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一 星戰的場合
  
  烈火在行將崩潰的霍格華滋學院四周熊熊地燃燒著,哈利波特與佛地魔這兩個一直以來彼此爭鬥的死對頭正捨生忘死地拚殺著。兩個人都雙手緊握魔杖,不斷揮砍劈刺,務求置對方於死地。每當兩支魔杖交錯相撞,都迸發出耀眼的火花與嗡嗡聲。
  
  忽然,哈利波特身形一歪。佛地魔看準機會,猛地將魔杖揮下,哈利波特的一條右臂悄無聲息地被斬了下來。猝然受了重傷的哈利波特憤怒地對佛地魔嚷道:「是你!是你殺害了我的父親!」
  
  佛地魔停住了腳步,他緩緩地摘下面具,對哈利波特說:「其實,我才是你的父親。」
  
  「哦!!不~~~~」哈利悲憤地大叫。
  
 



結局二 八點檔家庭倫理劇的場合
  
  哈利緊握著妙麗的雙手,用一種惶惑的聲音顳颥道:「我一直在愛著你,但蒼天為何讓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同時愛上同一個女人,友情和愛情究竟我該如何抉擇。你告訴我呀,你告訴我呀。」
  
  妙麗雙眼噙滿淚水,不知所措。站在一旁的榮恩再也忍受不了這心靈上的煎熬,他狂吼一聲「不~~~」,然後衝出霍格華滋學院去,對外面電閃雷鳴渾然不覺,任憑瓢潑冰冷的大雨澆在自己身上。哈利用顫抖的雙手慢慢捧起妙麗的臉,卻被她輕輕地推開。
  
  「我也愛著你們兩個,可是……」妙麗慢慢彎下腰去,雙手摀住臉,哽咽道,「可我已經有了身孕……」
  
  哈利聽到此言,倒退了三步,全身劇震:「你和榮恩原來早已經……」
  
  「不,不是榮恩,是馬份。」絲絲縷縷的痛苦隨著淚水自妙麗的眼眶流瀉而出。哈利的表情震驚至極,他萬萬沒有想到孩子的父親居然是馬份!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一個是哈利,還有一個是站在門口面色蒼白的馬份。後者推開怒氣衝天的哈利波特,逕直走到妙麗面前,厲聲質問道:「那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是你?」
  
  妙麗無力地點了點頭。
  
  「這怎麼可能!」馬份大吼,「難道不是金妮嗎?!」
  
  「哦!不~~~!」
  
  一聲尖叫從屋外傳來,原來榮恩已經回轉到屋子來,面露驚恐:「馬份你怎麼能和金妮在一起!」
  
  「為什麼不能?」
  
  「因為……因為……因為她其實是你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呀!」榮恩強忍住胸口隱隱的痛,一字一句地說道:「這是個守了十幾年的秘密,當年我母親跟你的父親曾經有過一段地下情,然後生出了金妮……」
  
  「哦!不~~~~」馬份拚命抓自己的頭髮,「金妮已經懷孕了呀!」
  
  在場的人都被這一幕所震驚,誰也無法想像這段孽緣的結局是什麼。哈利這時站起身來,把手擱在馬份肩膀上,冷冷地說:「你不用傷心,該傷心的是我。」
  
  「為什麼!」
  
  「當年馬份夫婦和波特夫婦同時產子,後來出於防止佛地魔的暗殺,波特夫婦就將他們的兒子與馬份家的兒子互換。所以其實我才是馬份,而你則是真正的哈利波特,你體內流的是波特家的血,與金妮•衛斯理是可以結合的。」
  
  「哦!不~~~~~」馬份第三次抓狂,「可我聽我媽媽說,麗麗•波特在和詹姆斯•波特結婚之前就已經懷孕了,是她前男友、我的父親魯西斯•馬份的!」
  
  妙麗這時把頭轉向已經完全傻掉了的哈利波特:「哈利,我也有個秘密必須要告訴你……小天狼星死之前偷偷告訴我,其實你真正的名字是叫哈利•布萊克…………」
  
  「哦!不~~~~」所有人都悲憤地大叫,第四次。

   



結局三 武俠的場合
  
  只見馬份一聲暴喝,躍到佛地魔與波特之間,二話不說唰唰唰連進三招,杖法凌厲陰狠。波特猝然受敵,不敢托大,急忙疾步朝後退去。馬份一經得手,精神大振,後招立時源源不斷,手中魔杖舞成一團白光。波特左支右絀,雖一時之間不致落敗,也可難挽頹勢。
  
  這一番攻勢可謂是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只看得一旁眾人心馳目眩。史萊德林門下眾人自然哄然喝彩,掌聲雷動;就連霍格華滋那幾個耆宿教頭也都紛紛點頭,暗讚馬份杖法了得;只有格林芬多門徒個個面如死灰。波特已然是門中的頂尖高手,若此番落敗,那格林芬多便永無出頭之日了。
  
