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終於過去了!
學校裡正等待著漾漾的,除了新的課程新的老師,還有高中部的學院祭!
這是集合高中部所有班級一起舉辦的慶典,每個班級必須提出「商店計畫」。
漾漾他們班以喵喵帶頭要做點心屋;
冰炎學長他們班則是要做鬼屋……鬼、鬼屋……!?
想知道穿著超帥卻又超重古戰甲的學長究竟擔任什麼「鬼」嗎?
想知道夏碎學長究竟扮成了什麼模樣,讓漾漾一整天都竊笑不停嗎?
千萬不可錯過《特殊傳說》第十四集,鬼屋大冒險!

本書另附番外〈那一天的真相〉。

+++++-----------------------------------------------------------------------------------------------------------------------------------------+++++

第十四章  學院祭

第一話  開學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九點十八分

寒假就這樣匆匆的過去了。
在開學的前一天,我把一些東西都整理回宿舍之後又好好的休息一天。
說真的公車比火車還要難撞很多,我打賭肯定有人沒撞到車就停下來了,我自己是採取移動符突然冒出來啦……大概公車司機會嚇很大就是了。
於是,正式開始上課了。
比起寒假前和寒假當中時候發生了一堆事情,一開始上課之後學院整個平靜下來,平靜到幾乎讓我覺得有鬼的地步。
「漾漾,我們下堂課有變教室喔。」用著非常和平校園生活語氣跟我講話的喵喵在下課鐘一打之後馬上出現在我的座位旁邊,「上學期的符咒學這學期換到別的教室去了,以後別走錯了。」她背著放書的小包包,很明顯就是等著我跟她一起過去。
「變到哪邊?」我立即愣愣的問。
我是知道變教室了,因為學教註冊事項上面有寫。
只不過他上面只給我簡短寫著:『變更到符咒學案發現場實習教室』這樣誰知道要怎麼去!
還有那個教室名稱為什麼會這麼詭異?什麼叫做案發現場實習教室?教導別人怎麼用符咒做案嗎?
「就是案發現場教室,那是提供很多歷史案件中的模擬現場教室,實際能夠應用各種初級符咒的地方。」往這邊走過來,一邊把厚到可以摔爆人腦的參考書收進去背包裡面,千冬歲一邊解釋給我聽,「從那邊可以模擬工作上會發生的各種可能,是鍛鍊的好地方。」
鍛鍊……
這兩個字給我一種那個地方應該不是人可以待的感覺,還有老兄我們剛剛明明是普通課程吧,你那本參考書是怎麼回事?
「沒錯,就是這樣。」喵喵很高興的附和,「一年級上學期都教基礎理論什麼的,我等實習課等很久了!」
話說,墓陵課不就是實習課嗎?
如果他不算,那在你們眼中什麼才叫實習課啊!
我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一回到學校之後我馬上又強烈的感覺到我跟外星人的不同。之前我還以為同化了,對你們真是失禮。
