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關於這間古董屋的介紹,我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恐怖寵物店
雖然我沒看過,但由於老闆都是神秘的東方人,還加上什麼後果自行負責的入店條件
我直接就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了


過,雖然文章標題是"幽瞳古董屋",但這篇內容與那位神秘美人老闆沒什麼關係
因為看完一至六集後,我把重點擺在UK組隻倫敦分部的小菜鳥---德拉克.伊斯
雖然出身顯貴,結果卻---在學時成績爛到老師懇求願代為作弊,甚至威脅要求將他的成績修改為及格;
在UK組織又是屬於成事不足,只會尖叫昏倒,惟有碰到自己有興趣的歷史文物時會展現連冷靜的老闆巫瞳幽都想避開的發光眼神攻擊(我不明白這有什麼問題,這不是很可愛嗎?)
可能是因為太不中用了,家族把他從奧地利送到倫敦,希望能多多磨練
可惜,牛從奧地利牽到倫敦還是牛,柔弱的他依舊柔弱
甚至因為遇到一個兇悍的齊斯老大,以至於沒有比較正常不打緊,還越來越弱勢,說話都變得結巴又唯唯諾諾(這不就是天然的小受嗎?)加上媲美男高音的尖叫聲,讓齊斯老大巴不得把他扔回奧地利


樣一個角色,我不由自主直接將他與我心中所想的角色重疊--沒錯!就是漾漾啊
兩人有太多相似處,如果把德拉克與上司齊斯老大的情況算進去
那簡直是---太像冰樣了


於齊斯老大的介紹,文中描述他"在外人面前性格冷然,善隱藏情緒,有英倫冷公子之稱,
在幽與德拉克面前總是容易情緒失控"

這....與冰炎學長不就幾乎一樣了嗎?再加上這兩位上位者外冷內熱,都以欺負小菜鳥晚輩為樂,
對他們又打又罵,而剛好兩位柔弱小不點都有腦殘的習慣,使得我完全把這套書的重點扔一邊,
只想專心研究這兩人




典腦殘---


第一集

1.
在迷宮牆壁四的巨大書架裡找書....
德拉克心想:要是他現在跑回去跟老大說:老大,我找不到B字部在哪,您帶我去成嗎?
大概就沒有機會再看到明天的朝陽.要是正好遇到他們老大心情不好,
還有可能會直接就看不到今天的夕陽

(如果是學長聽到漾漾這樣腦殘,他可能會冷冷的說:我可以讓你看不到下一秒的太陽)


過話說回來,我認為漾漾頂多只會腦殘的認為看不到"明天的朝陽"
德拉克是廉今天的夕陽都看不到,由此可知,齊斯欺負德拉克欺負得太慘啦


2.
在圖書館被人迷昏綁架的最後一念頭是---太好啦!這樣老大就不能怪自己找不到那本鬼書了
(我冏了,光看這一段就知道他被扁是有道理了)




二集

1.
當德拉克被送到另一空間,而眼前有一條五十釐米粗,全長超過十米的巨大血紅蟒蛇時驚慌的想......
現在!就是這個可怕的惡魔!正在步步朝我逼近,啊!不對,蛇沒有腳,不能說步步---
啊啊!先祖啊!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啊!(很好很好,你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要是學長聽到這段腦殘,他絕對會翻臉施暴的)先祖啊!保佑你的子孫吧!要不然擁有你們高貴血統的後代我可是要在這個七奇八怪的地方當起泰山來了
(你還知道你繼承高貴血統啊?我還以為你的膽怯早已掩蓋你的血統呢)


第二集,德拉克被丟到另一空間,死馬當活馬醫的呼喚天使,而天使出現後,他又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現在在和他說話的是死神或靈魂輪迴所的管理員,這與漾漾的反應幾乎一樣
差別只在德拉克認為自己"以死",漾樣認為"即將死了"