  馬份這時又是一招「靈蛇出竅」,波特堪堪避過杖鋒;不料馬份身形一斂,魔杖反指波特譚中大穴。波特不及閃避,只好舉杖格檔。只聽「轟」的一聲,兩杖猛然相磕,火光激盪四濺。波特虎口劇痛,半條胳膊酸麻無比,魔杖幾乎拿捏不住。馬份早覷見波特窘境,哪會放過機會,反手又是一杖。這一杖平平遞進,去勢看似不快,卻蘊藏著無數後招,乃是當日西毒史萊得林苦心孤詣花下無數心血創下的一招,一經發出,敵人萬無躲閃之理。波特見來勢兇猛,心知自己求生無望,不禁歎息道:「罷了」撒手丟下自己魔仗,萬念俱灰,垂頭閉眼只是等死,眼見就要被立斃於馬份杖下。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突然馬份覺得一陣法力奔湧而至,自己不得不撤招運氣抵禦。這法力渾厚精純,蔚然大氣,在場眾人俱都心神一暢。馬份將要手刃仇敵卻功敗垂成,惱羞成怒,轉頭去看究竟是誰如此大膽。他循法力來處望去,卻是一怔。只見一位鬚髮皆白的青袍老者站在十步以來,面色如常,只有寬袖尚自鼓風而動。原來剛才那股勁道就是他拂袖而發,內力竟然已經修到了如斯地步,舉重若輕,收發自如,真可以說是震古爍今第一人了。正是霍格華滋掌門鄧不利多。
  
  鄧不利多見波特無恙,遂撫掌讚道:當年海夫巴夫、史萊德林、瑞文克勞、格林芬多四大高手在霍格華滋論杖,博得東海西史南瑞北格的名頭,只是精妙杖法多已失傳,殊為可惜。想不到今日見到史萊得林傳人使得一手好杖,幾有當日宗師風範,老夫能親眼得見,幸甚。
  
  馬份不敢多言,只得向前行禮,假意道:「鄧掌門謬讚了。剛才晚輩見鄧掌門內勁勃發,當真舉世無雙。這東海西史南瑞北格後面,卻要加一個中利多的名頭了。」
  
  聽了馬份諂媚之辭,鄧不利多只是微微一笑,緩步走到波特面前,叫他轉過身去,屈指連點十三處大穴,突然面色凝重起來。鄧不利多道:「你氣脈不暢,任、督二脈穴孔窒澀,莫非是中過毒?」
  
  波特只是點點頭,沉聲道:「卻是情花之毒。鄧不利多聽到「情花」二字,神色一凜,顫聲道:此乃是巨人族奇毒,中者三個時辰之內若不與人交合則七孔流血而死。」
  
  金妮這時悄然來到鄧不利多身邊,面色飛紅,扭捏道:「若如此能救波特,我願……」鄧不利多長出一口氣,以手加額道:「檄天之幸,檄天之幸。波特,你速速和金妮去找一家客棧歇息,萬莫延遲。」
  
  波特此時卻幾乎要哭出來:「可我昨天剛才練過了葵花寶典……」
  
  「哦!不~~~~」鄧不利多和金妮異口同聲大叫道。
  
  (裡結局:鄧不利多俯下身子湊近波特道:「修煉了葵花寶典也不要緊,老夫還有一法可救你」。隨後聲音漸低,幾不可聞。唯有馬份在一旁聽的清楚,不禁臉色陡變……)
+_+~~厚厚

  

結局四 港漫的場合
  
  「來戰吧!」哈利波特掣出魔杖,大吼一聲,週身金光四射,赫然使出了七十二萬匹力量。
  
  「小輩,你若有足夠武學智慧,又怎會與我這完美武者為敵了!桀桀桀。」佛地魔大笑道。「若非領悟到一百萬匹的自毀境界,你便只會被我轟散呀。試問你是否夠勁發現我並不存在的『弱點』了?」
  
  「戰•你•娘•親」 哈利波特只說了四個字。
  
  然後兩人戰了十萬回合,就連霍格華滋也被這兩個他媽的史上最強的強者毀掉一半。若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也要被這一幕嚇到縮起屎忽躲起來呀,因為這兩頭怪物就是單純地強,超越了神一般地強!
  
  兩個人就這樣不停地戰不停地戰不停地戰不將對方轟至渣打到爆就不肯罷手不停地戰不停地戰不停地戰戰至第七部第八部第九部第十部……
  
  



結局五 玄幻的場合
  
  「呀呀呀呀呀」
  
  哈利波特特掣出乾坤無極魔幻水晶杖,一道可怕的「神之憤怒」轟過去,立刻掃倒了一百萬食死者外加兩百萬平民。
  
  「哦!不~~~~」佛地魔憤怒地大叫,然後哈利波特又發出一掌萬佛朝宗,又殺死了一百萬食死者外加兩百萬平民。然後哈利波特殺了佛地魔。
  
  
  「呀呀呀呀呀」
  
  哈利波特特掣出乾坤無極魔幻水晶杖,一道可怕的「魔之憤怒」轟過去,立刻掃倒了一百萬魔法部阿羅外加兩百萬平民。
  
  「哦!不~~~~」鄧不利多憤怒地大叫,然後哈利波特又發出一掌萬魔朝宗,又殺死了一百萬食死者外加兩百萬平民。然後哈利波特殺了鄧不利多。
  
  「我勝了,天上天下整個霍格華滋唯我獨尊。」
  
  哈利波特平靜地說道,然後擁著妙麗、金妮、張秋、麥格以及其他全部霍格華滋學院的女生和女教師走進自己的臥室。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
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
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
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