「對、對了,萊恩人怎麼不見了?」我故意四處張望了一下,扯開話題。這次很確定萊恩沒在座位上沒在牆壁上沒在走廊上也沒在窗台上,他是真的不在教室裡面,明明剛才上課時候好像還有瞄到他的樣子?
「他先繞去預約飯團,等等自行過去教室。」對搭檔行蹤非常了解的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一點思考時間也不用就馬上回答我。
「喔……我知道了。」站起身提起背包,我跟著他們走出教室。
因為是下課時間,走廊上多的是悠哉閒逛的學生。
校園的間隔休息大約有二十分鐘左右,夠讓人找到教室再休息一會兒。學校鐘聲是不可以相信的,因為他除了會響別種聲音之外還會隨心情亂響,這是我在入學不久之後被鐘聲騙到的體驗感想。
一出教室,迎面馬上出現熟面孔。
「褚溟樣!週末來單挑。」不知道在走廊外面等多久的莉莉亞指著我,這樣說。
「喔,好,有空再說。」已經很習慣她沒事就來單挑,我隨口應到。在黑館事件時候我大概可以看得出來,莉莉亞其實不是什麼難相處的人,只是性子衝了一點。
「你講的不要忘記。」得到答案之後,她大小姐就很滿意的離開了。
我記得我剛剛應該是回她有空再說吧?
「漾漾,看來你已經很知道怎麼跟她相處了啊。」一旁的千冬歲又推了眼鏡,倒映出銳利的精光。
「其實也還好啦,莉莉亞熟了之後會覺得她人不錯就是了。」我摸摸鼻子,回答。她人的確是不錯,黑館的麻煩解決完之後大家都接受治療,她還偷偷到處晃來晃去觀察大家的傷勢,所以我很快就確定她應該是屬於嘴巴比腦袋快的類型。
「之前都聽人家說她很驕傲的,所以喵喵以前也不太喜歡跟她打交道。」人緣向來很好的喵喵吐吐舌,一邊帶路到新教室一邊說著:「不過……嘿嘿……」她不用講我就知道了,一定是寒假時後改觀了。
我們對寒假的事情都沒提太多,頂多只講了一點海民的事情,千冬歲也沒問我守神之後發展,大概自己有猜到還是有收到情報班的資料。
總之不用描述出來讓我鬆了口氣。
話說回來,莉莉亞是很驕傲沒錯,我也很有體驗,「好像跟她家有關吧?聽說是貴族還什麼的。」
「反正A部B部的大部分人差不多都會這樣。」喵喵聳聳肩,露出了一弧可愛的微笑:「剛開始要相處都不太容易。」她講的像是很有經驗的樣子。
我只好跟著陪笑。
上兩部的人我認識好像也不算少,好幾個,像學長他們都是A部的,人也都還不錯。是說如果一開始沒有認識學長,我應該也會覺得他很難相處就是了。
「反正只要我繼承家族,到時候就會換他們來求我了。」聽說是所有人都景仰之神諭家族的千冬歲哼了聲,發出了很黑暗的社會宣言。
穿過了幾個走道離開教學大樓之後,喵喵領著我們往另外一棟長型大樓走去,這次走廊上的學生就少了一點,而每個教室的門也都相隔非常遠,幾乎一個樓層才四扇門,看起來有點怪異。前後各一扇門的話,也才兩間教室。
一層樓兩間教室?
「到了,就是這裡。」走上三樓之後,喵喵在第一扇門前停了下來,那扇門畫著讓人有點驚豔的漂亮圖騰,有部分我看得懂,是基本的風地圖紋組合,其他就不知道了,「漾漾,這裡就是這學期的新教室喔,要記得。」
我跟著喵喵說話抬起頭,看見門板上掛著大大的木牌。
『符咒學案發現場實習教室』。
有那麼一秒,我突然不太想進去了。

