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護玄
威向出版

新年到來,船長報告請大家前往參加火鍋聚會。
不甘寂寞的船上守神們也拖著漾漾下海煮火鍋,一個埋藏的事實正在等著他揭開。
曾經打爆人家妹妹現在哥哥來挾怨復仇,海下的居民因此被喚醒。
陌生人變成可怕的熟人,藏在船上的第三勢力居然倒過來幫助他們。

……這應該真的是過年沒錯吧?

本書另附番外〈兄弟之愛〉。


+++++-----------------------------------------------------------------------------------------------------------------------------------------+++++

第十三章  輪船旅遊的落幕

第一話  除夕夜

地點:Taiwan  時間:下午三點十六分

船板底下的事情就這樣暫時擱下了。
於是,就在我個人覺得上船之後一直處於在一片混亂當中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候,今年的除夕夜正式宣告到達。
「漾~聽說今天除夕夜,遊樂場會開通宵,你吃完飯之後要不要去啊?」坐在共用的床鋪上面正在掀背包裡的衣服,五色雞頭發出很隨性的問句。
「喔,你自己去吧,我要去一下圖書室。」其實是想要去船底下赴約,我總覺得那票村守神很怪,有種莫名的怪,所以打算還是去赴約比較好。
反正要是真的有事情,至少還有米納斯跟老頭公可以幫忙……大概可以吧。
「欸,除夕夜幹麻去圖書室。」五色雞頭抓著一件讓我很想從陽台丟出去的金光閃閃花襯衫跳下床直接朝我走過來:「不是要守歲然後把那個叫做年的傢伙給揍得爬回家嗎!」
是說你是幾零年代的人啊?
居然還相信有年會來的神話!等等……該不會是真的會來吧?
我突然有種莫名的驚悚感。
應該不可能會有那種東西來吧?
「西瑞,應該沒有年這種東西吧?」不管如何,我決定還是先求證在說,反正要是沒有頂多被笑一笑而已。
五色雞頭轉過來看我,用一種很詭譎的視線:「漾~你們這邊都說沒有年嗎?」
「當然沒有啊!根本沒有半個人看過好不好!」如果有的話早就引起大騷動了吧,接著就是恐龍與軍方的鬥毆傳說上場。
就在他好像想說點什麼的時候,那扇聽說是電子鎖的門被人打開,一整個早上不知道消失到哪邊去的學長踱著腳步走進來,「你們兩個在講什麼?」
「我們在講年。」看到學長進來,我立即放棄詢問五色雞頭:「學長,應該不可能有這種東西吧?」那種東西明明就是在故事裡面才會有的,出來就完全不正常了啊!
學長盯著我看了一下,冷哼了一聲:「有啊。」
我聽到某種心靈破碎的聲音。
「你看,我就說有。」五色雞頭很爽的咧了笑給我看,「每年過年就是要把牠揍得用爬的回家才叫過年。」
……我不想知道那個東西是存在的,誰來給我一個否定句?
「你想看應該也看不到,年已經很久不到人類世界了。」學長坐到沙發上,然後拿了不曉得什麼東西一小罐的倒在手帕上慢慢擦著手指:「不過現在在守世界人跡罕少的地方還可以看到一點,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找千冬歲他們一起去看。」
