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向試閱網址--

http://www.uei-shiang.com/Net/ULimages/Lists/319/Lists.htm

作者護玄blog(7-2試閱)--
http://blog.yam.com/windslie/article/31251118

 

第一話 現實的接觸

黑白精靈隱遁世界、時間引退歷史不現。
羽族天空展翅肅肅、妖精錯落遊走凡間。
獸王喻如狂風殛雷、海民水中旋舞翩翩。
人類好比猛火流連、凶影只像暴雨閃電。

這是記載在圖書館中某本書的一段話。
源起於世界神話之一,廣為人知的一段傳說。
那是一個屬於星星的故事。
在很久之後我才理解這個神話所傳達的真正過去。
比起聽與翻閱著過往的書籍紀錄,不真實的吸收,沒有辦法了解那個時代的傳遞。
我就只是看著個故事而已。
沒察覺到,真實上演時候,那些書中文字的講解,都還不及萬分之一。
                       
四周的空氣狠狠地震動著。
所看見的是一整片的黑暗。
「還沒、不要動。」
黑色仙人掌的聲音從黑暗的某一處傳來,在靜寂的空間裡特別的清楚,「這還真是有趣的歡迎,沒想到連動手都不用了……不過我比較喜歡生鮮的,傷腦筋。」
生鮮的什麼?
那瞬間,我聽到一些怪怪很像電線走火的聲音,接著四周又震動了幾聲,猛然亮了起來。先看到的是五色雞頭的腦袋……太顯眼了。
「嘖,老三你傳對位置嗎?」頂著彩色刺眼腦袋的五色雞頭突然站起身,我才發現原來他的姿勢是蹲著的,手上還提著不知道啥時候脫出我手的小飛狼,接著往我這邊丟回來。
「對啊,這麼多肉應該沒錯了。」
肉?
抱住了飛狼,我才慢慢的從剛才的轉移震盪中回過神來。
首先進入眼睛裡的還是一整片黑暗,白話一點的講,類似整個房間都掛滿黑布那種視覺效果,黑色甚至連頂上都罩住了,根本看不出來是不是剛剛我們離開的底部空間。
難怪五色雞頭會有那個疑問。
在視覺之後,我聞到了一股異常濃郁的血腥味。
接著,我看見了黑色仙人掌的移動陣下,是近乎黑色的暗紅色液體,那股讓人雞皮疙瘩全部起立的味道就是從我們腳下傳來。
仔細一看,裡面還飄著不明的肉塊──
這應該是黑色仙人掌他家吧!
我們根本不是被傳到最底層吧!
等完全意識到那是什麼的時候,我的腦袋整個一暈,喉嚨也不斷湧出某種很酸的味道,差點沒直接吐在黑色仙人掌的陣法上。
「褚同學,吐出來我就抽你的骨頭。」黑色仙人掌對我露出非常險惡的微笑,讓我當場又哽回去了。
不過他怎麼知道我想吐?
難道又是跟學長一樣的可惡回答……因為他是藍袍嗎!
意外的沒有啥廢話的五色雞頭環顧了一下周圍,「老三,還不少。」
因為他罕見的沒亂講話也很正常,這下次換成我比較緊張了,「這裡真的是剛剛的地方嗎?」沒有看見走道也沒有看到牆壁、更沒有看見應該要在這邊的安地爾與其他人,那些黑色很像布幔的東西安靜到讓人發毛。
等等……是什麼東西還不少!
「漾~開戰了。」根本不知道我內心有多糾結多掙扎,五色雞頭瞬間甩出了還有點傷痕累累的獸爪,微蹲了身體。
站在一邊的魔使者也同時甩開黑刀,整個身體緊繃。
四周馬上陷入一種詭譎的沉靜,而且整個下面可視有限,基本上怎樣看還都是黑黑的,除了陣法以外就沒什麼光源,讓人連頭皮都麻起來了。