***

三秒之後,新的符咒學教室門在我眼前被推開。
同一秒,裡面突然傳出一個非常淒厲的尖叫聲高達五秒鐘自行中斷,然後推門推到一半的千冬歲猛然止住動作,「哼!想跟我玩陰的,也不想想我是誰。」說著,他翻了一下手,上面出現了拇指般大的黑色水晶石,「給我滾開。」語畢,就把水晶往裡頭拋便立即將門給拉上。
就在那一瞬間,我聽見教室裡面突然傳來巨大的轟炸聲響。
……你剛剛丟的難不成是手榴彈?
還有,教室可以這樣炸的嗎?
炸裂聲過後平靜了下來,千冬歲將背包往後一甩,然後大大方方的舉腳踹開門。教室的門板猛然往後撞上發出聲響,然後又回彈了幾公分才靜止。
開門之後,我看見整間教室全都是空的,連桌子椅子黑板什麼的全部都沒有,只有在我們的前面出現了一個全身穿著類似牧師服全身黑的人。
是個男的,大概三、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棕色髮、西方人臉的輪廓,看起來就像是個最普通不過的中年男子。
「歡迎光臨,三位準時到達教室的同學。」疑似中年牧師的男子這樣說著,然後很爽朗的笑了下,「我是你們這學期符咒學實習課的老師、翰森,你們已經做到了進教室的最低標準,不過因為這堂是符咒課,所以麻煩下次攻擊的武器請改用符咒加以應用。」
剛、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我看著空盪盪的教室,詭異的發現教室裡剛剛明明爆炸過,可是連一點爆炸的痕跡都沒有出現……爆炸炸去哪邊了?
「反正只要有效率,用什麼東西還不是都一樣。」千冬歲勾起冷笑,推了推眼鏡,「不是嗎,老師?」
新老師挑起眉,「原來你就是那個特愛跟老師抬槓的優等生,雪野家的小朋友。」他吹了聲口哨,用一種很有趣的表情打量千冬歲,「不錯不錯,果然看起來就是麻煩樣。」
「彼此彼此。」同樣禮尚往來的一笑,千冬歲很簡單的回他四個字。
現在,大概只有我還在狀況外。
是說剛剛……剛剛有什麼東西讓我們通過什麼最低標準那玩意嗎?
「好吧,那請三位同學先往旁邊站一會兒,我們還得歡迎尚未進教室的其他同學。」新老師把我們驅逐到教室一角之後,立即興致勃勃的走到剛剛他站著的地方,接著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白色的符咒,「『給予試煉者的試煉,符合標準者過關、不符合者失敗,去。』」
白色的符咒立即飛走,然後在前後兩個門口五步遠的地方出現了黑色的漩渦。
就在那一秒,前門豁然被打開,完全沒有預料門後會藏著卑鄙陷阱的四名同學在發出一個尖叫聲之後徹底被黑色漩渦給吞噬乾淨,連一點渣渣都沒有留下來。
我突然知道剛剛尖叫聲是怎麼來的,還有千冬歲的反應。
我完全懂了!
現在我突然很慶幸我是跟喵喵和千冬歲一起走過來的,不然我百分之百也會變成那個連渣都沒有的人。
「唉,已經是第七批沒有反抗能力的學生了。」很憂鬱的嘆了口氣,新老師蹲在角落搖著頭,「最近的學生素質怎麼都這麼低落……」
我想應該是沒有人會預料的到開門就會被老師打死吧?
話說回來,你是老師沒錯吧?打死學生讓他們去醫療班重新復活是你的本業嗎!
你其實是醫療班黑暗的業務員吧?
就在千冬歲打了哈欠想乾脆翹課時,那個奇怪的老師又站起身,重新擺好了姿勢,「終於有學生來了。」他抽出了白色符紙,做了跟剛剛一模一樣的事情。兩團黑色的漩渦重新在門前捲起,正等著下一批倒楣的犧牲者。
就在門被打開的那一瞬間,我發現老師的眼中出現了希望燦爛的光芒。
黑色的漩渦馬上以惡狗之姿撲了上去。