學長,請相信我,我絕對不會有興趣的!
然後,我注意到學長正在擦手的那塊手帕不知道為什麼整條原本是白色的,突然就好像染上顏料一樣慢慢的變成黑色。
……學長你是身中劇毒嗎?
黑色的眼睛兇狠的瞪過來。
呃,你可以把我想的忽略掉沒有關係,我不介意、真的我完全不會介意,感謝。
「學長你剛剛去抓什麼啊?」顯然也注意到手帕的顏色,五色雞頭很好奇的開了口,順便把我想問的也問了。
「路過時候看到一些東西爬進來,順手清掉。」說著,學長攤了一下手,那條手帕在他掌心上直接凌空被燒得連灰都不剩了。
我突然發現讀異能學院的好處了,要是以後失業還可以去應徵當環保不留渣的人體焚化爐啊!
叩一聲,我被飛過來的罐子砸個正著,整個腦袋一個暈。
「漾~你要不要上去遊樂場玩啊?」無視於我剛被罐子打到正在昏頭的五色雞頭湊過來旁邊,撿了罐子有一下沒一下的上下拋,「聽說俱樂部有很多表演喔,今天除夕,到處都可以玩。」
我也知道今天除夕到處都可以玩,因為早上我老媽還警告我們不可以進去未成年禁止場所咧。
「其實要進去還是可以。」學長突然爆出驚人的一句話:「你只要給他們看你的學生證就行了,通常會配合讓你進去。」
……這是來自於學校可怕的勢力嗎?
我突然覺得我們學校其實跟公會都很黑。
「學校學生因為要實習所以經常會出入特殊場所,只要不要鬧事情的話通常都能進出。」學長很正經的這樣告訴我。
難不成你這個意思是叫我未成年進去限制區嗎!
你想害我被我老媽打死嗎!
「哼哼,那種地方進去到不想進去了,有夠無聊的,還是去看表演比較好一點。」顯然已經在成年區打滾很久的五色雞頭用一種完全不屑的態度說道,「漾~我們去看表演吧,反正放除夕飯的地方要六點才可以入場。」
我看了一下手錶,差不多三點半左右的時間。
「學長要一起去嗎?」我看了一下好像也沒事情可以做的學長,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嗯。」意外的,學長居然點頭了。
「說走就走!」五色雞頭抓著我的肩膀,直接打開了門往外跑。
喂!也太快了吧!
完全不顧旁人的眼光,我直接被拖過兩層樓,然後傳說中的表演廳就出現在我們面前,大概遲了不到幾秒,學長也出現在我們後面了。
我看見大門旁邊擺了一塊裡面現在正在表演東西的名稱。
大致上就是某個馬戲表演,感覺上好像很有名,因為上面廣告畫得很漂亮。
「好像才剛要開始。」稍微看了一下裡面,五色雞頭這樣告訴我們。
反正也沒有其他事情做,我們很自然就進場了。
表演大概就是一些魔術之類的東西,可能是船上有限制,所以沒有出現大型猛獸之類的。倒是配合魔術表演的歌舞不少。
整個室內黑壓壓的一片,只有舞台區是大亮的。
服務人員在黑暗中穿梭著,然後幫我們帶位到空桌,桌上有擺放小點心跟茶水和節目表任取自用。
然後台上的表演在不到十分鐘之後正式開場。
我突然在想叫學長他們來看魔術好像是多此一舉啊!他自己還比變魔術的人厲害……對了,搞不好以後失業的話還可以去當魔術師咧,重點是完全抓不到把柄、多強!
於是大概很快的世紀第一魔術師就要換人了。
啪一聲,我的後腦再度被巴掌重擊。
「看個表演是在囉唆什麼!」
加上某人無良的冰冷語句。

