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了屬於妖師的記憶,
解開了妖師的秘密之後,
公會卻下達了漾漾必須被全面保護、回到普通世界的命令……

鬼族即將全面進攻,他的伙伴們都將上戰場奮鬥,
如果是以前的他,絕對會回去後再也不過來了……
可是,他已經不是過去的褚冥漾了。

「如果你現在回去代表不配合公會命令,以後可能會有些事。」
「管他的,我又不是公會的人。」

只要能用心祈禱,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本書另附番外〈烽燧荒煙〉。
+++++-----------------------------------------------------------------------------------------------------------------------------------------+++++




第十八章  憎恨的歸來

第一話  繼承者

地點:妖師本家  時間:下午一點三分

我再度回到這裡了。
「我一直以為舅舅是上吊自殺的……」在我的記憶當中,我只記得有一棵老樹、鞦韆,以及半空中的腳。
「嗯,或許是那時候你太小了,只讓你對某些印象產生衝擊沒有抹滅掉。」依舊笑得平和的然這樣告訴我:「之後殺害我父親的兇手並沒有找到,將屍體焚化之後我便繼承了他的位置。為了避免對方找上你跟冥玥,我才抹去了你母親對於所有妖師的記憶,而冥玥則是維持著一般生活沒引起別人的注意。」
說到這邊,我幾乎清楚了。
所以,那時候冥玥才會替我爭取那所正常的學院。或許她是想讓我有另外一個機會過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正常人生活。不過,我還是誤打誤撞進來了。
我現在連她那時會說小心時鐘的事情都覺得有問題了。
雖然之前很倒楣時候不是沒有差點被打到過啦……
「對了,另外一樣物品應該還給我吧。」然向我伸出了手,微笑著:「謝謝你從安地爾那邊帶回來,原本我打算如果他再不交過來的話,我會當面逼他交出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我立即就知道然是在說什麼了。
翻了翻口袋,我拿出了那個從鬼王塚帶出來的記憶球。安地爾說過我不是繼承者,所以這東西無法被我吸收。
輕輕的將裝著部分妖師記憶的球放在然的手上,我看著他攤開著手,那個小球無聲的、像是沉下水一樣,就這樣直接沉入他的掌心當中,一點滯留感覺都沒有。
「所以你是凡斯的轉世?」看著眼前的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完全無法將這兩個人給搭在一起。
「不是的,其實我只是那位先祖的保管者。」頓了頓,然稍做了解釋:「這記憶並不屬於我的,只是放在我這邊,我並非那一位。他的靈魂早就消失在時間的潮流之中,分裂的力量與記憶被保管著,直到有一天逐漸的消失在一切當中。」
