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學長靈魂一枚。
在差點溺水淹死後,漾漾終於找到了學長的靈魂。
就在他以為學長終於可以復活的時候,賽塔卻說不止這樣。
為了讓學長的靈魂清醒,他們還得到啥冥府與時間之流的交際……

「千萬別放開,進入交際處很容易被時間潮流給沖走。」
「被沖走會怎樣?」
「你可能會發現突然快速老化成骨頭或者退化成胎兒。」
「……」

嗚啊啊啊--我一定不會放開你的!

+++++-----------------------------------------------------------------------------------------------------------------------------------------+++++

第二十章  那之後……

在那之後,度過長久的時間,經歷過一切大小事物。
她問我有沒有後悔那時候進入了學院?
沒錯,在時間流逝之後,我想過成千上萬遍我後悔了幾次──我後悔了無數次。
但是慶幸進入學院的次數高過後悔,至今仍是如此。
人的一生有許多的選擇。
或許是對或許是錯,時間不會給人有後悔回首的機會,「第一次」不會重複發生。
人的一生還有幾次機會?
唯有肯定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時間的潮流不會讓任何事情毫無意義,即使你停下不走,所有的故事還是繼續向前發生。
這是屬於許多人的故事。
屬於我們的特殊傳說。


第一話  時間之流

地點:Atlantis  時間:中午十二點五十三分

那是一抹小小虛弱的光。
帶著冰冷卻溫柔的銀色光芒落在我手上的那瞬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
放我出去!
已經完全憋氣到一個極限了,我打賭我現在整個人一定快翻白眼了。
可能是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任務,那些不用呼吸的精靈鬼魂終於放開我,隨便我要怎樣浮上去都行。不過重點來了,我在收到東西之後也差不多暈了,只能直接往下沉──
迷迷糊糊時候好像看到一道微光,在水中特別的明顯,接著開始有股力量拽住我的領子直接向往上扯,大概不到幾秒我就被送出水面,冰冷的空氣猛然竄進我的鼻子嘴巴。
嗆咳了好一陣之後,我才看見把我拉出水底的是賽塔,他全身也都溼淋淋的,長髮貼在臉上身上,在微弱光芒的映照下格外地明顯。
他的眼睛直直地注視著我的手。
於是我張開手掌,我們兩個都看見了那小小的銀色光芒,是個半透明的圓形球狀,大約是乒乓球的大小。
「你找到他了。」
很輕很輕的聲音,像是在談論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很平淡的聲音。
我找到他?
手上的東西很輕,輕到幾乎沒有重量,讓我很難相信原來精靈的靈魂就只有這麼一點點而已,搞不好瞬間就會被壓散然後不見。
按著我的肩膀,賽塔一瞬間就翻身躍上我們方才來的地方,然後伸出手把我拉上去。
「這個地方已經不是鬼王塚了。」看著底下的水面,賽塔揮了手,水面立即結上了冰霜,一層又一層,很快就疊高起來將這裡完全給封住,接著什麼都看不見,「精靈沉睡的地方不容任何事物侵犯,坦斯亞。」
