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回來了,可是那已經不是大家熟悉的學長,
他只是一個被抽掉靈魂的、安地爾的傀儡。
夏碎毫不留情的攻擊昔日搭檔,而那已不是屬於漾漾能夠插手的戰鬥。

在西瑞的掩護下,漾漾大爆發,居然毀掉了耶呂鬼王的鬼族大軍;
各路援軍抵達,連學長的師父傘董事都出現了!

安地爾丟下已經殘破的學長身體,
帶著被光影村村長下毒、身體溶掉一半的鬼王逃之夭夭,學園獲得全面性勝利……
可是……可是學長怎麼辦啊!
你就這樣把人砍完之後丟了就跑嗎!
靠!!!

本書另附番外〈職業興趣〉。
+++++-----------------------------------------------------------------------------------------------------------------------------------------+++++

第十九章 寧靜之聲

第一話 熟悉的陌生人

地點:Atlantis時間:上午七點二十一分

太安靜了。
周遭全都安靜了下來,誰都沒有說話。
我只能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站在面前的人,那個我一度以為再也不可能會出現、會回來的人。
一樣的面孔,完全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毫無波動。
紅色像是火焰燃燒也像是血紅到令人害怕的頭髮飄散在空氣當中,靜靜的,刺眼到令人想要掉下眼淚。
不對,這不是學長。
驚覺這件事情之後我馬上回過神,學長並不是這個樣子,至少他的髮色跟學長完全不一樣。
「你考慮的如何?」安地爾的笑臉就在『學長』的後面。
「想都別想。」
「你以為這是假貨嗎?」走到那個人的旁邊,安地爾一把抓住了紅色的髮束:「這是完全的真貨喔,你們的黑袍炸斷冰川時候我將人帶走了,原本想說直接吞噬靈魂……不過看來他也遺傳了亞那的頑固,怎樣都吞不進去,放著又完全不配合也無法取得任何資料,且失衡的平衡要自由控制也很難拿捏,所以我只好做點小事情。」
我看著學長的樣子,突然全身發寒。
安地爾還未說出口,我猛地就知道他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
「我抽掉精靈的靈魂、能力,留下燄之谷的力量和軀殼,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安地爾!」
我聽見了從自己這邊傳出來的怒吼聲,一把抓住米納斯之後完全不考慮的衝著他的臉要再放一槍,還未來得及攻擊時候旁邊的千冬歲連忙拉著我的手:「不要再用第二型態了!」
「我管他!」
看著我們兩個短暫的拉扯,完全不打算閃避的安地爾依舊勾著不變的微笑:「你們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現在亞那的孩子是完全聽命於我,如果不想他身上隨便穿個洞或者是擋其他攻擊……請衡量一下狀況吧。」
停下動作,我看著已經走到我們面前的學長。
毫無溫度的表情跟以往完全不同,現在我突然寧願他像以前一樣就這樣直接一腳踹過來,可是他就站在我們眼前,什麼都不做。
「那麼,你來或不來呢?」搭著學長的肩膀,安地爾重新說了一次。
「我絕對不會去的!」不管如何……我不可能幫他們。
「真可惜,還以為可以多招攬一位妖師。」看著我,安地爾聳聳肩,「對了,順便告訴你一件事情算是謝謝你提供了血與力量。我的王將妖師的軀體和力量順利結合之後也擁有像你們同樣的能力,所以妖師一族現在對我們來說其實可有可無,而你們的能力可能也無法用在我們上面。」
我愣了一下,也就是說力量跟力量抵銷的話,然他們也無法對鬼族做些什麼?
「你不覺得學院太容易攻破了嗎?」沒等到我回答,安地爾便又逕自接下去:「這種能力還真是方便,要是精靈大戰那時候凡斯沒有反悔,這時候的我們說不定已經將這個世界全都收在手中了。」
「你們把妖師的能力用在這裡?」
「當然,既然有何不使用呢?」拍了一下手,安地爾往後退開幾步:「談話的時間結束了,既然你不願意現在就投降,那我們也只好等到全都打完之後再讓你們做選擇了。先殺了那個有空間能力的紅袍,接著去毀掉水結界。」
他後面這些是對著學長說的,也在那瞬間,我看見眼前一片的紅色動了。
「不可以!」
喵喵衝了出來,夕飛爪幾乎是在同時擋下了黑刀,重悍的力道讓喵喵整個往下沉,冰面也立即碎開來發出了危險的聲響。
「快點,去擋下那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起來的楔甩了甩耳朵,指著學長:「他想將水結界毀掉。」
我們擋得下來嗎?
安地爾站在後面微笑,他甚至還未出手。
「漾漾,你退開。」握住了弓,千冬歲翻過身朝著學長那邊連發了好幾箭。
抽回黑刀將箭枝給打落,學長幾乎完全沒有空隙的轉身就將喵喵給踢了出去,蹬了反衝的力量瞬間就來到千冬歲眼前,快到幾乎讓人反應不過來。
「唔──」往後退開一步,千冬歲避開了直逼面前的黑刀,然後突然往旁邊跑開。
摔在一邊的喵喵也爬起身追了上去,黑色的鳥瞬的撲了一下學長接著高高的躲開,往千冬歲那地方飛。
冰冷的看著奔出一段距離的紅袍,學長幾乎是瞬間就追到他們。
重新握住米納斯,正想幫千冬歲的同時,我看見有人就擋在我的面前。
那個討人厭的安地爾一把按住米納斯的槍身:「不要做這些無用的動作,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
「不會結束的。」瞪著安地爾,我用力咬咬牙,讓身體不要太害怕那種壓力:「那個、不是學長。」
然後,我扣下了米納斯的扳機。