那不是也差不多意思嗎?
我疑惑的看著然:「可是你出生開始就有這個記憶吧?」
「嗯,其實這是不同的。現在在這邊的白陵然是以著自己而活,不是這個記憶而活,即使這個記憶悲憤、快樂或者哀傷,對我來說都只是別人的東西,並不讓其所干擾。」
他解釋的有點奇怪,我無法理解真的可以分的那麼清楚嗎?
轉頭看著伊多,我看見他點了頭,我想他應該在我來之前也把一切都搞清楚了吧。
「不要因為過去而哀傷,即使花之雪會凋謝,但是泥土下仍然會再生一切。」做了一個禱告般的手勢,伊多微微撐著身體靠在一邊的墊子:「我曾經告訴過你一個關於你們的預言。」
「我記得。」第一次聽到時候我還在想一些有的沒有的,現在想起來自己都覺得好笑。
因為他的預言真的成真了。
「未來時時刻刻都在改變,當初我所看見的是黑色般的絕望,但是事情並未往最糟糕的方向走去。」嘆了口氣,伊多看著我:「我只想告訴你這件事情,你知道嗎……那時候在湖之鎮當中我看見最後的未來……是你親手殺了冰炎的殿下。」
「我?」那一瞬間,我整個腦袋是空白的,完完全全的空白。
我完全無法想像伊多所說的那個原本未來。
別說我殺不掉學長了,就算能殺掉,我也沒有那種膽子去把他殺掉。
「被操弄的陰謀遲早有一天會爆發出來,我在水鏡當中看見的景象是鬼王貴族將事實改變,將朋友變成了敵對,你在離開黑館之後使用了妖師的力量,前來將你帶回的人們離不開鬼王塚,血色沉澱在冰川……」閉了閉眼睛,伊多似乎不想再多加描述他看見的東西:「那個未來使人絕望。」
「不過現在已經改變了。」然接了他的話,這樣說著:「未來一直有變化,預知的不會永遠都準確,鬼王塚當中犧牲了亞那的後人,但是同時免去了其他人的死亡。」
「可是我並不想犧牲學長!」如果可以,我並不想要看見任何人死掉。
「但是他的未來無法改變。」伊多悲傷的看著我:「水鏡上面顯現了精靈所承受的詛咒,唯有他的未來會按照妖師的詛咒而行,只是形式不同,詛咒卻不可能被改變。」
「可是那個是誤會……」
如果不是安地爾的話,那些什麼該死的詛咒都不可能會出現的。
那只是一個誤會……
其實,他們都並不想要這樣。
「憎恨大過一切,即時我有著記憶,但是我卻不是過往的那個人。」無奈的語氣,然偏開了頭:「我不是過去的人,那時候的憎恨、那時候他們的友誼我無法完全感受,我沒有辦法用相等的立場、用凡斯的感覺來驅動那時大過於憎恨的後悔來幫他們解開詛咒。」
憎恨……
我明白然的意思,但是還是無法接受。
四周立即陷入沉默。
伊多也沒有再繼續往下說了,或許他從頭到尾什麼都知道,也努力想要改變這些。
可是,我認為很重要的人已經不在了。
「除去那些事情不說,在安地爾手上這份記憶回來之後,我一直覺得奇怪的地方終於也補足了。」似乎不太想探討分不分清楚的話題,然瞇起了眼睛,即使他還是對著我們在微笑,但是已經給人一種冰冷危險的氣息:「看來,妖師一族參戰的時間將再度來臨。」
