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光大飯店、閃亮亮大佛、金光巨龍招牌!

這用「俗到爆」都難以形容的品味,
上天下地也只有五色雞才會有。
漾漾現在開始後悔怎麼沒聽夏碎學長的話,
早知道去住千冬歲家的飯店都好過來這裡啊--
忍著羞恥心走進這飯店就算了,
還有夏威夷中空女郎、泰國浴和飛碟……
五色雞你腦子到底是在想什麼啊啊啊--

與要執行任務的喵喵與千冬歲會合,
漾漾再度來到了湖之鎮。
同樣的地點,但物事已非,而往昔在他身旁的人也不在……

「不知道湖之鎮裡面有多少漂亮姊姊~」

可以的話,誰快把這隻色馬抓去浸豬籠啊啊啊!

 

作者---護玄
作者blog---http://blog.yam.com/user/windslie.html


試閱文章出處---威向有限公司
http://ww2.uei-shiang.com/Net/Buy/Default.aspx?SelProductID=12762

 

第三章  魔森林

過去的傳說

時間總是很快的在經過。

如果可以的話,許多人在經歷過這段時間之後,會永遠的想停留在這裡。
他在中途離開時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告訴一向感情不錯的老師,甚至前一天晚上他們還像是平常時候提著飲料點心衝往隨機挑選的地方遊玩。
風平浪靜的時間不可能維持永遠。
對於這個家庭而言,更是困難。
我想做什麼?
曾經有幾次這樣問著自己,但是往往總是自己能做什麼、自己不能做什麼取代了自己想做什麼。
王族和貴族的孩子們出生之後被剝奪了自由的權利,但是至少他們能夠順應自己的心,生活在這個世界裡面。
這裡的孩子從頭到尾都只能走這麼一條路。
或許他只是生錯了地方而已。
女性的手足曾經告訴過他,如果他想離開,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會幫助他永遠脫離這裡,但是只要他往前走、就不能再回頭。
他的血緣將不再是屬於這裡,他無姓無名從此毫無關聯。
還未給予答案之前,他們就先分離了。
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家族流傳的血脈中必定是擁有著部分的殘酷與嗜血,所以才能長久支撐著他們龐大的家族。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他也會成為像是其他兄弟姐妹般的人吧?
在未來……