***

那場魔術秀其實說真的應該是很精采。
假使我沒有看過可怕的學院跟競技賽的話,我真的會覺得他很精采。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在台下的我看著台上的魔術師,居然靈異的覺得他的動作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快,而且隱約的好像也可以看見機關所在的地方。
……我眼睛沒問題吧?
「你在學校待久了,如果看東西還是跟以前一樣,你就該反省了。」坐在旁邊的學長橫了我一眼,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所有的事情都是會改變的。」
意思是說我已經開始邁向火星人計劃了嗎?
「我不想在大庭廣眾下動手扁你。」叩的一聲,學長放下了手上的瓷杯。
當我失言……
台上表演完畢之後下面響起了轟然的掌聲。
「你們還在這裡玩喔?」就在表演秀要進入第二段時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轉過頭就看見冥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我們旁邊了,「老媽在找人了,說什麼帶了很多新衣服叫你們過去試穿,今天晚上要去吃飯用的。」
「啊?不可以穿平常的嗎?」好麻煩喔還要穿新衣服。
「不可以,快點到老媽他們房間集合,不然小心被扁。」跟學長打過招呼之後,我姐連坐也沒有坐下來就直接離開了。
欸……這樣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褚、西瑞,走吧。」顯然已經沒有興趣的學長站起身,五色雞頭也跟著蹦了起來。既然他們都要走了,那我也沒啥好繼續接著看。
出了表演廳之後,外面還圍繞著一些人,有的是剛到的有的是即將要離開的,熱熱鬧鬧的來回穿梭了有一下子。
順著樓梯,我們到了另層樓,我老媽他們所住的雙人房。
原本應該是我跟學長他們住的那間看起來應該是有別的旅客補上了,剛好在我們來時候走出了另外一對男女,有說有笑的往樓梯走去。
我在門上敲了兩下,我老媽很快就開門了:「咦?小玥咧?我不是叫她要跟你們一起過來嗎?」她左右張望一下,疑問很大。
「呃,大概是去逛一下吧。」我注意到房間裡面沒有其他人:「老爸人呢?」
「去紀念品中心了,你們先進來吧。」
等五色雞頭他們都進到房間之後,我才看見房間裡面的雙人床攤開很多嶄新的衣服,襯衫T恤一件都不缺,花花彩彩的很多顏色,大部分看起來都很有過年的感覺。
……妳外出帶那麼大一包就是帶這些衣服喔?
「來來來,全部都有份,每個人都試穿看看。過年就是要穿新衣服才可以,去餐廳也比較好看。」我老媽拿起了一件白底藍色的衣服,笑容可掬的朝我們招手。
「沒有閃一點的喔!」五色雞頭看著床上很正常的衣服開始抗議。
「去餐廳是吃飯的你穿那麼閃幹嘛。」我媽回過去這句。
實際上去餐廳應該要穿比較正式的衣服吧……
「我自己有衣服。」學長看了一下攤開的一堆衣服,這樣說著。
失禮了學長,可是你這樣跟我老媽抗爭是沒有用的,我媽的能耐非常強的……你還是乖乖試穿比較好一點,我是說真的。
學長瞥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
「你們這些小孩子不盯好都會亂穿,現在每個人過來都給我試看看,沒試完不准隨便亂跑!」我老媽發出了絕對命令,然後就揪住最靠近的五色雞頭開始比對衣服。
「我自己會穿啦——」
那邊開始了人與雞的爭鬥。
然後結果當然是抗爭無效,我們三個人個別被換了嶄新的衣服之後踢出房間,我老媽很樂的兀自哼著歌開始打扮。
時間是四點近五點。
其實話說回來我跟學長的衣服沒有變多少,就是平常的衣服變色變花紋加上變成新的,五色雞頭就變很大。
「西瑞,其實你穿平常衣服也蠻好看的啊,幹嘛都要穿花襯衫?」我在五色雞頭旁邊轉了一圈,也不是沒看過他穿平常衣服啦,不過真的好好穿整套起來也挺帥的。
五色雞頭朝著我扮了鬼臉:「這才不是正常衣服!」
「是、是,如果不是看在火鍋的份上你早就撕爛他塞到垃圾筒裡面的是吧。」我已經很習慣五色雞頭的花襯衫至上宣言。
「廢話!」五色雞頭哼哼的往樓梯處走,「如果不是要去吃飯我才不會——」
「好啦好啦,我們先去吃飯廳前面等。」推著五色雞頭,我直接往樓梯過去。
說真的,相處有一段時間之後我反而覺得五色雞頭好像變得挺好應付的,沒有之前那麼難相處就是了。
原本預計在甲板上舉行的除夕大會因為風大太冷所以改為在兩個公用餐廳,整個大餐廳全開放了。
每桌都是按照房間編置的,因為我們是一家的聽說就給發到大桌,小家庭就是小桌子。另外有些不想在公用餐廳擠的就往付費餐廳去悠閒的過節。
時間還沒到,就有好幾口像我們家一樣已經在外面等待了。
「先去喝點東西。」學長指了指附近的飲料吧台,這樣說著,「我請客。」
看了一下,是付費飲料。
因為是付費的所以人潮就少了一點。
「你們先去,我要去一下廚房。」聽說最近跟廚房處的很好的五色雞頭一溜煙就跑了。
「褚,過來吧。」
學長朝我招了手。