***

一個細小的洞口出現在安地爾的肩膀上,接著用很快的速度開始凝結起冰霜。
像是再度開戰的響號,所有的鬼族發出了巨大的咆嘯聲,外層的衝破了結界將裡面所有人都給沖散開來。
「褚,後退!」
即時趕到這邊的夏碎學長一把將我往後拉,直接朝著安地爾甩出了黑鞭。
瞬地就抓住了黑鞭,安地爾動了一下,肩膀上的冰突然開始消退且傷口復原:「你看起來很氣憤,不過這就是事實。」
「我絕對會將你們全毀了。」瞇起眼睛,夏碎學長轉動了手腕,黑鞭像是有著自己生命力一般倏然掙脫了鬼族的手,然後不到眨眼時間就在安地爾的臉上勾出了血痕。
在後面的我看見安地爾還是在笑,而他身後有著凡斯面孔的鬼王踏出了步伐,直接就對上了想過來救援的其他袍級。
所有的事情都在發生。
就像在黑館那時候一樣,那些袍級對於鬼王幾乎就像小孩般難以抵抗,不過幾秒時間就已經好多人被拽倒在地上。
武軍的血溢滿了整個冰面,然後又被低溫給凝結,鬼族在那裡刨著屍體和血,然後又被來援的醫療班和情報班給逼走,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回收了屍體,也不知道有多少傷者被治癒又重新踏上了已經全都是紅色的冰面上。
那些紅色的冰凝結又凝結,碎裂的地方又被補上,隱約的下面深沉的水也跟著開始被染紅,發出了詭異的光澤。
「喂,你啊,現在開始聽我說。」楔一巴把我給打回現實,紅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看:「那兩個小鬼一定打不過那傢伙。」
他指的方向,是已經開始退敗的千冬歲和喵喵,他們身上都有著逐漸增多的傷口。
在我這邊,夏碎學長也差不多是同樣的情形,有著逐漸居下風的狀態。
「填裝一個風的子彈……記得吧,如果可以的話,你試著跟水結界溝通,運用水結界的力量看能不能暫時做點什麼出來。」
「水結界?」看著冰面底下的水潭,我有種不知道如何開始的感覺:「可是在風結界時候是阿利學長幫我的。」如果不是他用風的力量,我想那發子彈應該打不出去吧。
「但是水應該是你的屬性吧,運用幻武兵器的對談力量,那傢伙之前會給你王族兵器不是沒有原因,更不是隨便亂給的,你要試看看。」
會給我米納斯不是沒有原因的?
看著手上的小槍,我有瞬間的疑惑。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沒有等我想出個所以然,楔突然一把把我給踹開,乓的聲巨大的刀劈在我剛剛待著的地方,錯愕的回頭,我看見已經有中階鬼族盯上我們了。
「抓住那個人類。」安地爾用很輕的方式在跟夏碎學長拆招,直接對著其他的鬼族發布命令:「活著就行了。」
意思是說斷手斷腳沒所謂嘛!
我馬上從冰上爬起來,順著風的法術往後退開很大一段距離,那些鬼族很快的撲過來。
