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本黑史在莉莉亞的幫助下找到了。
舞會之後,漾漾和莉莉亞觀看了放置在黑袍圖書館中的禁忌之書。
一千多年前完整的精靈戰爭,
在黑史的紀錄中逐漸曝光。

關於精靈三王子的故事、妖師的傳聞……
從過去到現在,那些埋藏的秘密全都一字不漏的被紀錄。

然而,就在兩人開始了解那件事情背後真相有多複雜時候,
正在出任務,人應該在外地的安因,回來了……

本書另附番外〈黑夜之月〉
+++++-----------------------------------------------------------------------------------------------------------------------------------+++++

第十六章  開始一切的序幕

第一話  稍早的預備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十點零五分

學院祭的最後一日早上並沒有任何活動,而是將類似閉幕的舞會放在晚上。
所以在那段時間之前,幾乎學生都是自由活動的。
一早就醒來,我瞄了一下手機顯示時間,不早了,但是我不太想起床。
我想,我果然肌肉痠痛了。
經歷過昨天一整天跑跳逃命之後,一覺醒來,我全身除了痠痛之外就是特別痠痛,整個人好像被蒼蠅拍拍死的蒼蠅一樣癱在床上沒辦法移動。
不過一想到跟尼羅有約,我還是認命的慢慢移動身體往床旁邊滾過去了。
大概把東西整理一下我走出房門,發現學長房間的鑰匙就插在我門板上(不知道是怎麼插進去的、超強),費了一堆力氣之後才把鑰匙給拔下來。看來學長應該是已經不在房間了所以才把鑰匙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我應該感謝你嗎、學長?多謝你還記得有個要跟你借浴室的人的存在啊……
不過看來安因應該也還沒回來,因為通常學長不在時候都不會留鑰匙,會讓我自己去找其他住戶借用。
用那把鑰匙開了學長房間門之後,裡面果然是沒有人的;快速梳洗完畢之後重新打開房門,我看見尼羅已經拿了個盒子站在我房外,可能有稍微等了一下。
意外的是,我居然看見他的主人、蘭德爾伯爵大人也站在旁邊,不知道是跟來幹什麼的。
「呃、不好意思,我剛剛去借浴室……」要命,我居然讓一個會吸人血的伯爵站在門口,還好剛剛盥洗時候沒用很久。
「沒關係。」在我有點困窘之前,尼羅已經先彎起了溫和的笑容打破尷尬,然後抬了一下手上的盒子:「我替您選了幾件您應該適用得上的衣服,請試穿看看,若尺寸不合也能夠立即調整。」
「好,謝謝你們。」我連忙開了門,請他們進去。
「漾漾,你現在幾歲啊?」搭著自家總管的肩膀悠悠哉哉晃進我的房間,蘭德爾突然殺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干的話。
「啊?」我幾歲?
「高一的話是十六歲吧。」也疑惑著自家主人突來的問句,尼羅先代替我回答了。
「十六歲怎麼還這麼小隻?」轉過頭來,蘭德爾用一種讓我很想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的語氣說話:「你知道尼羅他找我幾歲的衣服嗎……他昨天居然在翻我十三、四歲那時候的衣服,我還以為是要借給國中部的。」
……真是不好意思我又瘦又小隻,還借到你十三四歲的衣服啊。