***

其實那個吧台很安靜。
在旁邊撿了座位坐下之後,學長跟侍者點了飲料,接著黑色的眸子就一直盯著我看,看到我快冒冷汗了他還在看。
我應該沒有做過什麼惹到他的事情吧?
然後我就一直被這樣盯到飲料上桌。
「褚,你……身上有個奇怪的東西。」拿著攪拌棒在杯子邊繞著,學長發出會讓我冒足冷汗的話。
我身上有奇怪的東西?
除了米納斯老頭公跟夏碎學長的護符之外我身上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我不知道啊……?
……
啊,該不會是瑜縭的鱗片……

糟糕!
注意到我自己腦袋露餡,我想偽裝沒想過時候也來不及了。
「你什麼時候拿到村守神的鱗片?」顯然就是在等我自己用腦袋堀墳墓的學長悠悠哉哉的勾起了詭異的冷笑,問道。
「呃……就是從船艙回來之後……」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硬著頭皮把半蛇人的邀請給講了一次。
學長的臉一點表情變化都沒有,看起來更讓人覺得可怕。
該不會其實那個邀請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情吧……我開始有點為了個人性命安危擔心了。
「那個不能去嗎?」為了確認,我還是問了一下。
「不,可以去,沒什麼害處。只是我想不通他找你幹什麼,你對這件事沒有特別可以幫上什麼。」學長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然後深深刺傷了我的心靈。
「吃火鍋吧……」我好像可以聞到裡面飄來的火鍋沙茶香氣,不自覺就這樣說了。
學長用一種像是在看白痴的表情看我。
別對火鍋有意見啊!
搞不好他們覺得太無聊了真的想吃火鍋啊……
「你要去時候記得把夏碎的護符跟老頭公都帶上,如果他們真的想對你動手的話,一時間不會有辦法得逞。」學長喝了口飲料,說著。
意思就是說還是有可能會得逞是嗎!
我突然又不太想去了。
就在我們兩個沉默各自喝各自飲料時候,那個跑去廚房又拿著一個大盒子跑出來的五色雞頭非常自動的跑過來,直接往空位一坐:「你們要感謝本大爺,我去拿了一堆廚師老頭的好料,外面這邊吃不到,是他們裡面自己要吃的。」
他咧著笑,很獻寶的把那個大盒子打開。
我看見裡面塞滿了海鮮食材跟一些肉,看起來都很新鮮、品質不錯。
「廚師給你這麼多他們要吃啥?」我深深覺得那個廚師是個怪人,明明五色雞頭就是廚房大敵還這麼欣賞他,見鬼了。
「嘖,他們裡面自己的材料還多的很,沒差這一些啦,我本來是要多拿一點的,可是盒子裝不下就算了。」五色雞頭用一種很可惜的語氣說著。
你根本拿這些就已經值回票價了吧!
哪家人上船還可以到廚房包吃包喝還包拿一堆的,我看只有你了吧!
「時間差不多了。」學長站起身,這樣說著。
「咦?」我才想說時間好像還沒到,就先看到我老爸他們出現在上面的樓梯口。
我們出了飲料區之後,剛好我老媽老爸到達餐廳外面,我老姐隔了幾分鐘之後才到。
於是時間到之後,餐廳開放,許多服務人員領著不同的遊客進入找到位置就坐,而我們被安排到大圓桌邊。
除夕夜,船上大餐廳給所有旅客準備的是大火鍋套餐,整個桌上擺滿了新鮮的食材,而使用的是不會起火的安全爐。
滿場服務人員交替著,不夠會隨時再幫忙補上食物,也可以自行到自助食材區取用。
「還好不是真的在甲板上舉行火鍋大會,不然肯定會冷死。」我老姐同樣穿著嶄新的套裝,翻著桌上的目錄這樣笑了下。
如果在外面舉行我想應該會很精采。
冷熱交替的地方啊……
「廢話少說!本大爺要先開動了!」