他站起身,我也馬上跟著跳起來:「咦,你不是說妖師一族不可以干預……」
「當然不行,但是安地爾他先動了我們這一族,公會方面也沒有理由禁止我們向鬼族討回代價。」然拍了一下我的頭,然後往前走了幾步到旁邊的窗戶:「漾,你在鬼王塚時候被放過血,忘記了嗎?」
「欸?有什麼關係?」回來之後,我完全忘記有這回事。
「冥玥傳回來的公會消息說,安地爾動了凡斯,將他的身體重塑。」看了我一眼,然似乎在斟酌要怎樣說:「妖師跟一般種族不一樣,所以他需要妖師血緣者的血來喚醒重塑的身體……同時會吸收原本應該有的力量……」
「你意思是說我身上本來那個什麼先天力量現在跟著血被吸回去了?」我愣了一下,一下子就知道然想講什麼了。其實這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力量本來就是那個身體的,被吸走也沒什麼特別之處。
「我第一次見到你時候跟現在的你,所擁有的力量差很多,我想至少有一半現在已經在那個重塑的身體身上。」然拍了一下窗格,一旁樹上立即有很多鳥降下來,停在四周:「光是這件事情,妖師一族就有充足的理由開戰。他利用我們祖先,現在還要污穢遺體,就算我們是黑暗種族,也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而置之不理。」
那些鳥鳴叫了起來,一下子變成了很多有著翅膀的小孩。
「你要對誰開戰?」我看著然,然後看了一下旁邊的辛西亞。
「千年前,妖師一族對所有的種族宣戰是為了仇恨。而千年後,我以妖師一族首領身分再次宣戰,是為了捍衛妖師一族的尊嚴。」瞇起眼睛,然看著那些小孩:「將有能力的血緣關係者召集起來,失落的一族即將全面支援Atlantis學院以及公會,讓那些鬼族知道妖師一族不是可以這樣簡單被耍著玩的!」
小孩發出了叫聲,很快的全部都消失在天空的另外一端。
然轉回過身靠在窗邊,笑容不減的看著我:「我同時帶來七陵學院的訊息,我們將無條件全力支援,只要鬼族開戰,Atlantis學院將能得到七陵學院最多的後援。」
看著他,我點了點頭。
是了,比申鬼王曾經有說過,只要鬼族再起,第一個攻擊的對象就會是我們學院。
隱隱約約的,我像是終於知道為什麼黑館的黑袍會開始全部回館的理由了。
「螢之森的武士也即將宣誓,我們與冰牙三王子的結盟和誓約不會終結,即使先人已去,榮耀仍然會降臨在這片大地。」辛西亞微微欠了身,如此的說著。
彎著笑意,然握著辛西亞的手掌,輕輕的,一會兒才放開。
在將決定告訴我之後,然走了過來,站在我的面前:「既然你的能力被帶走了大半,我想為你進行第二次的開眼,雖然相當匆促,但是我想你只要經過之後,很快就能發揮更多力量彌補那些被取走的。」
閉上眼睛。
我想起最後在鬼王塚看見的那一幕。
然後,我睜開眼睛:「麻煩你了。」
轉過頭,然注視著站在一旁的尼羅:「我想,你也一起吧。狼人並非無法調高力量,只是欠缺了些許東西而已。」
尼羅看著他,思考了片刻之後,於是點頭。
「嗯,那就開始吧。」