不過稍微比較一下,屬於西方人的蘭德爾的確是高壯很多,跟雅多他們可以比較,不過跟學長、夏碎學長他們站在一起時候,學長他們又明顯的比較小一圈。
果然東方人和西方人多少有點先天上的差異。
進到房間之後,尼羅把我的客廳桌面上給稍微整理了一下,接著把盒子放在桌上打開,裡面是幾套整理好、看起來幾乎跟新的沒兩樣的正式西裝。
看起來感覺就是很貴啊!
我開始猶豫真的要跟他們借衣服嗎?依照我個人很衰的體質,該不會才穿這麼一次之後就要買下來了吧?
把我房間轉了一圈之後,非常自動自發的伯爵大人一屁股坐在學校配的電腦前面開了機上網:「你們慢慢試穿啊,我去公會網站上繞一下。」
……你好歹也先問過我吧,要是電腦裡面有不可告人的東西我就完蛋了。
等等,我剛剛聽到什麼?
「公會有網站?」太先進了吧?我還以為那種地方應該是像奇幻小說一樣有個●●神秘入口,然後要本人到才能進入之類的集會中心。
蘭德爾用很奇怪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才開口:「當然會有,不然你以為袍級在外面只靠一支手機就夠了嗎?」
事實上,我是覺得你們好像連手機都不用。
沒有再跟我多講什麼,蘭德爾拿出了一個自備的讀卡機連接上我的電腦,然後取出了學長經常在用的萬用付帳卡放進去,連按鍵也不用,沒過多久網頁就自動跳到一個畫面,整個都是黑色的,上面有著公會黑袍的印記。
一邊讓尼羅比對衣服,我分心的不斷往電腦的那個頁面看。
在黑色的入口之後,蘭德爾大概是做了類似身分確認之類的程序,幾個我看不懂文字的畫面跳過之後,就轉為很多選項的地方。因為我站的地方有點距離,大概可以知道是選項,不過實際操作就看不見了。
說真的,我覺得我現在看的畫面非常奇怪。
一個吸血伯爵正在用我的電腦上網,這個畫面怎樣都說不過去吧?
「衣服會太寬鬆或太緊嗎?」被尼羅一問我才回過神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幫我大致著裝過了,正在詢問我衣服的事情。
我連忙轉回視線,在我身上有著一套黑色的正式西服,可以感覺到尼羅真的整理的很仔細,連燙線都一點不缺,讓我有點不太敢亂做大動作,怕把衣服弄髒了。
「呃、應該是剛好吧。」左右看了一下,沒太大也沒太小,尼羅目測的還算蠻仔細的。
「那即是不用做大修改了。」盡責的管家這樣告訴我,然後把另外幾套放在旁邊:「黑色適合各個場合,如果您不想太過拘謹的話,我建議您可以更換成灰色、或者是米白色的服裝,您需要哪一種呢?」
說真的,我還真是沒概念耶:「隨便都可以……我沒穿過這種衣服,不然就黑色的好了。」除了國中的學校西裝外套以外。
尼羅看了我一下,然後點點頭:「那我替您搭配其他的配件,如果有不滿意的地方請再告訴我為您更換。」
我怎麼可能不滿意呢!
光是這樣被別人的管家服侍我就已經滿意到爆了,果然上流社會的人就是不一樣啊。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那個沉默著在看網路頁面的原主人蘭德爾伯爵突然發出聲音:「尼羅,你過來幫我把這些東西看過一遍。」
「好的。」快速把配件整理完畢放在盒子旁邊之後,尼羅走過去接替他主人的位置,聚精會神的注視網路頁面。
趁這個空檔,蘭德爾爬起來,往我這邊看了一下:「喔,你穿起來還蠻有樣子的,下回兒如果我們那邊有舉辦舞會,願意過來看看嗎?」
你們那邊……是夜行人的聚會是吧!
我連忙搖頭:「不用了,謝謝!」我還年輕、我還要命,我不想去吸血鬼的聚會裡面變成別人的大餐啊!
聳聳肩,蘭德爾也沒多說什麼。