情急之下,我對著一直來的鬼族連開了好幾槍,看見很多黑灰在飛,下一秒又是新的過來,幾乎沒完沒了。
「多擋幾秒。」蹦在冰面上,楔抓破了自己的手然後在血色的冰上用血開始畫出法陣。
「這不是幾秒的問題──」一分心我馬上就看見灰色眼睛貼在前面,嚇到馬上開槍打破那玩意的頭顱。
「有種給我多擋幾分鐘!」
開玩笑!不可能!
「幾秒鐘算便宜你了!」很快的把法陣圓給畫滿,楔揮了手,那個紅色的法陣圖突然轉出了亮光,跟那時候在風結界的很像,光一出來馬上就把我們面前的鬼族給嚇開了好一大段距離,接著法陣稍微擴大了範圍,就在我們周邊固定下來。
「這是小型的光陣。」楔突地趴倒在冰上,我立刻衝過去把他抄起來:「先擋一下……」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很疲憊。
「嗯。」我記得光好像可以復原一點,所以把楔放在比較靠光的地方,然後按住了米納斯朝著學長那邊連開了好幾槍。
黑刀打下了冰彈,然後紅色的眼睛轉過來看我,很快的又對上了千冬歲他們。
一檔沒辦法做什麼,我讓米納斯轉成了第二型態,接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當初我在湖之鎮好像打過一個泡泡,那個泡泡後來證實是強酸成分融了三角螳螂人的臉,不曉得二檔可不可以運用那類的東西?
這樣想著的同時,已經轉換型態的米納斯發出了上膛的聲音,已經自動將子彈填裝上去了。
不管是不是,我決定賭看看。
「千冬歲,你們快躲開!」喊完的同一秒,我直接朝學長那邊的地板開了一槍。
這次沒有很強悍的後座力,我只滑開了小小的一段距離。
好幾個泡泡從槍口散出來接著分裂更多泡泡,一時間我看見滿天都是泡泡,多到了有點可怕的地步。
二檔是增殖而已嗎?
趁著學長避開泡泡的同時,千冬歲拉著喵喵很快的進到了光結界裡面,然後拉開了弓朝著那些漂浮中的泡泡連續射擊。
於是,傳說中的酸雨就是這樣產生。
泡泡一被打破,裡面馬上噴出了大量的液體,那些液體一碰到冰面,冰面就發出了詭異的破碎聲響,瞬間就碎開。
我們四周的冰面馬上就破裂成一片一片的,水花從中間的裂縫噴了出來,所踏的地方也開始變的很不穩固,好幾個鬼族都摔下去,在碰到水潭的同時立即就被淨化成一大堆飛灰、最後消失。
學長就站在另外那端,冷冷的看著四周的鬼族摔下去,也沒有興趣去救那些中低階的東西。
我應該怎麼辦?
看著學長就站在我們面前,我想千冬歲和喵喵應該也都跟我一樣。
我們並不想真的對學長出手。
「喵喵,那個有辦法處理嗎?」擦去了臉上的血漬,千冬歲低頭問了一下正在幫他治療的喵喵。
「……」喵喵含著眼淚搖搖頭,什麼話也沒說。
光是看她的動作,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