我愣了一下,發現他不是在跟我講話。
瞬間,突然有個東西從我身旁擦過把我嚇了很大一跳,因為我根本沒想到這裡還有其他人,仔細看清楚之後發現居然是個尖耳的精靈,他身上散發著與賽塔相同的微弱光芒。
「這裡將由精靈接管,我們已與公會協調了所有的事宜。」那個活像鬼一樣從我旁邊冒出來的精靈看也沒有看我一眼,端正的面孔有著某種嚴肅,而且說起話來非常認真的感覺:「我們將不會再讓任何勢力侵犯西之丘的土地,就算是鬼王回來,我們也會誓死作戰。」
他穿著輕鎧甲,感覺上好像是哪一方來的武軍,不過跟賽塔不太一樣。
「這位是風之深淵的坦斯亞,他們將會保護精靈沉睡之地,直到主神將這些過往的武士們帶回永恆之地。」賽塔輕輕的說著,稍微幫我介紹一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
那個精靈輕輕的朝我頷首,接著兩個人用我聽不懂的語言稍微交談了一、兩分鐘之後,風精靈又像剛剛來時候一樣無聲無息地離開。
說真的,要是精靈每個都這樣,多來幾次的話我應該會被嚇死。
這種出場方式跟書上講的不一樣啊!
「我們也該出發了。」用跟外表不符的動作直接抓住自己的頭髮擰出水,賽塔鬆手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完全乾了,連衣服都鬆鬆軟軟的根本像是沒有沾過水一樣。
「出發?」照理來說不是應該要講,我們該「回去」了嗎?
「接下來要去冥府與時間之流交際……精靈死去之後,要復活並不容易,就算是鳳凰族也無法將我們從絕對的沉眠中喚回,我們死後並不會前往任何一個安息之地,我們僅安息於主神的懷抱。」像是在跟我解釋他們死亡不同,賽塔這樣說著:「從沒有精靈被鳳凰族復活過,我想他們並不懂其中不同的地方。」
「咦?鳳凰族沒有復活過精靈?」我突然想起來在醫療班時候提爾他們似乎很煩惱的樣子。
「是的,曾經有人嚐試過,但是並未成功。」賽塔拿出一個小小的透明管子,那裡面裝著有點翡翠綠的液體,感覺上像是會流動的寶石一樣閃閃發亮:「我們無法被復活,只能被喚醒。」
他說完之後我就知道他想做什麼了,他想重新讓學長的靈魂清醒──如果我沒有會錯意的話。
是說,為什麼我會覺得「冥府和時間之流交際」這名字很熟悉?
似乎哪時曾聽人家講過……
沒有給我多餘的思考時間,賽塔拔開了瓶塞之後將裡面的液體直接潑在牆壁上,然後對我伸出手:「千萬別放開,進入交際處很容易被時間潮流給沖走。」
我連忙抓住他,然後把光球塞到背包裡,不過我還是蠻好奇的:「被沖走會怎樣?」
「……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突然快速老化成骨頭,或者退化成胎兒。」
「我一定不會放開你的。」好可怕的地方!
「請不用擔心,據說通常人還沒感覺到就已經不存在了,所以不會有什麼深刻的痛苦印象。」
我不曉得賽塔說這些是在安慰我還是恐嚇我,總之我已經完全不敢鬆手了,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有帶條繩子直接把我們兩個綁在一起打死結比較保險。
灑在牆上的液體發出了強烈的光芒,很快我就看見光芒之後出現了一個開口,大小剛好可以讓一個人通過,另外一端傳來某種極其詭異的呼嘯聲。
握著我的手,賽塔毫無猶豫地走進那個開口,我緊跟在他身後。
那瞬間,四周靜寂無聲。