連五色雞頭都沒有亂跑,這讓我覺得真的很不對勁。
他連鬼王戰時候都會亂跑啊!
「看來自己闖進來還真是一頭栽進死路嘛。」黑色仙人掌笑得有點詭異,而且讓我比剛剛更毛了,「不要亂動喔,同學,這次和在學院可是不一樣了,會死的。」
我一秒抓著飛狼不敢亂動。
所以到底是什麼狀況?
完全沒有半點聲音的魔使者就盯著黑色的那些東西,然後看起來相當緩慢的移動了黑刃,眨眼瞬間就揮出了刀。我們前面的黑色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被割開了非常大的破口。
接著在破口後面,出現了像是被硫酸還王水潑過一樣的殘破屍體。
地上可觀的血量之一似乎就是從這邊流出。
血肉模糊的屍體又讓我的嘔吐感湧現。
那個根本已經看不出是什麼了,整個扭曲得非常嚴重,可能是臉部的地方完全變形。
「漾~不要看。」五色雞頭的爪子擋在我前面。
「看來底下的封印幾乎都被解除了,我們剛好闖在陰影的中心點。」黑色仙人掌抓抓臉,然後拿下眼鏡收好在口袋裡,「這樣看起來根本沒有好的內臟可以回收,真是白跑一趟了。」
難道你下來是專程要回收東西的嗎你!
魔使者揮刀的聲音又發出了幾次,周圍的血腥味更濃了,我在想那些黑暗後面應該都有著某種不堪入目的屍體,很有可能是原本留在這邊的夜妖精,或是其他闖入的。
這樣說起來,賴恩說不定也凶多吉少了。
而安地爾基本上從裡到外整個構成都很像蟑螂,我倒是不覺得他會死在陰影爆發下。他比較要擔心的是……現在又跑去哪邊搞鬼了?
底下變成這樣十之八九和他脫離不了關係。
手邊的老頭公震動了幾下,那股濃到讓人作噁的血腥味緩緩的降低了些,在黑色仙人掌的陣法外多出了一道像是隔離層的東西,接著啪答了幾聲,幾條黑線撞在上面,沒辦法靠近我們。
黑色仙人掌瞄了我一眼,「喔,真是好東西。」
果然有黑袍就比較不一樣嗎?之前城主還以為是我自己用的咧。
因為四周的氣氛很緊繃,我也把米納斯取出,有點怕怕的站著完全不敢動。
接著,水的聲音飄浮在我的側邊──
『這裡充滿了黑暗之力。』不知道何時自己化體的米納斯完全無視於主人我的白眼,相當自主的出現在空氣中,鱗片的身體慢慢地移動著,『老頭公雖然可以暫時隔離有害物質,但是時間一久就會被襲擊。』
「呃、是多久?」
『約一個小時左右。』
這個叫時間一久嗎!
也太久!
根本馬上就到了吧可惡!
「漾~先把地板洗一洗。」五色雞頭不知道是終於手痠還是怎樣,爪子突然就放下來了,不過我也沒有看到那些屍體了。
被魔使者切開的黑色又重新覆蓋上去,剛剛出現的扭曲物體也被再度藏起來,恢復一開始進來的樣子。
……等等,叫誰洗地板啊你!
我並不是跟下來當工友的啊!
雖然在心裡這樣瘋狂抱怨,不過我也真的覺得這個地上……該洗洗了。
「米納斯。」
轟的一記水子彈,把整個地面上的濃稠血液給沖得一乾二淨,擅自跑出來的米納斯也跟著消失了。
我深深覺得我的幻武兵器真的越來越不乖了,哪家的幻武兵器像我家的這麼來去自如?
不要對主人視若無睹還自己出來逛大街啊我說!
『如果主人能夠讓人徹底放心就好了……』
而且還會頂嘴。
地面的血液被水沖淨之後,站在我旁邊、包括魔使者在內的三個人突然非常有默契的全都面向四周的黑暗,反而我被包在中間,有點怕怕的看著他們轉過來的背。
周圍的黑暗開始不斷出現了怪異的漣漪。
然後,黑色的面孔從那裡面浮現出來。