砰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回過頭,我看見夏碎學長摔在旁邊撞碎了一個不小的冰柱、躺在那些透明的碎片上,而身上多了好幾個傷口,當中還有黑針在上面。
「跟之前一樣,你們都還太弱了,讓我開始感覺無聊。」安地爾走了過來,蹲在夏碎學長身邊:「說看看,你是不願意對付之前的搭檔嗎?明知道對上我只有死路喔?」
「……我以我的搭檔為榮,如果他成為鬼族,我就會親手將他毀掉。」迅速抽開手上的黑針,夏碎學長立即將黑針往他原本主人的臉上送去。
輕鬆的避開攻擊,安地爾往後一翻站起身:「真有意思,為了不讓我好不容易做好的搭檔被毀掉,我只有現在請你們乖乖去死了。」說著,他勾動了手指,翻出了黑亮的長針。
「不要動主人!」
不曉得什麼時候自己去把身體弄回來的小亭從旁邊撲出來,一把抓住安地爾的手腕張開了口:「殺了你!」
「小亭!不要!」
一隻手從安地爾的側邊出現,直接掐住了小亭的頸將她提高,不曉得什麼時候回到安地爾旁邊的學長收緊了手,另手握了黑刀就要往她的腰邊砍下去──
「等等。」止住了學長的動作,安地爾看了一眼夏碎學長,然後似笑非笑的看著小亭:「妳這個詛咒體,連一開始的主人都認不出來嗎。」
小亭愣住了。
她的表情跟那晚當機時候很像,也跟剛剛的樣子差不了多少,呆呆的就這樣望著眼前的鬼王高手:「……之前……主人……?」
「創造妳的人,忘記是誰嗎!」
沒有讓小亭回答的時間,黑鞭直接往學長方向過去,迫使他鬆開了手。
接住了小亭之後往後拉開一段距離,夏碎學長重重的喘著氣:「原來競技賽那時候就是你動的手腳。」
安地爾勾起笑容:「當然,那個水妖精族的人太過於礙事,不過他真的挺命大的,連續要殺他都沒殺死,真是挺可惜的。」
被挾著的小亭開始掙動了起來,然後抬起了臉朝安地爾的方向吐了舌頭:「小亭的主人才不是你!不是你啦!」
「看來你把我的詛咒體改的很有意思。」盯著小亭看,安地爾環起手:「像這種東西,要幾個有幾個,跟垃圾沒兩樣,有必要如此珍惜嗎?」
「給我住口!」
看著兩邊的衝突似乎又要一觸即發,我著急的抓著槍,不知道要怎樣幫忙起。
幻武兵器跟水結界我可以做什麼?
「千冬歲,等等!」喵喵發出了驚呼,用力抓住正想衝出去幫忙的千冬歲:「不可以!」
「不要攔我!」千冬歲著急的甩開她:「那是我哥!」
「不可以!」
無視於喵喵的阻止,千冬歲直接翻動了手腕,從空氣中拉出了黑色的箭枝:「既然你們覺得空間法術很麻煩,就讓你們麻煩到極點!」
倏地一個破風的聲響,黑箭發出了不祥的聲音撕裂了空氣,一種沉黑的顏色跟著空氣一起被割開來,散出了讓人不安的氣息。
「以雪野家之名,侍奉於神諭之所的黑色之力──」
「褚!阻止他!」一聽到千冬歲唸出的東西,夏碎學長馬上衝著我們大喊。
幾乎是反射動作,我和喵喵撲過去把千冬歲給壓倒在地上。
摔倒之前,我看見了黑色的縫裡面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紅色眼睛,然後緩緩的消失在黑暗當中,之後空氣閉鎖,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不要阻止我!」千冬歲憤怒的喊。
「這個不行!千冬歲會死掉!」喵喵慌張的抓住他,大顆大顆的眼淚往下掉:「拜託、不要……嗚……」
似乎也被喵喵的眼淚嚇到,千冬歲的動作稍微緩了下來。
那是什麼東西?