***

我看見了一整片的黑暗。
黑暗之中還有很多銀色的絲線,打個比方來說的話,就像一張高速拍攝的高速公路遠瞰圖一樣,銀色的流光布滿了四周,條條線狀有的清晰有的卻很黯淡。
四周張望了一下,什麼也沒有。
「賽……」
正想問他這裡就是我們要來的地方嗎?賽塔卻先搖頭打斷我要說的話,然後對我豎起了食指示意噤聲,拉著我往某處直行。
那些銀色的絲線飄在空中,像是害怕碰到我們一般,在我們走過之前就紛紛讓開,然後繼續不斷地流動飄浮著,呈現一種安靜卻又詭異的氛圍。
這裡很黑,是完全暗黑的顏色,如果不是因為有踏在地上的感覺,光看我還真不知道天跟地的分別在哪裡……也很有可能我們並不是在地上走而是在半空中,因為我看見腳下的空間也有那銀色的絲線飄來飄去。
安靜到讓人窒息,那些銀色的絲線連聲音都沒有發出,默默地在空氣中飄移。
我們就在這些絲線中似是漫無目的行走,不過賽塔顯然知道路,因為在必要時候他還會轉彎跟換方向,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引導的樣子。
大概就這樣走了好一陣子,可能有五分鐘、十分鐘……也或許更久,在這裡沒有時間流動的感覺,太黑也太安靜了。
走著走著,讓人有點全身發毛的感覺,不管走了多久都是一樣的景色,而且我覺得這裡也太長了一點,走了很久都沒走到盡頭。
下意識地,我轉頭看向旁邊,同時,走在旁邊的人也看向我。
但賽塔的身影總是維持在我前面一點的地方。
一個灰色半透明的人穿過了流光,然後他的旁邊又出現了一個一樣的人,我的視線是穿過他的身體看見另外一個,馬上腦袋裡就充滿「我又遇到鬼」的這種想法。
握著我的手的精靈放慢了腳步,直到貼在我旁邊:「那些是時間的記憶。」他的聲音很小聲,只有我們兩個才聽得見的音量。
記憶?
瞇起眼睛,我看見更多類似的東西浮現出來,並不全是人,有的是動物、有的是我沒有看過的東西,接著還有一些花草跟建築,一一出現在流光裡面然後又消失,變化很快,不過顏色都很黯淡且半透明,在這些半透明的東西之後還是看得見深黑色的空間,無論怎麼看都覺得詭異,尤其是那些東西都沒有聲音。
「曾發生過的事情、曾存在過的生命,多少都會殘留一些記憶在時間流之中,有的強烈地出現在世界上,有的黯然或者已經不自覺的,就會被時間之流沖淡,直到消失才結束。」賽塔輕聲地說著,附近一些聽到聲音的人或動物轉過頭看了我們一下,有瞬間他們眼中好像閃過了什麼,不過卻又離開了。
須臾,那些半透明的東西越來越多了。
我注意到賽塔微微皺起眉頭。
根據過往經驗,當他們這種強到不像話的角色開始「變臉」的時候,就代表事情也差不多有某程度的嚴重性了。
「那個……我不會尖叫逃跑的。」之前的我可能會,不過現在的我應該不會了。
賽塔看了我一眼,勾起淡淡的微笑:「生人的氣息會吸引這些過去的記憶,我們加快腳步吧。」
生人……我旁邊那個應該叫做生精靈,所以生人是指我嗎?
難怪從剛剛開始,我就一直覺得那些東西很像是往我這邊靠……這種事情應該在進來之前就要說了吧!
「呃……慢慢走會怎樣?」小聲地詢問著,我縮了一下脖子,反射性的躲過一個飛過來又離開的灰色東西。
這裡已經變得有些擁擠,雖然還是有種空洞的感覺。
「你可以想像一下有幾百個人的記憶,一下子衝進去你的腦袋那種感覺。」賽塔很含蓄地打了個比方,不過我從他的臉上讀到了「腦袋會爆掉」的這種訊息之後,決定馬上加快腳步。
一邁開腳步之後,四周的東西又變得更多了。
就在那瞬間,透過一層一層的形體之後,我驚愕地看見一張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曾經存在過的臉,而他現在已不存在。
灰色而透明的臉,專注地看著前方。
等我回過神之後,我已經掙脫掉賽塔的手往那個方向跑過去。
無論如何,我有很多話想要當面跟著個人說,我們身上都有他遺留下來的東西,他也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清楚。
「漾漾!」賽塔的聲音好像被什麼掩蓋住了,變得很微弱。
我往前跑,那個人的形體若隱若現,好像停下腳步的話,他下一秒就會不見。
就在四周那些奇怪東西也跟過來時候,那個人似乎也注意到這場騷動,原本凝視在某一點的目光緩緩轉回,而我們的視線也在此時對上。
剎那間,我本來匆促想到的事情全都忘了。
他的眼神很銳利,跟其他的形體有點不太一樣,似乎他本人在這邊、但是又不像在這邊。
是那個曾經活在大戰中,卻又消失的人。
「你害亞那的小孩、我的學長死掉了!」
看見他的時候,我只想到這句話。