我很難形容我看到的是什麼東西。
不是夜妖精那種皮膚焦炭的黑色,而是一種很純粹的黑,好像張面具一樣覆蓋在人的臉上,眼睛睜開都是血肉模糊的窟窿,大概是剛剛那些屍體被黑色給裹住。
還沒想到是怎麼回事,照理來說應該是死到不能再死的屍體突然震動了一下,開始從那些黑色裡面爬出來,睜開的眼洞跟黑紅黑紅的嘴巴裡面都爬出了黑色扭動的細線,一整個很視覺衝擊。
鬼王的手下都沒有這麼驚悚。
「原來這個就是傳說中黑暗驅使的軍隊啊。」黑色仙人掌看起來還算是心情愉快,不知道啥時候出現的鐮刀橫在他前面,「嘖嘖,全都不能用了,爛到一個徹底,真是沒有藝術美感。」
我想如果是屍體完好然後剝了層皮,掛滿內臟血管開小花的衝過來,說不定他會異常高興的反撲回去──
不要在這種時候還要想挖屍體的內臟啊我說!
我突然有點累了,心靈上。
「漾~你不要亂動喔,本大爺也不知道打不打得掉。」五色雞頭嘖了聲,給我一個很不妙的發言:「行走江湖沒看過這種黑色行屍,妖道角又變種了!」
變種的……
我看著很像某種電影中會出現的東西從黑暗裡面掉出來,沒有像正常人一樣直立,反而是手腳並用的在地上爬起來,一整個覺得很恐怖。
安靜的空間裡面沒有太多亮光,就好幾個那種屍體在我們周圍繞來繞去,而且似乎還有變多的趨勢。
難道下面的死者都被捲進來了嗎?
我左右張望一下,還是不太確定我們現在的方位。
「烏鷲!是不是你搞的!」那個傢伙果然完全沒有把我講的話給聽下去,下次再看到他先抄起來打屁股再說。
反正也沒有人說過夢裡面不可以體罰!
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看到四周那些黑色抽動了下,接著若無其事的繼續把會動的屍體丟出來。
像是被覆蓋的黑色牽引,那些死透的屍體發出了某種怪怪的聲音,黑色的血液滴在我剛剛才沖乾淨的地上。
完全沒有打招呼,就在我想著要怎麼對付他時,旁邊的黑色仙人掌猛然揮動了鐮刀,也在同時五色雞頭和魔使者也出手攻擊。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候,那些出現的屍體已經被粉碎掉了,全都變成肉塊掉在地上,速度快到我還以為是加速版的絞肉機,連眨眼都還來不及就全切了。
出手這麼快可以嗎?
「老三,那些黑色的東西很礙眼,沒辦法弄掉嗎?」指指旁邊整片的黑,五色雞頭嘖了幾聲。
「可以啊,還有給我叫三哥、臭小子!」直接往五色雞頭那邊一刀揮過去,差點連我也砍掉的黑色仙人掌非常乾脆地跳出他的陣法,踩在某塊屍體上面,「三十秒。」
「三分鐘也給你。」五色雞頭跟著跳下去,囂囂張張的送他哥一記中指。
「好啊,你就給我撐半小時。」黑色仙人掌冷笑了,鐮刀上的骷髏也跟著亂笑,「沒撐過就剁掉你的手。」
說完,他也沒有等五色雞頭的回應,就是逕自把鐮刀往地上一插,也不知道是多用力,上面的骷髏突然全部散開來半浮在周圍,繞成一個圈弧。
「第二型態。」
喃喃唸著我沒聽過的怪異語言,黑色仙人掌周圍開始突然颳起了怪異的黑風,那些浮在空中自己形成包圍圓形的骷髏亂笑。接著留在原地的鐮刀發出鏘然的聲音,巨大的刀面脫離棍身落在半空中被風捲住扭曲變形,似乎重新形成某種型態。
幾乎是在同時,地面上那些肉塊也跟著有動作了。
黑暗不斷覆蓋在上面拉扯著,鄰近的碎肉和骨頭居然又被拉著重新組在一起,然後極度不自然的從地上慢慢的站起來。
「漾~不要亂跑喔。」丟下這句話之後,五色雞頭快速的將那些重組打回地上,那些黑線跟著他的動作突然爆出,接著被隨後跟上的魔使者斬除。
「米納斯。」看正在重組的幻武兵器好像不是立刻可以好,黑色仙人掌四周又很沒防備,我連忙對他附近正在扭動的黑線和肉塊多開幾槍,把那些鬼東西打得更粉碎。
但是我們的攻擊好像不是很有用,就算魔使者揮出了術法將散掉的肉屑燒除,黑暗裡面還是又補上新的屍體,越打越多,很快的我們周圍又開始鋪滿了濃重的血腥味。
「全部回去。」
一直站在兵器前面的黑色仙人掌突然前進了兩步,伸出手握住了新成形的兵器,那瞬間他四周的風炸開來,出現的是……弓?
弓嗎?
看起來好像就是弓沒錯,型態跟千冬歲在用的差不多,都是一個彎彎的身體外加一條弦。
在他握住的同時,圍繞在周圍的骷髏突然停止笑聲,接著突然全都包裹了烏金金屬完全抽長,瞬間形成了九尊像是某種宗教佛像的大型女性雕塑,足足比正常人高了一倍。
雕像重重落地,全都面向著外,詭異的黑色面孔上鑲有紅色或金色的寶石為眼,像是某種祭壇保護著圓陣中的黑色仙人掌。似笑非笑的窺視著外面的敵人,六條手臂各成不同手勢,有的是舞姿有的是斜站,有的赤裸的黑色腳下還踩著骷髏。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地方不對,我還真以為是某種密藏文化的展示現場。
……整個看起來比之前的鐮刀還要讓人發毛,尤其是在這種地方。
就在我想著不知道能不能稍微參觀一下時,被留在黑色仙人掌後面的鐮刀棍身突然發出了某種裂響,半秒後刷的一聲朝兩邊成扇形裂開,抽成幾十枝黑色的長箭就插在地面。
「漾~快點蹲下來。」一跳回陣形上的五色雞頭毫不客氣的把還在想觀覽的我整個人踢倒,「當心飛出去。」
「飛出去?」
難道他是要射我們嗎!
要射也是先射你吧,明明每次挑釁別人的都是你,不要又牽拖到我啊可惡!
「你們自己當心喔,被射死不管。」黑色仙人掌發出了咯咯的恐怖笑聲,頭也沒回的一下子抽出好幾枝黑箭搭上了黑弓。
就在他把弓弦往後拉時候,我看見那些箭全都消失了,接著外圍那些怪異的女人嘴巴慢慢的張開出現了好像變大的箭矢,蓄勢待發地含在嘴唇裡面。
「老三的幻武兵器很變態,跟那個四眼田雞一樣,所以本大爺才都很討厭。」五色雞頭發出了牽連別人的批評。
所以你是因為千冬歲會用弓才常常槓他嗎!
不要把這種事情也算在別人身上啊我說!
等等那些雕像不是環繞在黑色仙人掌周圍嗎──
「絕對殲滅型態。」黑色仙人掌說出了讓我覺得很不妙的話。
他放手的那瞬間,我看見黑箭從女人雕像裡面往四面八方射出,挾帶著轟隆隆的聲響,整個很像打雷一樣震動了空間。
接著箭矢打中黑暗瞬間,爆炸了。
沒錯,就像踩到地雷一樣,整個雄壯威武的爆了。
這根本不是弓箭!是火箭炮吧!
還有你這個根本是不分敵我的全體性攻擊吧!
什麼鬼武器啊!              