***

就如同先前一樣,開眼的過程在感覺上並不長。
之後,然吩咐我們回去一定得立即休息,因為每開一次眼就會更加耗費體力。
於是我和尼羅與伊多道別之後就直接離開了那個古老的房子,也沒有多加停留的回到黑館的房中。
依舊停留在房間裡面的大氣精靈換了位置,這次不是在櫃子上了,而是端坐在我的矮桌前面,正在跟那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寶石兔子打撲克牌。
其實我很懷疑他們真的會打嗎,不過在聽到兔子喊心臟病時候,我就直接走進房間了。
「需要幫您準備一點飲料嗎?」看見我疲憊的倒在床上,尼羅細心的幫我整理好床被然後詢問著。
「不用了,謝謝……」我看了看眼前似乎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狼人,開始覺得二次開眼應該很傷身,因為我全身幾乎都沒力氣了,和第一次不太一樣。
有種跑完馬拉松的會後感。
可是,尼羅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把臉埋入枕頭裡面,昏沉沉的腦袋中全部塞滿了今天聽見的事情,我的記憶、那樣子的來歷,我想或許后會改變是正常的。
畢竟,喵喵他們似乎也沒有喜歡過。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就這樣睡著了。
清醒與昏睡當中,夢裡不斷交雜著一個接著一個的場景。
有過去的,那時候的妖師與王子他們從來不干涉任何事情,只在洞穴碰見之後,看過一個一個美麗的風景。
時間在流逝,所有的事物都在改變。
學長的臉不知道跟誰重疊了,也或許那個不是他,因為學長很少會笑得很燦爛;和以往的人完全不同,白白浪費了那張好看的臉。
夢幾乎要醒的時候,我看見一大片的草原。
就像一開始他來找我一樣,他就在深綠色草原裡面,四周的其他風景也同時開始崩裂。
『我們聽見風之精靈的消息。』
在草原上的羽裡站在原地沒有走近,只是看著我:『瑜縭讓我託話給你,時間會流逝,不當的歷史在不當的操作下會一再重演,你要仔細思考然後選擇,就如同那時候你在船上選擇你的方向一樣。』
我跑了兩步,靠近他:「可是,我現在……」止住話,我不知道應該跟羽裡說什麼。
『別撒嬌了,沒有人在你前面就自己走,你應該早就過了可以自己判斷的年紀了吧!』羽裡搥了一下我的肩膀,臉色依舊不太好:『我的力量在夢裡停不了很久,我自己想告訴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
『不要管別人,做你自己的決定。』
說完的那瞬間,我還來不及回話,整個深綠色的草原就破碎了。
同時我也從夢中驚醒。
那一瞬間,我看見的房間裡面全部都是浸染紅色,好像是誰在整個房間裡面潑上血水一樣十分驚人,眨眼過後,房間又整個恢復成正常,好像剛剛看見的那個顏色是假的一樣。
被嚇了一大跳,我馬上從床上跳起來,立即也發現床邊還站了另外一個人。
「伯、伯爵?」我看見蘭德爾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在我房間裡面,整個人往後退開一大段距離;要知道房間裡面突然出現一個吸血鬼是種蠻可怕的事情。
蘭德爾豎起一根手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我這才注意到房間門還是半開的,隱約的可以從這邊看見外面的小廳,睡前還看見的尼羅趴在外面的桌子感覺上好像是在打盹,另一邊趴著寶石兔子,大氣精靈從這角度看不太清楚,不過從四周空氣還冰冷來看,他應該是又坐回去窗邊的櫃子上了。
走過去無聲的把門給關上,蘭德爾才開了口:「我剛剛才把他趕出去休息一下。」似乎沒打算讓我出去,他就拉了張椅子舒適的坐在旁邊,「公會連了兩天開緊急會議,我想你應該知道為什麼。」
我點了點頭,坐回床舖,不過是離伯爵最遠的距離。
「即將開戰了。」看著我,蘭德爾說出了好像只是要去喝杯茶一樣輕鬆的話語:「我們收到比申鬼王將獄界的鬼族引出,不過因為之前鬼王塚的伏兵被消滅了九成,所以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做準備。」
消滅九成……
我突然想起百句歌,原來那個全部都唱完威力那麼大。
「一般學生會從今天晚上開始送回原本居住地,這所學校位居於守世界最重要的出入口跟陸地時間的交會點,所以鬼族攻擊我們不是只有私心而已,公會已經下達命令,在將鬼族擊退之前,你必須跟一般學生一樣離開學校,我們會有專人去保護你直到事情解決。」直接了當的把來意說完,蘭德爾瞇起眼睛看我的反應。
「專人?」完全清醒之後,我看著眼前應該是被公會派來當說客的伯爵。
「因為你是妖師的血緣關係者,雖然沒有正式力量,不過按照之前鬼族會襲擊你的方式來看應該也會有某程度危險,我們會有一名紫袍前往原世界在附近保護你們一家。」
紫袍?
我突然有點想笑了,原來妖師血緣者真的那麼重要啊?
「我可以自己做決定嗎?」
蘭德爾站起身,看了我一眼:「說真的,公會方面態度蠻強硬的,應該是不會讓你自己做決定。」他壓低的聲音,露出了某種冷笑:「不過呢,我個人認為,小學弟啊……自己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管他們去死,反正你又不是公會的人。」
看著眼前的黑袍,我露出笑容。