***

凡斯看著我。
也許他並不是如賽塔所說的記憶殘像。
『死去了嗎……』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等聲音停止後我才看見他開口,表情一點波瀾也沒有,驚訝震驚全都感覺不出來,像是什麼表情都無法擁有:『我沒見過他……』
我無法理解他到底是不是殘存的幻象,但是他顯然對我說的話有反應。
「他跟亞那長得很像……」
『那、就是個笨蛋了……』
接下來要怎麼接他的話?
幻象說學長是笨蛋,可是我本來是要來跟這傢伙抱怨的。
「這個,是你的。」我拿出安地爾給我的那顆很像轉蛋的東西,攤開在掌心上,站在前面的幻象緩緩的伸出了手。
那一秒,他的手穿透我的掌心,什麼也沒有碰到,我感覺有種難以言喻的寒意從那個地方猛地傳來,冷得我差點就把手給縮回來了。
愣愣地,有種很像記憶的東西傳了過來。
我看見了不屬於我的記憶,記憶中有人跑過去,模模糊糊的樣子看不太清楚,那是屬於他們過去的回憶,透過了眼前這個殘存的幻象進入我的腦海中。
勾動了一個淡淡且僵硬的笑容,凡斯把手收回去,輕輕地嘆了口氣:『所有的……他們……都不存在了……』
瞬間,我眼前的幻象整個炸開,一下子崩散開來,粉塵化為流光,重新回到黑暗中。
他消失之後,我還未從震驚的情緒當中回過神來,我只看見很多那種半透明的東西在凡斯的幻影消失之後突然爭先恐後的朝我伸出手,全都湧了上來。
沒想到這些東西會突然有這樣的動作,我頓時被嚇傻了,前後左右全都是滿滿的透明形體,完全沒有地方可以讓我躲避。
第一個奇怪的影像傳進來時候,我整腦袋裡都是女人的尖叫聲,聲音大到我頭都跟著痛起來。那是一個老婦人在淒厲的嚎叫著,她的公主被沼水中的鬼給拖走了,那美麗的公主連水之術都來不及驅使,就讓水中的惡鬼徹徹底底的拉走、永遠不會回來了。
我看見美麗的公主影像,生動的微笑還留在眼前,下一秒馬上又被另外一種記憶給取代,勇敢的騎士從牠面前走過去,而牠不過只是隻松鼠,在許久之後騎士倒在牠們的樹下,滿身鮮血的仰望著牠們,在牠們無法理解的眼神中,騎士的瞳孔漸漸放大而葉子蓋滿在他的身上,直到牠死去之後身軀掉落在騎士的白骨與盔甲上,慢慢地遺忘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無法抗拒,那堆東西像是有生命一般竄進我的腦中,有瞬間我覺得我的腦袋好像已經不是我的,差點沒整個炸碎。
意識模糊之時,我看見一個發光的東西跑過來,那些形體一見到那東西就突然全都散開,讓我得以喘口氣。
「快點離開這裡。」賽塔連忙把我從地上拽起來,他身上的光跟平常不同,整個是冰冷幽暗的顏色,那些形體一看到就全都避開了,完全不敢觸碰。
我按著頭,被連拖帶拉的站起來,離開之前我好像看見了凡斯的幻象站在遠處,對我們點了頭,然後消失在黑暗當中。
走了好一陣子之後,我的腦袋還是嗡嗡作響,那些亂七八糟的記憶一下子無法消化而且還有點錯亂。
「他們原本沒有任何惡意。」精靈的聲音從我頭上響起,淡淡地有些悲傷,不過還是很溫柔:「很多消失在歷史中的記憶,只是渴望有一天能夠藉由點什麼讓世人能夠知曉,所以它們經常被迷失在時間之流的生人所吸引,但是這些記憶太過巨大了,無人能夠負擔,即使是精靈也常在閱讀當中因為心痛而逝去。」
聽著他說完後,我感覺有好一點了,便向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為了避免又被包圍,賽塔繼續散發著這冰冷幽暗的光芒,我也不敢再亂跑還是開口了,乖乖地被他拉著走,又往前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精靈停下了腳步。