「雪野家的一種禁忌術法。」靠在光結界旁邊的楔開了口,聲音不太大,有點微弱:「用能力或者生命跟黑色使徒交換誓約的法術。」
我看著千冬歲,他還想幫夏碎學長做到怎樣的地步?
「讓人感動,不過我對那東西也很有興趣。」收回了視線,安地爾走向了夏碎學長:「殺了你,那個雪野家的人似乎能替我帶來不少樂趣。」
「那可不行!」
在千冬歲想要爬起來的同時,我們都看見某個黑色的東西直接從上面掉下來,砰的一聲踩裂了冰面,其實已經在分離的冰面往下沉了沉,讓水潭的水往內漫了一點上來。
「你們怎麼可以對學生下手呢,這樣我們的畢業證書就開不出去了。」
看著那個黑色的東西,我突然覺得這輩子看見他真好。
「老師!」
穿著黑袍的班導朝我這邊揮了一下手:「你們幾個小不點真不怕死,這跟校外教學不一樣啊!」
「呵……老師你有辦法嗎?一次兩個人,兩個都是前袍級喔?」從班導旁邊走出來歐蘿妲,一如往常的撥了一下長長的頭髮。
「小班長,要打賭看看嗎!」抓住夏碎學長將他往後推,班導甩甩手看著眼前的兩個對手:「唉,又是學生,這學期不知道打過多少學生了。」
「我賭你需要幫忙。」歐蘿妲微笑著,然後坐在後面稍微突出的冰塊上:「而且這次我贏定了。」
幾乎就在說完的瞬間,我看見有個似乎有點透明的巨大手掌從下面往上,直接把歐蘿妲給抬高起來,任她就坐在那上面;接著出現的是個很大的巨人,半透明的,身上有著刺青和不明的紋路,而巨人頭上戴著像是原住民一樣的動物骨頭、上面鑲滿了毛跟裝飾還有超大型的牛角,完全看不出來頭長怎樣。
「喂!小班長!哪有人先把幫手叫出來才說我輸了,我根本沒說我要幫手啊!」班導跳腳的指著高高在上的妖精說著。
「你可沒說不能先叫。」靠著手指,歐蘿妲非常閒適的微笑。
「嘖!」
在他們出來之後,我看見了四周出現了不同的人,有些是袍級有些是武軍,這次數量很多、非常的多,裡面有著獸王族妖精族跟很多說不出來的種族,一下子就把原本氣勢很強的中低階鬼族給逼出了水潭範圍。
第二批援兵?
「看來時間拖太久了。」看著眼前的援兵,安地爾似乎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完蛋的態度:「保護妖精王後裔的巨大神,親眼看見的感覺還真不錯。」
「平常可都是完全看不見的哩!」
動作很快的班導瞬間就出現在安地爾面前,面色不改的一拳就將人給轟出去:「很有趣吧,我可跟洛安他們不一樣喔,當心點。」
「……資深戰鬥黑袍。」站穩腳步,安地爾瞇起眼睛看著班導:「真是難得一見的組合。」
「先說,我跟小班長不是搭檔。」
沒再給對方有時間說話,班導快狠準的連連攻擊,逼得安地爾也不得不仔細的對付他起來,一時之間就沒有餘裕管我們了。
「就說你一定會要幫手。」歐蘿妲看了一下學長,嘆了口氣:「我並不想跟冰炎殿下交手……」
「等等。」
站到了巨大神的前面,夏碎學長看著上面的妖精王後裔:「讓我來。」
歐蘿達支著下顎看著他:「下得了手嗎?」
「……請讓我來。」握緊了手上的黑鞭,夏碎學長咬了咬唇:「請幫我照顧小亭,她不適合參加這種……」
「這沒問題。」
說完,巨大神透明的手接過了還在掙扎的黑蛇小妹妹送到歐蘿妲旁邊。
一被鬆開,小亭原本要往下衝,不過就在歐蘿妲拉住她的手腕瞬間,突然整個人軟倒,閉上眼睛昏過去了。
鬆了一口氣,夏碎學長轉過身。
就像運動會那時候一樣。
學長站在他的面前。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