第一話 消失的旅團

五色雞頭有點怪。
應該說,在艾芙依娃離開之後,他的表情一直很僵硬。
這讓我不太敢去問他那個六羅到底是他的誰。因為光聽那個姓也知道「六羅」絕對是他家裡面的誰誰誰,只是不知道跟他是什麼關係就是。
「西瑞,你剛剛找我不是有事?」我想我還是不要主動去問他這些事好了,萬一不幸去踩到雷大概會先死到我。
愣了一下,五色雞頭像是猛然回過神,露出某種很不自然的面部抽筋笑,「呃、去吃飯……」他很難得的連精神都沒了,似乎想說什麼、不過張了張嘴又閉上嘴巴,最後只吐出一句話:「本大爺叫他們弄好豪華大餐了。」
「那就去吃飯吧?」聳聳肩,我還能講啥哩。
「好。」一提到吃飯,五色雞頭的精神突然又來了,然後拽著我的肩膀往前跑,「吃飽之後本大爺帶你去見識一下本大爺的精心裝潢~」
不了,後面那個我真的不想看,我非常不想從這家旅館出去之後除了眼睛被閃還心靈受創,我也不想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多少發著光的可怕物品。
人果然還是要活在現實裡比較好,他的世界實在是太超脫了,我一定承受不住的……
被五色雞頭拽著走了幾個彎的走廊之後,最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間巨大的餐廳,雖然規模沒有學校的餐廳大,但就一般餐廳來說也夠大了……只是我在踏進去那一秒以為我看見的不是餐廳、而是其他地方而已。
我想通常踏進門之後看見的第一樣東西是瑞氣千條的金光大佛之後,應該沒有人可以半秒就反應過來這是餐廳吧……難不成你家餐廳拜的是食神!
我沒有看過有人在餐廳正前方供奉食神的!
果然五色雞頭的審美觀真的有問題,到底是他家的誰給他這種錯誤觀念!整個從髮根到腦細胞都出問題了啦!
「很讚吧!本大爺當初為了拿到這尊花了三天三夜,最後實在是煩了,直接問對方要擰斷脖子還是要給我才到手的!」注意到我盯著金光大佛之後,五色雞頭用很得意的語氣說道:「不過最後本大爺還是掛了他,為了任務嘛~」
這種壞事不要說得理所當然!
你家的教育整個偏差到了極點!
「哈……哈……哈,我對這東西的來源沒興趣。」我深深覺得我應該回去之後要把周邊五色雞頭可能有興趣的東西給收起來,不然哪天自己怎樣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在看了他設計的旅館之後,我對於當初抽禮物會抽到「免死金牌」這件事有點釋懷了。
幸好當初他不是送我「神聖蓮花金手指」!不然在收到那一秒我絕對砸回去他臉上。
拽著我走進餐廳,應該是為了招待五色雞頭,整間餐廳裡連一個客人都沒有,兩側站滿服務生,一看見我們進來馬上大喊歡迎光臨之類的話,接著穿著盛裝的服務生領著我們到最大的餐桌旁邊……我已經不太想嫌棄那個超級豪華的石雕餐桌了,至少它上面還能放著吃的東西就好。
重點是它沒有閃光,這讓我多少有點安慰。
我不想吃一頓飯就被桌子閃到眼瞎。
接著在我把視線往桌上飯菜看過去時,差點連血都吐出來了。
「本大爺欽點的滿漢全席~」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吃完的五色雞頭歡樂地向我展示傳說中會吃到肚皮爆炸的超級豪華中華大餐。
你有病啊!
兩個人吃滿漢全席你是想死了是嗎?!你想死我還不想跟著你一起死啊!
不!重點是你家的餐廳是怎樣在短時間裡面弄出滿漢全席的?這真的能吃嗎?還有你是來整死你家旅館上下所有的員工是吧?
「西瑞,我突然想起來我剛剛有吃了一點乾糧,所以我還是晚一點再過來吃好了……」看到那滿坑滿谷好像沒有盡頭的菜,我有種胃整個滿起來的感覺,現在連食慾都被嚇縮、根本都不餓了。
「喔哈,別客氣,吃不夠還可以再加菜的。」根本聽不懂人話的五色雞頭抓住我,然後把我按到座位上,自己就坐在我旁邊,「漾~沒吃完會遭天譴喔~」
那個「天譴」該不會是你吧?
就在我想要先給他死還是自己死時候,餐廳外面再度傳來一些騷動,接著是兩個讓我感動的人被一群夏威夷女郎給拱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明顯被嚇了一大跳的阿斯利安在一堆中空的女郎中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後面的摔倒王子也差不多就是那種想把身邊東西都揮走、但是不敢動手的表情。