***

「應該是在這一帶。」輕輕地說著,賽塔左右看了一下,伸出他的手按住了眼前的黑色空間,那裡好像有個什麼實質物品,發出了小小的聲響。
大約幾秒之後,在我們面前出現了有四條兩樓高的銀線然後旁邊鑲上了圖騰,接著是兩片緊閉的門扉,中間有著從沒見過的大型野獸頭部,嘴裡還銜著一個籃球般大的銀環。
賽塔拉著銀環輕叩了幾聲,那兩片門扉發出了某種沉重又老舊的聲音,慢慢的從裡面打開,一張老人的臉半探了出來。
『時間之流裡不應該有訪客。』他的聲音有點尖銳,感覺上好像是在逼問什麼。
「現在有了,我們有急事找這裡的主人,請為我們開門。」
老人瞇著眼把我們兩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一個精靈、一個人類,你們有什麼資格要見……啊啊啊啊──』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跟著門板一起往後飛出去了。
出腳踹開門的賽塔很優雅地放下了衣襬,拍拍上面的灰塵:「門房要用打的才會讓開,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儘量能不要動手。」
你已經動手了!
錯愕地看著剛剛踹開門的精靈,我深深認為這個動作在通用語上應該叫做「踢館」──你不是專程來幫學長做復活前準備嗎!來踢館幹什麼!
我突然覺得,該不會這個人其實不是我認識的精靈吧?其實我們剛剛在跟安地爾聊天的時候,他已經把我的同伴給吃了!現在抓住我手的這個叫做改良版黑色精靈對吧!
「賽塔你來過這裡?」震驚歸震驚,我稍微注意到他對這邊太熟了,熟到有點讓人感覺到不自然。
「嗯,許久之前曾與三王子殿下來過一次。」賽塔彎起懷念的淡淡微笑:「那時候,門是他踢的──」
真是夠了!這裡是精靈鍛鍊腳力的「好所在」嗎?
「為什麼三王子會來這裡踢門?」被拉著走進去,我看見老人在門板下掙扎,他另外一半都是白骨,看起來相當詭異。
「他自一個鬼族朋友的手上拿了一卷地圖,沒多久後就找我一起過來,不過那時候我們並未見到這裡的主人,喝了茶就離開了。」賽塔稍微解釋了一下,雖然我不覺得他那個叫做解釋。
我比較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安地爾會有這裡的地圖,還拿給精靈來這邊踹門!
世事果然很難理解。
拉著我走進去之後,沒多久我就看見原本空蕩蕩像是庭院的廣大土地上開始浮出了一塊一塊白色的地磚,很有秩序地急速拼出步道,兩旁出現了石燈籠、假山、流水,然後是無數奇異花草樹木,白色的鳥飛過來站在很高的樹枝上,一雙眼睛全都看著我們。
這條步道很長,盤旋出各種不同景觀,直到最後出現了階梯連向一個巨大的古老宮殿,黑色的透明玉石幾乎消失在空氣當中。
有個小女孩從遙遠的宮殿裡跑出來,小小的臉蛋兩旁紮了馬尾,用鈴鐺豎起來,讓我聯想到小亭。
女孩穿著很像是古代東方的衣飾,但是又不像任何一個國家,淡青色的繡上了奇怪的花紋。
她先跑到地上門扉那裡,抓住門像是抓住餅乾一樣往上一拋,門馬上被她丟回門框上,完全無誤地鑲回原本的位置,原本還有些跟著我們要飄進來的流光也完全被隔絕在外面了。
『那裡有兩個外來者──』一半老頭一半骷髏的怪人指著我們叫。
「喔。」女孩很可愛的應了一聲,然後轉頭往我們走過來:「一個精靈、一個人類,你們來這裡找誰喔?」她仰起可愛的小臉,露出有點傻傻的笑容。
「請問黑山君在嗎?」賽塔輕聲地詢問著。
「黑色的主人在家喔,白色的主人不見喔,黑色的主人有吩咐讓你們先去休息,晚點可以準備去見他,可是下次進來不可以踢門喔。」煞有其事的對我們說了一下教,女孩轉身,髮上的鈴鐺也輕輕地響了一下,蹦蹦跳跳地哼著歌往前走了。
無視於還在大呼小叫的骷髏老頭,賽塔拉著我跟著女孩踏上步道。
「白色的主人還沒找到嗎?」走在女孩後面,賽塔開口打破沉默的詢問著。
女孩轉過來看了我們一眼,笑嘻嘻地說:「沒有喔,找不到了,白色的主人還沒有找到喔,黑色的主人說下次找到他要把他打斷腿喔──」
「原來如此。」
然後他們繼續往前走。
走上步道之後,我注意到這裡有點奇怪,附近好像有不少生物跑來跑去,不過下一秒又不見了,明明有看見很像白狐狸的東西蹭過我的腳,瞬間就又消失在空氣當中。
幻影?可是卻又很真實。
看著四周,我開始覺得這裡是很奇妙的地方了。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