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第三時效

作者--橫山秀夫

出版社--獨步文化出版



聽說這是一本新穎的警察小說

以往我對於這種冷硬派,通篇都是男人男人男人,沒什麼人情味的警察小說不太有好感

因為我無法理解男人之間的心態,友情(差點寫成姦情...)

不過也許是年紀漸長,觀念終於有所改變,這次終於願意再次給警察小說一次機會

而這本書也不負我希望,讓我重燃信心。

 

書裡主要是敘述F縣警搜查一課的三個班各自接手的案子

不過案子各自有所牽扯,並不完全獨立,不過在此我完全沒打算劇透

因為就算拿著書我也沒辦法清楚的寫啊

我的習慣是享受推理小說的劇情,享受作者的創意,

我不會去研究寫作的動機與當代社會亂象之間的連結

我更不會將書中所用的專業手法與專業化學名詞法律用語研究透徹

啊啊我只是業餘的享受劇情的普通讀者

而且看看我的網誌標題:莫名"萌"感,就應該知道我的感想絕對~不是一般感想

而是充滿著愛與腐的妄想讀後感啊~~~

首先先說說這三班的班長吧,根據書皮&書中簡單介紹:

一班班長朽木--綽號"青鬼",生性冷漠,手段鐵血,犯人聞之喪膽。
雖然生性冷漠,令人難以捉摸,但在直屬部下眼中還是隱約可看出撲克臉底下的熱情 憤怒與悲傷(為什麼我想到手塚呢?)



二班班長楠見--綽號"冷血"的前公安警察,目前的警界"空降部隊",冷酷無情,特立獨行,破案率百分之百!
不只是內心世界,連住處都不肯透露(那你的身分證還有人事室要填的個人資料表怎麼辦?)
輕蔑且厭惡女人,對女性極為心狠手辣。

 

三班班長村瀨--素有"天才搜查官"的名號,心思細膩,善用心理戰緝凶。
直覺神準,通常在案發現場說出的第一句話會成為屬下辦案的指標(一句定江山嗎?)


根據課長的角度分析,他認為"這三人的個性和辦案手法迥然不同,但他們唯一的相似處在於,彷彿化身為罪犯的[人格特質]。

若以[執著][專業][職業病]等詞彙形容一般刑警的辦案態度,那麼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情緒][詛咒][怨念]等負面詞彙。

他靠案子糊口,而他們靠案子生存,他經常覺得這是自己與他們的差別"

 

我想從三個人的介紹詞多寡,應該就可以發現我對三個人的偏好,楠見>朽木,至於村瀨我沒把他排進去...對不起

雖然整本書出場率最高的朽木,其次村瀨,一班與三班有好幾個案子,二班只有一個故事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只出場一次,帶出的謎團太多,氛圍太過冷漠,才會讓人更好奇他吧。

不過莫名萌感並不是針對楠見,雖然他輕蔑女性,也可以當作他偏愛男性的另一種反證(最好是有這種證明啦)

不過他出場不只表現出他對女性的厭惡,跟男人也沒什麼有遐想的互動,

只能說...楠見班長啊請你稍微對部屬好一點吧,我都沒有素材啦

 

 

萌點第一組呢就是一班的朽木與矢代。

矢代小時候曾被某擄人勒贖的男人要求朗誦他所準備的犯人錄音稿,直到過了追訴期依然沒破案

從此之後矢代就不再笑,而是以假裝的笑容,插科打諢的笑容活在團體中。

同時為了向"那一天"報仇,下定決心成為警察。

事實上,他曾報案向刑警坦承那一天發生的事,而當時接電話的刑警就是朽木,而朽木也一直記得他的聲音

好!這就是萌點啊萌點!他記得他的聲音,這真是完美的邂逅!

根據矢代的記憶,他"難忘"第一次見到朽木的情景。

朽木盯著張羅茶水的矢代說"明明不好笑,你為什麼笑?"

一眼看穿假笑的男人,通常會成為你唯一的男人(哪來的結論啊妳不要亂發表)

而矢代感受到他是個可怕的男人(即將壓倒你的當然可怕)

不禁脫口說出:請差遣我,無論如何我都想成為刑警

啊啊啊啊~~~這就是高潮所在啊,請讓我私心換成"請壓倒我,無論如何我都想成為你的伴侶"(極大誤)

而僅僅兩年,朽木批准了這項"越級上訴",提拔他成為轄區警署的刑警,後來又升至一班

私心:僅僅兩年,朽木批准這項越級上訴,讓他從偶然相遇的路人,變成可以一同用餐的,緊接著,他如願來到他家,獲准進入他的房間及床,就是這樣!太美好了喔呵呵呵~

其實一邊打字的同時,我突然發現這組的感覺就跟塚不二一樣啊

手塚(朽木)都是冷漠的看穿不二(矢代)的假笑,並冷漠的拆穿,

而不二(矢代)也因此被馴服了,從此成為他忠實的追隨者,追隨到床上(大誤)

 

接下來的沒有萌點,純粹只是寫一下,因為有點特別,這是關於三班的故事


先說一下村瀨講的觀於山鷹的習性:

大部分情況下,山鷹會在巢中下兩顆蛋,孵化期差兩三天,先孵化的幼鳥會把未孵化的蛋啄碎。主要是因為山鷹幼鳥體型很大,且需要大量的肉類,母鳥沒辦法一次養育兩隻,所以一開始就只打算養一隻幼鳥。但是如果只產下一顆蛋,且那顆蛋沒有授精或是在孵化前就死亡,就需要第二顆蛋,以避免風險。第二顆蛋是備胎性質,如果先出生的有一般水準,第二顆蛋就被摧毀,即第二顆蛋只有在第一隻幼鳥死亡才被允許出生。

而村瀨就是母鳥,東出和石上就是兩隻幼鳥

不過後來村瀨中風,東出暫接三班,所以他認為村瀨有可能是先孵化的幼鳥,而自己是備胎

我是對於後來恢復健康的村瀨居然在會議中悄悄的不落痕跡的的提醒東出盲點,我還以為他要直接接手

沒想到這麼有人性,反正後來村瀨又回去當三班的母鳥,東出從備胎轉為兩隻幼鳥之一

回到原點的皆大歡喜。

, , ,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