畢竟沒揮好,剝掉人家夏威夷女郎上面那件可是會當場成了變態性騷擾的。
我深深相信這個認知不管是在原世界還是守世界都一樣。
「喔,剛剛說他們到了,本大爺就叫招待的直接帶過來吃飯。」抓著超大的蟹腳放在嘴裡咬,五色雞頭給我這樣模糊不清的答案。
太好了,現在變成四個人吃滿漢全席,除了五色雞頭之外我還會有幾個胃脹嘔吐的夥伴。
「咦?雷拉特呢?」我居然沒有看到第五個。
「城主邀請遠望者留下來餐敘,想討論一下目前各地發生的事宜,因為有點擔心你們,所以我和王子殿下才提早回來,不過……」阿斯利安露出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
就算他不說我也知道,他下面那句一定是要接「不過我如果早知道是這種鳥地方,我寧願住在外面也不回來」之類的。
「這是什麼鬼地方!」摔倒王子很誠實地在錯愕之後直接爆出他的不滿。
「蛤!你對本大爺的資產有啥意見嗎?」五色雞頭直接拍桌站起來,拿著蟹腳直指著摔倒王子,「本大爺已經看你不順眼很久了,要嘛就滾出去街上住……」
「好。」搞不好就是在等他說這句話的摔倒王子扭頭就走。
阿斯利安立刻將他給攔住了,「既然是西瑞學弟的好意,我們就住在這邊吧,擅自離隊也不是好事。」
皺起眉,摔倒王子一臉就是他寧願離隊也不想半夜睡在這裡,不過大概是怕又跟阿斯利安吵起來,所以反常的沒有吭聲,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之後推開旁邊的夏威夷女郎,挑了一個離五色雞頭最遠的位置坐下來。
等他坐好看清楚桌上有什麼鬼東西之後,整個臉色又變了。
「這還真是豐富的一餐……」阿斯利安看著傳說中的滿漢全席,只能說出這些話。
「哈,本大爺當然不可能弄出寒酸的一餐。」五色雞頭很歡愉地拍拍他那件傳說中的紀念品,然後坐了下來。
……
等等,我現在才注意到五色雞頭有換衣服!
字體變成「維護生命安全、請勿拍打餵食」!
你那些怪衣服到底都是去哪裡長出來的?居然比我這個台灣人還知道更多怪東西!
我覺得我再繼續看下去真的會直接吐嘈他,所以在阿斯利安坐到我旁邊之後就將視線轉移開來,「對了,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他們大概會深夜才來跟我們會合,畢竟他們是要去公會報到跟找這裡的城主,這處理的時間也實在是太快了點。
「去公會打探的消息晚點就會傳過來,而我們到了城主那裡後,才發現原來城主是認識的人……他之前有在我們學院學習過,所以彼此打過招呼後我們就先離開了。」微笑地告訴我他們的行程,阿斯利安面不改色地接過了夏威夷女郎遞給他的碗公,裡面還有像山一樣滿滿的白米飯。
立刻轉過頭,我在夏威夷女郎把碗公放到我桌上之前擋住她,馬上請她幫我換個人類能吃的正常分量。
「對了,式青不出來用餐嗎?」
雖然是微笑,但是阿斯利安給我一種謎樣的邪惡黑氣,好像是在問我說那隻獨角獸不用一起出來受死嗎的恐怖感覺。
「式、式青大哥在睡覺。」我現在才想到我忘記去把獨角獸給抓來一起死。
「原來如此,餐後我們再帶東西給他吃好了。」面不改色地吃掉了一整塊的東坡肉,阿斯利安用一種讓我覺得有點可怕的速度在用餐。
說是可怕……其實就是他在說話和優雅的動筷之間,前面的飯跟菜會突然消失不見,也看不出來他是怎樣吃進去的。
感覺上就是吃很小的分量,但是消失的食物量卻是呈反比的。
……你的筷子該不會有黑洞吧?
「對了,剛剛本大爺的手下說幫我們準備好交通工具和快速陣法去湖之鎮,明天就過去吧。」正咬著整條黃魚的五色雞頭插嘴說道,「本大爺順便過去那邊勘查一下,搞不好可以開分店。」
你就別再造孽了吧!
我很難想像這種店有第二家--這會害一個重生城鎮馬上沒居民想住的。
「明天我們會先去一趟城主的住所,那我的身分證明學弟你們就先帶在身上吧,如果發生問題才能在當地尋求協助。」為我們設想得非常周到的阿斯利安貼心地這樣說著。
只要他旁邊不要伴隨著疊起來的數疊空盤,我會很感動的,真的!
我踏入無底洞外星世界了、請放我回家吧……