***

「對了,學長今天去出任務嗎?」
在伯爵偷閒休息時候,我拿出了冰箱的飲料幫大家都倒了一杯,突然開口詢問。一問之後我自己也嚇了一跳,蘭德爾應該沒可能知道學長在幹什麼吧,這樣問有點唐突。
果然用奇怪的表情看了我一下,蘭德爾動作優雅的先喝了口飲料,然後才開口:「聽說接了一個探查的任務,大清早時候跟夏碎、戴洛兄弟一起出去了。」
跟阿斯利安他們出去了?
一個用到兩名黑袍跟兩名紫袍的任務?
隱隱約約我感覺好像是個蠻嚴重的任務,因為很少聽見學長跟其他的黑袍一起執行任務——重大的不算,可是探查的任務可以困難到什麼地步?
我對這方面不了解,不過今天晚上就是舞會了,希望他們都可以趕得回來參加。
「如果不介意的話,你今天晚上的舞會可以跟我們一起出席,我會幫你介紹漂亮的女孩們當舞伴。」勾起某種好像別有意味的笑,蘭德爾這樣告訴我。
「免了,謝謝。」我只想去當觀眾外加免費保餐一頓。
蘭德爾聳聳肩,顯然對我自己放棄這種提議感覺到可惜:「那好吧,不過你今天出去和別人有約嗎?這兩天外校的人士比較多,結伴而行會比較好喔。」
結伴?
我總覺得蘭德爾好像是在叫我出入要找人一起的樣子,這跟扇董事講的話也有點相近,不過扇董事是說有別的問題,所以要我們出入小心……不曉得蘭德爾是不是也有這層顧慮。
不過不曉得為什麼,我怎麼感覺今天蘭德爾有點怪怪的,他平常根本不進我房間,更別說自動拿電腦來用,怎麼只是借個衣服而已就主動跑來了?
有點不明白。
「好了。」在我們隨意聊了幾分鐘之後,坐在電腦前面快速將資料都記下來的尼羅站起身,還非常自動的把網路跟卡片也給退了出來,光看他的動作我也知道他不是第一次這樣幫他的伯爵主人記事情了。
是說公會的黑袍網頁真的可以這樣讓別人隨意觀看使用嗎?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越過主僕客人組的後面陽台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騷動,而且這陣騷動還夾雜著我很不想承認、但是又很該死的熟悉聲音。
「漾~你還在睡喔!」
超級大嗓門從一樓外面傳來,不用看我也知道是哪個傢伙會這樣叫我。跑出陽台往下一看,果然是那個完全感覺不到何謂大運動後會有所疲勞的五色雞頭。
一看見我從陽台上面冒出來,站在下面的五色雞頭立即用力揮手,很不妙的是我看見旁邊有另外一團人,是喵喵他們。
怎麼每次他們要來找我都會碰巧遇到啊?
「你的同伴來了,要不要先去找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旁邊冒出來的伯爵涼涼的說著,然後完全沒有閃人的意思:「放心,電腦借用完之後我們會乖乖離開的。」
我也知道你們會乖乖離開,不然你還打算在我房間裡面做什麼事情嗎!
「漾漾~下來玩喔!」顯然不想被五色雞頭搶得先機,接下來連喵喵都喊了,旁邊的千冬歲則是一直在瞪那隻不期而遇的雞,而萊恩則是完全像是圈外人一樣消他的失。
這樣連三被催促,我也不好意思繼續拖延下去,再這樣繼續下去,大概全黑館的人都會認識我了:「那麻煩你們要離開時候記得幫我鎖一下房間門。」雖然我不覺得黑館裡面會遭小偷,而其他的黑袍應該也沒興趣到此一遊,不過鎖著我還是會比較放心一點,至少不會有什麼怪東西跑進來的感覺。
「沒問題。」蘭德爾靠在陽台旁邊,心情依舊很愉快的朝我點了點頭。