***

「靠!誰把垃圾丟在門口!」
隨著叫囂的聲音,我看見一隻熟悉的獸爪直接把黑色漩渦給打飛到天邊,「此路為我開、此門歸我來,想要在這混,把命留下來!」好死不死也選修這堂課的五色雞頭非常囂張的對遠去的黑色漩渦比了中指,「敢擋大爺的路,活的不耐煩了你!」
五色雞頭後面跟著萊恩,很悠哉的直接晃進來了。
「你!你什麼時候偷偷跟在我後面了!」一發現有人出現在自己身後,五色雞頭連忙跟在他後面叫囂。
「一直都在。」萊恩聳聳肩,給了很簡單的答案。
教室門再度關閉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進來的學生沒一個想用符咒!」二度被破門的老師很悲慘的靠在角落,心靈受創的自我哀怨中,「符咒是如此美妙好用的東西,居然沒有一個人想要用他來對抗阻礙。」
呃……基本上對我來講我會覺得符咒最好用的地方在於逃命。
「這個唉爸叫母的大叔是誰?」甩甩手,五色雞頭一臉疑問的問我。
「呃……聽說是符咒學的新老師。」只是我覺得他好像真的不太像個老師,有點怪怪的。
千冬歲把臉撇開,明顯不想跟這個徒手摧毀障礙物的人有啥關係。
已經又自動振作起來的老師抽出一張紙條,「我看看,學生應該差不多已經來過一大半了,看來今天能上課的人不多了。」
不多應該也是被你暗算出來的吧!
「那好吧,就請各位同學就定位……」
就在老師說話的那一秒,門突然沒有預警的打開了,連讓老師佈下陷阱的時間都沒有。
「嗯?我還以為已經上課很久了,這堂課的人不多嗎?」神奇的班長大大方方的走進來,兩根手指上夾著一張白色的符紙,「誰的探測符丟在走廊上忘記帶走了?」
我看見老師愣很大,看來那張東西就是他的沒錯了。原來他是用那個知道有多少學生會進來,真是奸險。
「最近的學生……難道都不用符咒的嗎。」三秒之後,老師又靠到角落去悲慘了,背景是一大片黑灰色的黑線以及無機的色彩。
聽見歐蘿妲剛剛說的話,我下意識的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錶,果然上課時間已經快要一半了,除去剛剛被暗算的人之外,不會真的就只有我們幾個人吧?
「大家先來坐吧。」歐蘿妲踢了下地板,地面下立即浮上幾座白色的桌椅,剛好繞成了個圈,「來聊個天。」
喵喵很快的蹦過去了,其餘幾個男生也覺得有桌椅沒道理不坐,也都紛紛坐下了,千冬歲還挑一張離五色雞頭最遠的座位。
「哪,你們知道學院祭快到了嗎?」很喜歡活動的喵喵第一個起頭,「高中部的年度學院祭,在開學沒多久之後喔。」
學院祭?
「學校的運動會那一類的東西嗎?」我對這個不太熟悉,可是上學期不是才辦過大型競技會嗎?這麼快就有活動了?
「不是,是高中部的學院祭。」歐蘿妲微微一笑,解釋著,「我們的學院成立時候其實本來沒有這麼多年級分級,隨著時間延長才逐漸擴展開來。」
「幼園部、小學部、中學部、高中部、大學部以及聯研部,每個學院部都是不同時間創立,每年都有各學院部的學院祭、個別辦理,接著每隔三年會舉辦一次學院大型慶典,大型慶典就是全學院統一的活動,也稱為全學祭。」喵喵伸出手指數給我聽,「其實跟運動會很像,每年的學院祭都會各自辦理不同的活動,像是上一年我們在國中部時候的活動就是為期兩天的三方運動大會,很有趣喔,而且第一名的支隊還有獎勵。」
那就真的跟運動大會差不多了吧?
接著我的記憶回到我悲慘的國中最後一年運動會,那時候有全班的拔河比賽,然後男生通通加入的情況下就這樣發生了慘案。
繩子在眾人用力一抽之下,開賽三秒就從中間斷裂,最慘的是站在第一個的我,馬上被甩到送醫,躺了三天才拖著腳步回家。
「去年三方大會時候是到無人島舉行,今年高中部應該會在校園裡面吧?」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說著。
無人島是什麼鬼!
你們不是進行運動大會嗎?運動到無人島去會不會太誇張一點啊!
「今天我有收到學校的消息,高中部學院祭會在學校舉辦,為期三天,慶典、大會賽、舞會。」身為班長的歐蘿妲很乾脆的說著幹部們才知道的事情,「慶典一天,大會賽一天,舞會是最後一天的晚上。慶典是採你們那世界東方國家的樣本來用,會以園遊會方式辦理,所以這個月月底每班都要提出三個商店計畫喔,到時候會開放學院讓不同的人進來參觀,所以大家要卯足全力去想。」
商、商店?
我一秒想到漫畫上日本學院裡面的園遊會最常出現的東西,叫做鬼屋。
等等,一次一班要開到三家店?
這樣會不會死人!
「到時候每個高中部的社團也會提出一家店,年級佔了二十七個、社團佔了約二十個,零零總總算起來應該會四、五十家店面左右,如果社團提出兩個以上店面就會更多,另外包括操場也會開放一個空間給大家使用。」已經整算好的班長抽出一張單子這樣告訴我們,「大會賽是採兩方對抗,全年級會分成兩隊進行運動對決,有部分賽程會開放其他學院參加,分隊的名單第一天祭典完會發派衣服到個人的住所,到時候看衣服就知道會分到哪邊囉。」
是說……那個不會是傳說中的紅白對抗紅黑對抗白黑對抗之類的東西吧……?
我有種今年運動會可能會死的很慘的感覺。