***

結果那頓飯我大概吃了二十分鐘之後就藉口逃走了。
我相信繼續吃下去明年的今天很有可能是我的忌日,而死亡原因還是非常悲慘的撐死。
有時候人撐著死也不是很光榮的。
為避免五色雞頭追上來把我拖回去繼續吃,我在附近繞了幾圈之後,才在路過的服務生帶領之下回到了我們住的地方。
一到門口,我就看見摔倒王子也站在房門前面,感覺上好像是剛要開門進房。
「呃、你吃飽了?」沒想到他也會那麼快就出來,我突然覺得被留在那邊的阿斯利安有點可憐。
冷瞪了我一眼,心情看起來並沒有很好的摔倒王子逕自打開房門,連招呼都不跟我打一聲就走進去了。
瞄到他手上提有餐盒,我也摸摸鼻子跟著進去。
進房之後可以看見的是學長一定還躺在原位,但是出門之前還有看見的獨角獸不見了。我跟摔倒王子同時轉向正發出聲響的浴室,那匹消失的馬在裡面一邊哼歌然後不知道是在一邊泡澡還是淋浴,看來應該是進去有段時間了。
在我們差點淪陷在食物地獄裡面的時候,這傢伙居然還好命的在洗澡!
「拿去。」摔倒王子把手上的提盒直接扔到我身上,就去放他的行李了。
看了一下,果然裡面都是點心食物、應該就是給正在洗澡的那隻獨角獸。我把東西先放在一旁的桌上後,注意到摔倒王子也把東西擺好,正一臉嫌惡地盯著通鋪看。
對了,他大概沒有睡過通鋪吧。
不曉得為什麼我有種「這傢伙一定出任務也住得很高級」的感覺。回想學長之前抓著我若無其事的跑去開房間,我猜摔倒王子絕對是開更兇的那個人。
「這裡好像還有單人套房,不然我請西瑞幫你準備單人套房好不好?」只是我不能保證他會準備哪種房就是了。
很顯然也想到這點的摔倒王子鐵青著臉送給我兩個字:「不用。」
話說又不是第一次一堆人睡在一起了,之前帳篷還不是大家輪流睡,也不知道他在要求啥鬼。
難不成他睡相很差?
「喔喔,你們兩個回來了啊?」就在我思考著摔倒王子不想睡在一起的理由同時,式青打開了浴室門包著特大號的浴巾快樂地衝了出來。
「這裡的浴室超讚的,可以游泳耶,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洗澡了,之前都是看到湖跟姊姊就跳下去~」
湖就算了,姊姊是啥鬼啊!
不過他一說到能游泳我也有興趣了,我知道這裡衛浴設備很好沒錯,不過剛剛只有瞥一下,沒有仔細去看浴缸有多大。
「快點來看。」式青興奮地抓著我去看浴缸。
接著我就看見可以讓人游一圈的浴缸,那起碼都可以讓好幾個人跳進去泡了,真是奢侈啊!
跟在我們後面的摔倒王子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在看我們,「平民就是平民,這種東西有什麼好訝異的?」整個語氣不屑到最高點。
「我家的浴缸只能一個人泡啊……」摸著有點在發光的浴池,我感動了。
這不就是傳說中電視上豪華王公才可以用的東西嗎?
「這個還可以按摩、還有小瀑布跟小火山。」抓著我在浴池旁邊東摸西摸按那些附加功能鈕,剛剛已經在這邊玩一輪的式青又一一打開那些大小機關,「還有立體投影可以看電影……真是太棒了!我真想也弄一個到人魚聖地給那些姊姊們。」
可能是懶得理我們了,摔倒王子發出冷哼之後轉頭就離開浴室。
是說你要是那麼不想跟平民在一起,剛剛幹嘛跟在我們後面來看浴池啊?
有時候我真的對摔倒王子的一些行為很不能理解。
真是個怪人。