跑回屋裡把衣服換好之後,我看見尼羅已經站在門邊拿著我的小包包……像是早知道我會帶那個東西,連讓我找都不用就已經準備好了。
管家真是太可怕了!
道過謝接了背包之後我開了門就往外跑,雖然知道五色雞頭不至於殺到裡面來,不過晚一點下去他一定會很多話。
才剛用全速跑下樓梯不到兩層樓的時候,我看見有個黑色的東西走上來。
那是一個黑袍打扮的人,沒有完全看仔細,那秒我下意識以為應該是學長還是出任務回來的安因,不過在對方又往上踏兩步之後,我才發現那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對方在發現我的時候也停住了,因為他在下面,所以是抬起頭在看我。
有那麼一瞬間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我看見的黑袍,年紀比伯爵大了一些,不過應該也是在二十幾歲上下,第一感覺是很沉穩,然後——
看起來很像是個武林高手。
不是我在亂講,是真的有這種感覺,我眼前的黑袍穿的袍級衣服跟學長的有些許不太一樣,有一些奇怪的飾品。比較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還有著旅行用的背包,背後還背著看起來絕對是某種上古神器的武器匣,匣子上面還有謎樣的中國結。
眼前的黑袍是個東方人,臉長的很好看,不過左眼是閉著的、上面有條刀疤,很標準就是江湖人的樣子,另一隻眼睛是黑色的,他的頭髮是黑的不過裡面夾著挑染的灰白,整個是紮起來的在後面綁成長長的辮子,感覺很神秘。
我馬上倒退兩步貼在樓梯牆壁邊,很怕他等等突然有個掌風什麼的出現。
往上踏了幾步之後就站在我眼前,不認識的黑袍稍微瞇起一只眼睛盯著我看了有一下子,直到我開始冒冷汗之後他才往後退了一步,接著開口:「你就是情報上說的那個破例學生。」
「呃……初次見面……」好像每個這邊住戶來都會先講這句話喔……該不會有破例進來住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吧?
「我的名字是洛特爾.海恩,大學部的特殊課程指導老師,之前在外出長期任務,接下來應該會有段時間經常碰面,請多多指教。」武林高手對我伸出手,我嚇了一跳之後連忙回握,他收回手之後微微對我勾了個笑:「你可以叫我洛爾或洛安,學生都是這樣喊的。」
「你、你好。」用力的點點頭,我很崇敬的看著眼前的武林高手,覺得他人也很好。
洛安又笑了一下,然後提了手上的行李:「不好意思,先失陪了。」說完,他才又繼續往樓梯上面走,直到上一層之後才轉進走廊,剛好就住在我樓下。
黑館裡面真的很多能人異士耶!
一邊這樣想著,我一邊往樓下跑,然後要進入大廳之後我完全傻眼了。
大廳裡面或站或坐著好幾個我完全沒有看過的黑袍,幾乎旁邊都有著行李,好像大家都是剛出玩任務、挑在同一天回來那種感覺。
說真的,那麼多黑袍聚在大廳裡面真的很壯觀,然後這樣也讓我想起來、這裡原本就是黑袍住所的這個事實。
不過大廳裡面這些人看起來好像是剛進門沒多久,有的還在打手機不知道跟對方商量什麼,有的在翻本子,不敢隨便打擾他們,我偷偷摸摸的順著牆壁往大門外面溜出去。
我打賭他們一定有注意到我,大概也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就沒有攔住人。
不過幸好他們沒有攔住我,該怎麼說呢……
一想到要跟這麼多厲害的人打交道,我就開始有點寒毛直豎了。