***

送走伯爵跟清醒的尼羅之後,我同時也收到一張學院寄來的緊急休假函。
上面很清楚的寫明了鬼族的事情,完全不隱瞞學生,因為估計近幾日會遭到攻擊所以讓所有的學生在今日晚上開始撤回家中,學院方面會開始調度人手協助。
而,因為是大規模襲擊,所以大學以下未有袍級的學生一律不准參戰,除非有特殊資格者向上申請,否則以安全為主,禁止大學部以下的學生自行加入。
「玩真的咧。」接過那張紙,楔嚼著自己從房間裡面翻出來的洋芋片,順便把學校寄來的紙函也一起嚼下去:「按照本人的估計,最慢鬼族四天之內就會到了。」
「你跟鬼族很熟嗎?」看了兔子一眼,我把其他人給我的東西都放進去另外的小背包。
「不熟,按照往常推算都會這樣。」兔子把空包裝袋踢掉:「你準備好了沒?」
拍了拍旁邊的背包,我點點頭。
就在我將東西都打包好準備等待晚上時候統一集中的時間來臨時,房間門給人敲了兩下。
快步的打開門之後,我看見門外站著我意料之外的人。
「夏碎學長?」沒想到會來找我的紫袍會是之後沒看見的夏碎學長,說真的我真的有驚訝到。
「褚。」勾了勾笑容,夏碎學長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提早來帶你先回原世界。」
他的聲音感覺上好像有點疲累的樣子,不過看起來沒有什麼事情。
「……是夏碎學長跟我回去?不是對鬼族要開戰得留在這邊警戒嗎?」我以為夏碎學長會是很大的戰力。
微微一笑,夏碎學長看了旁邊的楔一眼然後打了招呼:「我無法確認我不會因為私人情緒而影響其他事宜,且目前還是高中部的身分,所以公會派遣我跟你一起回原世界。」
看著夏碎學長,我很能明白他所謂的私人情緒是怎樣。
說真的,如果再讓我看見一次鬼族,我也不能確定我會做出怎樣的事情。
「夏碎學長,我……」我其實並不想就這樣回去,就在我看過凡斯記憶之後,然也替我開了第二次的眼,我想我其實能幫上忙。
就在,我已經知道妖師真正能力是什麼的現在。
那是一種永遠不可能被別人接受的力量。
止住了原本想說的話,我突然不敢直接告訴夏碎學長,或許他早就知道了,但是我卻不敢親口告訴他。
那種力量……就連我自己都開始覺得害怕。
側聽人心,然後化為實。
我從凡斯那邊繼承的妖師先天力量,即是用所心想就可以化成真實的力量。
世界上不應該有這種東西,不然很容易就會天下大亂了。
或許,我多少可以理解為什麼全部種族都會因為害怕妖師而下達了全面追殺的命令了。
換個方向想想,如果我每天想著去搶銀行能夠搶成功而且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是我幹的,那多搶幾次一個國家應該就倒了吧?
這樣想著,我突然覺得然跟其他當代妖師沒有變成世界上最大的搶劫盜匪集團真是太好了。
「藥師寺家的小子,你現在也有想說的話吧。」爬到我肩膀上掛著,其實還有點沉重的楔用著昂貴的紅色眼睛瞅著夏碎學長看。
「我?並沒有……」微微一笑,夏碎學長瞄了我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總感覺夏碎學長今天真的怪怪的,怪到一種讓人無法解釋的地步,雖然他跟之前看起來還是一樣,但是給人的感覺就不同了。
「你應該自己知道,妖師的力量僅限於改變未來,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沒有辦法移動。」直接就點破對方想的事情,楔完全不客氣的說著:「要改變『發生』的事情,除非你自己去當妖魔鬼怪了,不過本大人還沒聽過最近有哪個妖魔鬼怪可以把時間倒流。」
愣了一下,夏碎學長偏開臉:「我並沒有這樣想,如果可能的話……不,其實已經不可能了,不是嗎。」
依舊掛著微笑,不過現在我終於知道夏碎學長給我的那個怪異感覺是怎樣來的了。
我想,他在來的路上應該想過非常多次如果可以,想要借用妖師力量讓學長回到這邊吧……不只是他,我自己也想過很多、很多次。
但是在學長活著之前,不管我怎樣想過他會跟我們一起回來,他終究是沒有。
透過那些記憶,我隱約知道一點怎樣使用那種奇怪的力量。其實說穿了,就跟學長以前一直告訴我的一樣,要很用心的去使用才會實現。
然後我驚覺,原來從頭到尾學長在教我的一直都是怎樣可以獨自操縱這些力量,包括不可以亂想。
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到最後才知道。
「褚。」站在前面的夏碎學長毫不避諱的看著我:「請放心,我發誓絕對不會向你要求妖師的力量,已經『發生』的事情不可能改變,所以為了不辱沒曾經有過的搭檔之名,我能夠走回我的道路繼續接受一切。」
看著夏碎學長,我知道他已經沒事了。
「我們回去吧。」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