特傳中漾漾把輔長當作是死神的同伴,醫療班當成陰間,還胡思亂想一番
這邊的德拉克也一樣,他把天使的聲音當作靈魂輪迴所的管理員,還抱怨為什麼不是性感的大姐姐?埋怨連這種都因人而異


特傳第一集裡漾漾拜託他認為的死神,讓他寫完遺書再拘魂
這裡的德拉克也是如此,他先把天使當死神,又因為對方的打扮太像惡魔而把他當成真的魔鬼
與漾的反應相比,他是激動些,他直接跪下行膜拜大禮,
"魔鬼大人饒命啊!我的肉很難吃的,而且可能有毒,吃我比吃河豚還危險,為了您生命安全
您千萬別吃我啊"
(基本上我不認為魔鬼會因吃了她而有生命危險,被傳染腦殘愛尖叫還比較有可能)



這一大段內容裡天使也有讀心術,也常會補上一句打擊德拉克心情的話


然囉!如果要讓一個角色很可憐,讓人有好好疼惜的感覺,那麼除了本身性格,外在環境自然要有一個
總是欺負他的存在,就像學長與漾漾相處總有愛的鞋底教育;齊斯老大和德拉克的場合當然也有---都是完全的壓榨與大吼





錄經典場面---


電話中
"老大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可比美男高音的尖叫聲作為開場白,
德拉克又一次成功的將上司惹毛
"德拉克你這白癡!你想殺了我嗎?!",怒吼一聲,齊斯開始懷疑德拉克是上天派來
毀滅他的一個惡毒詛咒

這個白痴!竟膽敢用這種慘絕人寰的叫聲來刺激他脆弱的腦部

似乎是被他怒吼聲嚇到,金髮年輕人在電話另一頭僵硬起來,連帶的聲音也從一開始
宛如山洪爆發的聲量,降到蚊蠅拍翅的聲量

"那個....那個.....對不起"
"到底什麼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如果這個小白癡不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理由的話---
那他就要做好被調到冰島協助精靈大遷徙的覺悟
(話說回來,被調走不是正好,這樣就不用被吵,齊斯老大你不是一直都想將他送回奧地利嗎?
有這麼好的機會你居然不做,令人懷疑....你口中雖然抱怨,其實你根本就對他愛不釋手啊!!)


"那個..."
"到底是什麼?"齊斯發誓,如果這個小貴族繼續在他面前裝結巴,他就用魔咒將他轟成焦炭
無論要花多少代價,他都要好好給他一個教訓



"老大...你...你的桌上..."
"三,二..."
"老大你的桌上有屍體啊啊啊啊啊--------"
"該死的德拉克你這白癡!"

終於,齊斯與他部下的愉快(?)通話,還是始於慘叫,終於慘叫



嗯.....雖然漾漾很怕屍體,不過也沒怕到這種程度
現在想想,其實齊斯比學長更需要讀心術啊,這樣一來,當德拉克還在結巴時,他就可以先聽到他所想的
也就不用這麼悲慘的..............


話說回來電話一開頭的"老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真像是H文的尖叫聲啊
(眾人:夠了!你這腐女)

有一段"上司和主人的困擾"章節中,齊斯認為"我已經非常嚴肅的告訴過他,
也教育過他別讓他太丟臉了,
但他還是那麼白痴!你說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又不是他爹媽!
因為冰劍女王的關係,我連將那小子趕回奧地利都做不到啊!"


果用於冰炎學長呢?---"我已經非常嚴肅的告誡他,也用鞋底教育教訓他別再腦殘了,
但他還是那麼腦殘!你說我能怎麼辦?要不是扇那女人和巡司,我早就把他給......"




語--

"所謂上司(學長)這種東西.......其實就是種不斷遭到下屬(學弟)折磨的可憐生物罷了......"

"所謂下屬(學弟)這種東西,其實就是種白天不斷遭到上司(學長)虐待,晚上還要被拖到床上懲罰的可憐小受啊......."



真是美好的上司下屬,學長學弟關係



人生完美不過如此



2008.9.6~9.8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