***

出了黑館的大門之後,果然看見剛剛那幾個人就在外面。
「漾~你的動作未免也太慢了吧,如果這時候有敵人來襲的話,你也不用出來了,乾脆就被打死在裡面還比較容易找到屍體收拾。」五色雞頭一看見我出來,首先賞我這樣一句話。
……雖然之前有發生過,但是黑館應該不可能一天到晚被敵人來襲吧!
是說你最近不會是在看什麼什麼戰爭老片吧,怎麼這些話我感覺很耳熟,好像在阿爸那種年代的某些片子裡面常常出現過。
「漾漾,我們來找你去左商店街買點東西。」無視於五色雞頭,喵喵迎了上來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可愛的臉衝著我猛笑:「今天晚上要去舞會喔,喵喵要去找花。」
「花?」帶鮮花去舞會嗎?
「這是布蘭妖精的習俗。」站在旁邊的千冬歲立即幫我解答了,他推了一下眼鏡,繼續開口:「傳說在布蘭妖精很喜歡舞會,在舞會上如果攜帶花朵與朋友交換,喜愛舞會的女神會保佑朋友們的友誼長存。」
你們又是去哪邊聽來這種奇怪的習俗啊?
「我們學校也很多人在舞會時候會遵照這個習俗交換花朵喔,所以喵喵也要跟漾漾換,希望大家可以當永遠的好朋友。」漾著大大的笑靨,喵喵很愉快的這樣說著:「當然還有萊恩跟千冬歲、庚庚,所以今天要買很多漂亮的花。」
「嘖,女孩子的小遊戲。」站在旁邊的五色雞頭用很鄙棄的口氣說話。
為了避免等等他們為了一朵花打起來,我連忙截斷五色雞頭要繼續往下講的話:「那、西瑞,你找我幹麻?」我打賭他絕對不是來找我去買花的。
「喔哈,本大爺是來找你做轟轟烈烈的事情!」一被我問到,五色雞頭馬上丟開剛剛的事情,整個人變得異常興奮。
「……我去商店街好了。」他所謂的轟轟烈烈百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我個人心臟能力不強,不太能隨便冒險。
「喂喂!本大爺的事情會輸給一朵花嗎!」五色雞頭完全不爽的抗議起來了。
「不會輸啊。」所以我才不想去。
「那就不要去買那個啥鬼花食人花的。」一隻雞開始排斥起花。
「喵喵的花比較重要!」一聽五色雞頭的發言,喵喵馬上用力抓住我的手臂反駁:「你就是因為這樣都不給花才沒有朋友!」
一針見血。
「妳信不信本大爺現在就送妳一朵花,從妳的血管裡面開出來的。」五色雞頭開始磨爪子準備殺人。
「你連女孩子都要欺負嗎。」很早以前就看他不順眼的千冬歲直接站在喵喵前面,語氣非常不善的說著。
「哈,來兩個本大爺殺一雙!」
我眼前的情況開始混亂,事發地點還要是在黑館前面,我完全可以預料到他們如果這樣繼續吵下去,等等一定會有黑袍出來圍觀。所以,我決定嘗試看看調停:「那個,我們可不可以去找點東西吃,我起床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因為起來之後就去試衣服了,頂多才喝一點飲料,實際上不算說謊。
被這樣一打岔,兩邊本來快吵起來的人突然全停下來看我。
「也差不多要中午了,喵喵知道最近左商店街有新開的店家東西很好吃喔,那我們先去吃完飯再找花。」說完,不分由說的就直接把我拖了就跑。
「喂喂!給本大爺站住!」五色雞頭居然跟上來了。
然後在兩方僵持不下之後,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吵吵鬧鬧的直達了左商店街。
左商店街裡面一如往常一般相當的熱鬧,除了學校的學生以外,還有很多不像學生的其他地方住民。
一踏進去之後立即就可以感覺到人潮的喧嘩,商店街特賣的報導也不斷在持續著,立即就可以知道哪家店又在大拍賣或者是哪家店有新貨色,如同往常我們來逛時候一樣,完全沒有變化。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進到左商店街之後,我突然感覺這裡面的氣氛好像有點微妙,說是跟平常一樣……也沒什麼不對,每個人都如常做著自己的事情,可是隱隱約約就是感覺到這邊好像哪邊怪怪的,說不出來,而且其他人看起來好像也沒有這種問題。
「漾漾,怎麼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在我後面的萊恩突然開口說話,嚇了我一大跳。
用力的瞪了前面的喵喵等人一眼,他們還很開心的在聊天,剛剛我還有個錯覺就是萊恩應該是跟他們走在一起才對,怎麼一下子變成在我後面?
驚嚇過後,我也沒忘記回答:「沒有……你應該沒有感覺到奇怪的地方吧?」我在想大概是我自己本身神經過敏,像萊恩他們如果有感覺到怪氣氛,應該早就反應了吧。
轉過來看了我一下子,就在我以為萊恩應該會搖頭時候,他居然緩緩的、點頭了。
「空氣裡面有雜質。」左右看了一下,他告訴我這樣莫名其妙的話。
雜質?
意思是今日有沙塵暴之類的東西嗎?
「千冬歲。」喊住了走在前面的搭檔,萊恩跟他互看了一眼,接著兩人同時點了一下頭。
「漾漾,我們先到旁邊避一下。」突然轉回過頭的喵喵拉著我的手臂,另外一手推著五色雞頭就往旁邊賣雜貨的店舖跑進去。
「怎、怎麼回事?」她一邊拉著我時候,我同時也注意到左商店街裡面的人開始紛紛的往最靠近的店家裡面走進去,跟我們相同,像是在避開什麼東西。
大量的人全進了店家之後,外面只留下很少數的人,像是千冬歲跟一些看起來有武裝的學生、路人。
在那些人裡面,我看見了一群更奇怪的人。
他們穿著黑色的大衣,臉上都沒有表情,面色是死白色的,讓我感覺到可怕的熟悉是……他們都有著灰色的眼瞳。
這種眼睛我只在一種東西的身上看過,伴隨著不知道那裡來的聲音,我完全確定了那些奇怪人的身分——
「有鬼族混入左商店街!」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