?難不成真的是黑袍有差嗎?
我突然對學長的崇拜又更上一層樓的。
走不到幾步,我就看見那個眼熟的白色東西在原來的地方晃蕩了。
「就是那個是嗎?」剛說出口,學長已經緩慢的走過去了,跟著後面的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整個變得興致勃勃的五色雞頭。
呃……我在想我現在是不是應該為那個女鬼說一聲麻煩請兩位手下留情了。
在原地只站了不用幾秒的時間,那個白色的東西很快就發現我們的存在了,整個頭都轉過來然後出現我看過的那個女人的形體。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畢竟我是希望解決事情但是不是希望她魂飛魄散啊。
「等我一下!」

***

快速的跑過去時候女鬼已經整個浮現了。
『你終於回來了。』她用一種我理所當然要回來找她報到的語氣,然後完全忽略站在旁邊的學長跟五色雞頭,『我還以為你也像其他男人一樣都該死的不能信任!』
真對不起我原本不太想回來的,「依照約定,我把可以幫忙的人找來了。」我偷偷推了一下學長。
黑色的眼睛凶狠的瞪了我一下,接著轉頭看向那個女鬼。
『這個人?』女鬼顯然相當懷疑的上下打量著學長。
「沒錯,我是來解決妳的。」在我還沒來得及意識到學長這句話的意思,他已經先伸出手,『與我簽訂契約……』
「學長!別這樣!」我馬上衝過去捂住學長的嘴巴,下一秒後腦就被一巴打到腦眼昏花。
你打下去她一定會死的啦!一定會連魂渣渣都不剩的,可不可以用比較溫和的方法解決問題啊!
「漾~這個不能直接消滅嗎?」指著女鬼,五色雞頭用一種欠人揍的語氣詢問。
「麻煩請儘量不要。」請記得她也曾經是個人啊,不要因為人死了就忽視她的人權啊!
還有學長,你之前處理另外一個鬼方式應該不是這樣子吧?
「那個是任務,要做到雙方得利。」學長瞥了我一眼,說出沒人性的話,「這個不是,可以隨便處理。」
你該不會昨天沒睡好吧?
『你們在說什麼!』顯然也注意到氣氛不對,女鬼馬上警戒了起來。
「沒什麼,在討論要怎樣幫妳解決事情。」我連忙打混過去,旁邊的學長還冷哼了一聲。
『不用討論什麼,只要照著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很強勢的女鬼重申了她的條件。
五色雞頭靠了過去,「喂,現在要幫忙的人好像是妳喔,妳憑什麼要求本大爺要照妳的話,該照著話做的是妳啊懂不懂!」比女鬼更強勢的五色雞頭一腳踩在旁邊的石頭上,非常囂張的說著,「不然信不信本大爺就把妳封在裝水溝水的瓶子裡面放生大海,讓妳免費環球旅遊,不用太感謝我!」
我覺得水溝水裝在瓶子的威脅有某程度可怕,尤其是對女性來講。
女鬼倒退了兩步,『你們這些該死的男人,我會詛咒你們不得安寧!』她的髮全都豎起來了,原本蒼白的臉整個反成青紫色變得非常可怕。
「已經惡化了。」學長看著整個開始扭曲成凶鬼的女鬼這樣說著。
是你們害的吧!
我開始覺得果然讓五色雞頭跟過來是個錯誤。
「冷靜冷靜,這種程度就發飆的話就代表妳的修煉不足。」五色雞頭無視於女鬼整個變形了,還丟了一句名言給她。
女鬼的眼睛整個曝滿了紅色的血絲,瞳孔處轉為灰白的整個突出,一點一點的血水就從她的臉頰邊滑下來相當可怕,『我要詛咒你們!』
「學長,怎麼辦?」我放棄跟五色雞頭求援了。
學長冷看了我一眼,「真麻煩。」他往前走了兩步站在女鬼面前,然後從背包側邊拿出一個小小的透明水晶,『回歸初始的咒語吟唱,先是幼兒而成人,隨水而淨化。』
就在應該是咒文的東西吟唸完畢之後,我看見女鬼的腳下出現了銀色小小的陣法,上頭微微開始發著光,跟水晶剛好相互照映。
「西瑞,退下。」制止了還想說話的五色雞頭,學長將水晶拋到陣法上,那個水晶很快就下沉消失了,而上面的女鬼居然奇異的安靜下來,「妳已經不屬於這個空間,如果不快點離開的話就別怪我們強制將妳送離。」
那個女鬼安靜了下來,泛著血絲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學長,『我要找到那個欺騙我、害死我的人……』她的聲音幽幽的跟先前不太一樣,給人有種遙遠飄蕩的感覺,『我要他的命……他害我什麼都沒有了……』
「那妳害死另外一條命,他要找誰討?」學長瞇起眼睛,冷冷的問著。
『咦?』錯愕了一下,女鬼愣愣的看著學長。
「先是幼兒後成人,那是你們的死亡順序,脫軌的扭曲時間不是只有妳一個人。」指著地上陣法,學長這樣說著,同時陣法上慢慢的開始浮現了另外一個還沒有成型只是一團白白的影子,「只是他還來不及找上妳而已。」
幼兒?
說真的一開始我還沒想到學長在說什麼,可是那團白白的東西越來越清晰之後,我整個人寒毛也跟著上來了。
那是個沾滿了血水、略帶透明的……應該是嬰兒的東西,啪答啪答掙扎著出現在法陣上,還未整個完整的小臉糊成一團,嘴巴地方出現了黑黑的大洞對著女鬼張張合合的。
我倒退了一步,接著想起來女鬼自己講過……她將小孩給流掉了的事情。
「妳有什麼資格要找人報仇。」微微彎下身,學長伸出手,那個小小的肉團掙扎著爬上學長的手,然後他才站直了身體,「妳看,他也有過生命,在妳肚子中傾聽著外面聲音而期待一切的時候妳也將他殺了,在找人報仇之前,妳應該先對眼前的血脈做出交代。」
小小的肉團在學長的手上不斷的掙動,黑色的眼眶對上了女鬼的,然後冒出了血紅色的眼淚。
『我、我……可是我也是不得已……』女鬼動搖的很厲害,甚至轉開了視線不敢看著那個嬰兒,『他說如果我什麼都為他做,他會一輩子對我好的。』
「那他怎麼辦?」
『可是……』
我有點嚇到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現在的學長咄咄逼人,語氣非常銳利且不留情,先前他嘴壞歸嘴壞,可是還沒到這種程度。
他在生氣?因為嬰兒的事情?
『生命不該抹煞純潔的生命,縱使他將來千罪萬惡。』看著手上的嬰兒,學長用著另外一種語言這樣說著,然後他轉過頭看著我,「這就是我不想幫她的理由,褚。」
那個女鬼無語了。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