就在我很興奮地想衝出去拿衣服進來洗澡兼游泳時,掛在身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一拿起來我就看見來電顯示上面出現了「千冬歲」的名字。
「千冬歲?」接通之後,我走出房間到陽臺。
『對,你在我家旅館嗎?』電話那邊傳來他的聲音,這次沒有小亭的吵鬧聲,看來他有可能不在夏碎學長那邊了。
「我在西瑞他們家的旅館裡面、呃,不好意思,因為剛好是西瑞他的產業……」
『你是說每天都在散發著愚蠢光芒還不倒的那間旅館嗎?』
原來千冬歲也知道這家旅館,看來這家旅館真的很出名──不是好的那種出名就是了。
「嗯,我們住在裡面的木屋區,比較正常一點的地方。」很怕千冬歲也以為我喜歡這種風格,我連忙再強調一下:「房間沒有啥怪東西。」
『我也不希望看見什麼鬼東西……不過這樣有點麻煩,因為那裡不是我家的區域,你把電話拿給阿利好了。』
我看了看房間裡面,阿斯利安還沒回來。「給休狄王子可以嗎?」
『好。』
於是,我在凶惡黑袍的冰冷視線下把手機遞過去。
不知道跟手機那邊的千冬歲講了些什麼,摔倒王子很快就掛斷了通話,接著把手機丟還給我後就逕自在地上弄出一個小型的銀色陣法。
「要打通道路嗎?」蹦到床上去,式青抱著枕頭趴在上面。
瞄了他一眼,連回應都沒有的摔倒王子唸了幾個不知名的句子之後,地上的陣法很快就被啟動了。
約莫五分鐘之後,我就看見剛剛還在跟我通電話的紅袍出現在啟動的陣法上。
「欸?比我想像中還要正常的地方嘛。」不知道為什麼穿著情報班紅袍的千冬歲在法陣消失之後才拍拍衣服,「真是,我還以為會看見什麼可怕的東西。」
那是因為你沒有從正門進來。
我相信他只要走正門的話,以後應該打死都不會想再來了。
「你真的來這裡啊?」雖然夏碎學長有說他可能會過來,但是我沒想到他那麼有效率。
「晚點喵喵也會過來,我們兩個承接了情報班的任務。」簡單解釋一下,同時也讓我知道他穿正式服裝過來的原因之後,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我哥說什麼反正你們都在這邊、也剛好有任務,要我一定得過來看看。」
他的語氣有點勉強,看起來好像不是很想來出任務。
「可惡,我一離開,那條蛇又會拿不乾淨的東西給我哥吃,還有我弄了很多進補的東西、我老爹也讓人帶很多東西過來……」不斷發出抱怨,千冬歲很是不滿的開始算著回去之後又要用哪些東西給夏碎學長吃才會讓他的身體早點好起來。
我覺得我好像有點了解夏碎學長為什麼要半強迫他來出任務了。
「對了,怎麼會是喵喵跟你過來?萊恩呢?」我記得千冬歲只要出任務都是跟萊恩才對,難得他今天會跟喵喵一起出任務。
「他弟跟一票新生轟轟烈烈的跑去挑了巨型食人蟻的老巢,結果被困住了,所以他和一個紫袍過去救援。」搧搧手,千冬歲用一種蠢事就別再問的語氣這樣告訴我,「不過只是個巢而已,居然會被困住,當年我和萊恩兩個人就挑掉了整片哩,現在的新生實力真是越來越不好了。」
……真對不起,我當年應該是連一隻都殺不掉還會被反砍的那個路人甲。
不要把這麼可怕的事情說得理所當然啊!正常人是不會去挑掉那種東西的吧!
「哼。」完全不將那東西看在眼裡的摔倒王子冷哼了聲。
砰的一聲,我們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漾~去泡溫泉……你這個四眼仔怎麼在這裡?!」
宿敵見面了。