***

其實我沒有在這麼多人的地方過年的經驗。
以前聽說很多同學都會回爺爺奶奶家,然後整個大家族都一起過除夕、吃火鍋什麼的。
因為我本身問題,所以這種機會幾乎等於零,有幾次老爸的兄弟也會帶堂兄弟,不過在幾次差點跟著倒楣之後就不太喜歡過來了。
學長坐在我旁邊,拆開竹筷子。
四周轟的一下整個鬧轟轟起來,室內播了同樣很有氣氛的熱烈音樂,遠一點的台子上出現了主持人帶來了除夕夜特別節目,好幾個女性出現在台子上。
「漾漾跟西瑞和漾漾的學長,你們要多吃一點。」我老爸用公筷把一整盤的蔬菜什麼的給掃進去大的鴛鴦鍋裡面,一邊是正常口味一邊是中辣的,發出了嗆人的香氣。
「我也要這個!」完全不客氣的五色雞頭開始把大量食材往鍋子裡丟,整個室內都是熱騰騰的白煙,隔壁桌的小家庭一家三口正在攪拌著鍋裡的小龍蝦。
然後我注意到學長依舊沒有動筷子。
他該不會連火鍋也沒吃過吧……等等,不對啊,之前在伊多那邊烤肉的時候不是大家都有煮過了?
拿著筷子,學長的視線好像不在這邊。順著他的方向看過去,我看見了遙遠有個多人桌子裡面坐著一個半生不熟的面孔,就是那個我不知道他是誰可是他好像跟我很熟的怪人。
「學長,你跟他有認識?」對方同樣注意到我們,還揚起手打招呼。
「一點也不熟。」冷哼了一聲,學長皺著眉轉回來夾了桌上的糕點,「少靠近他。」
「喔……好。」摸摸鼻子,我有種學長可能跟他處不是很好的感覺。
「漾~吃這個!」已經跟我老爸當起火鍋王的五色雞頭拿著大杓子撈了一大堆火鍋料往我的碗一倒,接著依樣畫葫蘆的往學長的碗一丟,我們的碗裡面同時堆出了各種詭異東西的小山,「這個好。」
你就算怎麼好也不要把龍蝦頭放到我碗裡啊!
我把蝦頭丟回去五色雞頭的盤子裡面。
船上供給的火鍋料很多都長的太奇怪了,我是標準的正常料愛好者,給我芋頭跟肉和菜就可以了啊。
「西瑞,我自己盛就可以了。」學長皺著眉從碗裡面夾出一整顆的長年菜,上面還連著根。
長年菜是這樣用來煮火鍋的嗎?
「啊—你們夾太慢會吃不到啦。」造成東西快速流失的元兇嘴巴整個都是滿的,然後很詭異的直接吞下去。
「沒關係,不夠還可以再去拿。」我老爸笑呵呵的說著,大概是很久沒這麼熱鬧了所以他很高興。
「小玥也多吃一點喔。」老媽拍拍旁邊的老姐,笑笑的說。
「嗯。」
完全隔絕了外界一切紛鬧,我老姐很我行我素的優雅吃著東西。
表演舞台上出現了傳說中的民俗表演團,一大堆火鍋中只見厲害的舞者團團轉著圈,然後拉了好幾個圍觀的小朋友一起上去玩,接著不少家長拿著相機用力拍。
「唉唉,如果漾漾再小一點的話也可以這樣拍,多可愛啊。」我媽用一種很可惜的語氣看著舞台,發出了謎之感想。
真不好意思我已經長很大了。
大概開鍋之後不用半小時,整個桌子被一掃而空然後快速的補上新的食材。
「是說等等吃完之後要幹什麼?回房間看新年節目嗎?」冥玥戳著碗裡面的菜根,隨口問著。
「好像十二點一到甲板上會放煙火,大家一起上去看吧。」我老媽拿著節目單這樣說著。
「欸,我略過。」想起來跟蛇身人有約,我馬上舉手。
「我也是。」五色雞頭咧著嘴在笑,「剛剛廚師叫我去跟他們吃第二攤。」
我突然覺得這個船上的廚師一定不怕死,不曉得整船都沒糧食時候的可怕。
「那好吧,我跟你爸爸一起去看。」
號稱來二次蜜月的夫婦很甜蜜的對看了一眼。
「我看我去遠一點的地方看好了。」我老姐朝我眨眨眼,小聲的說著。
「噗——」
「漾漾,你們在笑什麼?」老媽的目光飄過來。
「沒、沒事。」
於是,就在這樣的氣氛下,當舞台上節目表演到最高潮時,整個船體狠狠震動了一下。
有人發出尖叫聲。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