***

「老師們也會參加部分賽程跟舞會喔。」
放棄在門口等人的新老師不知道時候湊過來圍成一圈,很高興的忘記上課加入討論,「到時候你們就會明白符咒有多迷人。」
你應該是個老師而不是一張符咒吧?
「我們班不是還沒有決定商店的事情?」千冬歲很明顯的略過老師的發言,直接詢問。
「嗯,我剛剛才收到班長通知,打算明天早上大家一起決定,因為今天都是選修課,全班都在的機率不大。」歐蘿妲聳聳肩,說著,「倒是你們有沒有想到什麼點子?先討論一下,明天可以一起提出來在課堂上提選。」
「格鬥檯。」五色雞頭很快的搶第一發言,「打到死為止。」
那種商店我絕對不會想去!
「像茶館、咖啡店、鬼屋還是點心屋那種地方如何?」我很小心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喵喵喜歡點心屋。」一聽見點心,喵喵馬上投了同意票,「鬼屋好像也很好玩,術法體驗區怎樣?可以提供不熟的客人試試感覺。」
話說,我很想知道術法怎麼試試感覺。
直接轟死是嗎!
「飯團量販店。」無聲無息的萊恩突然蹦出五個字。
「溫泉旅館。」千冬歲提出非常匪夷所思的某種東西。
「好,就這些了嗎?」很快的在紙上寫下名字,歐蘿妲點點頭。
等等!溫泉旅館真的開的出來嗎!?
「同學們,你們有沒有考慮開個夜總會什麼的。」新老師很高興的提出意見。
歐蘿妲照樣寫下去。
「喵喵覺得點心屋很好,這樣大家都可以輪流合力幫忙,而且點心的味道好香的說。」已經開始幻想商店的喵喵捧著臉說著。我幾乎可以猜到她的腦中出現整排的商店佈置之類的藍圖,搞不好連菜單都已經列完了。
「根據我了解的那邊世界高中還會擺的東西大概有丟水球、恐怖箱、撈魚等等之類的東西。」千冬歲總算說出很正常的字眼,「可以在箱子裡面放下通往刺球魚的通道,保證摸到的人都會印象深刻。」一秒推翻。
……
你確定摸到的人不是直接砸攤嗎?
「遊戲類的話就必須準備獎品對吧?」歐蘿妲停下筆,「這樣就要班上集資一起購買會比較好。」
我突然覺得食品店真是如天堂一般的好地方。
「好,那就這些了,剩餘的明天再看看班上提出一起表決。」收起了紙筆,班長點點頭說著。
「好期待這次的學院祭。」喵喵眨著大眼,開始無數的幻想。
我的眼皮突然跳了兩三下,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那個……園遊會應該會很普通吧?
對不對!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