***

我摸摸肚子,感覺有點胃痛。
「來看看我們家產業的敵人是什麼樣子。不過看來很快就會倒了,沒有偵查的必要。」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完全鄙視靈光大飯店。
說真的,就算不用管它,我也覺得這間飯店應該在不久的將來會自然倒的,除非它還有除了溫泉之外其他不倒的理由。
「本大爺今晚就宰掉你這個商業間諜替天行道!」甩出獸爪,吃飽體力好的五色雞頭半秒內就進入了高度備戰狀態。
「欸?雪野學弟,你來了啊。」跟在五色雞頭後的阿斯利安很巧妙地擋住了五色雞頭的獸爪,「很抱歉,我請雪野學弟幫我跑了一趟拿些資料過來這裡,忘記先告訴你了。」
衝著阿斯利安的笑臉,五色雞頭發出了幾句抱怨之後就把手收回去了,「本大爺今天就饒過你這個商業間諜。」
聳聳肩,看狀況判定是打不起來也砸不掉礙眼傢伙的資產之後,千冬歲才從自己隨身的包包裡拿出了一顆圓球遞給阿斯利安,「這是你向情報班調詢的資料。」
一聽到這句話,我們幾個也都靠過去了。
「我請雪野學弟幫我在情報班中找一些資料。」接過圓球,阿斯利安一邊向我們解釋著:「因為山妖精那邊的鬼族讓我有點介意,所以今天早上我傳了訊息回公會,請公會方面試著找尋看看那一帶是不是還有發生過什麼事情。」
「查詢的結果是那一帶並沒有發生過什麼值得注意的事情,副本我已經存在裡面,你們傳回來的原料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做了比較簡單的解釋之後,千冬歲繼續說著:「不過根據我們情報班現有的資料表示,不久之前曾經有支冒險隊伍到了你們去過的那個山妖精地區,隊伍裡有一名叫做西絲卡的女性在這座城市購買了個老舊的保險箱,過沒多久、那些隊伍就突然消失了,再也沒有任何人見過他們,失蹤原因不明。」
「蒂妮娜.西絲卡?」
在安靜之後突然插話的是站在旁邊的摔倒王子,所有人都把視線轉向他。
「你認識?」千冬歲挑起眉。
「她是一名奇歐妖精。」站在旁邊的阿斯利安似乎也知道這個名字,「之前曾在奇歐妖精的王者之地任職過攻擊團隊長,是一名相當強悍的武士。我們知道大約在二十多年前她從奇歐王族裡面退役後就加入冒險團,後來有聽說過他們征伐過許多鬼族在守世界的據點,我並沒有直接見過那幾位,這些事情都是從我兄長那邊聽來的。」
「我告訴他的。」摔倒王子皺起眉,表情不是很好看。
在場似乎完全沒有人想去追問他關於那個消失的女武士其他事情。
「好吧,那支隊伍消失前似乎有情報指出他們就在山妖精那一帶,但是並沒有找到任何痕跡,山妖精也表示完全不知道,大概就是這樣了。」千冬歲把自己帶來的消息告訴我們之後,就聳聳肩表示沒有其他資料了。
既然連情報班都不知道的話,看來應該也不會有人查到了吧?
不曉得為什麼,聽到他們說山妖精時我一直想到那個詭異的山妖精,總覺得心裡好像哪邊不太舒服。
「說完你就可以滾了。」完全看千冬歲很刺眼的五色雞頭用某種像在趕害蟲的語氣驅除一屁股坐在床邊的紅袍。
「哈,殺手一族連房間都不夠給人住啊?我看漾漾你還是來住我們家旅館好了,比這種地方大的房間我家多的是。」用一種完全瞧扁這裡的語氣說著,千冬歲嘖嘖地開始嫌棄房間不好。
「渾蛋!本大爺才不怕你住!」五色雞頭一把拍穿了旁邊大理石的桌子,氣憤地吼過去:「四眼死老百姓,你就好好見識一下本大爺的旅館有多氣派!」
有時候我覺得五色雞頭滿單純的、真的。
「吵死了。」摔倒王子的額際開始出現青筋。
「你今天可以睡我旁邊喔~小美人~」式青歡樂地在床鋪上滾來滾去,但是沒人理他。
就在整間房裡一片吵吵鬧鬧同時,地上那個摔倒王子剛剛弄出來的陣法又開始發亮了。

,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