我根本不知道黑色仙人掌的幻武兵器轟了多久。
整個地下洞穴劇烈的搖晃,晃到我很害怕會連我們都被這種敵我不分的攻擊直接埋掉,趴在陣法上面還可以看到地面都出現嚴重裂痕了──
你到底是想敵人死還是自己人死啊!
底下的陣法泛出更明亮的光,看來也跟著增強保護作用了,一開始就蓋在我們上面的魔使者也多覆蓋了層結界,很有自我危機意識的老頭公不用說也已經做好防範。
但是在這種一層一層又一層的狀況下還可以感覺到外面重兵器傳遞進來的強悍威力,讓我開始有點懷疑為什麼當初鬼王戰時候黑色仙人掌沒有使用這種型態。
啊,大概是不分敵我會全死光,所以才都沒用吧。
……那幹嘛要現在用啊!
我們死就沒關係嗎、渾蛋!
又過了有一下子,外面的轟炸聲才慢慢的停下來,周圍全都是被翻起的砂石亂飛跟濃濃的煙霧,那些屍體碎屑根本不知道被轟到哪邊去了,連一點點殘渣都不見了。
等到煙慢慢平息下來,魔使者移動開後,我就整個錯愕了。
不要說走廊還什麼,這裡整個被轟爆了,從原本不大的空間被重擊成異常巨大的洞穴,讓我覺得在這邊蓋個體育場都夠了,而且頂上還疑似透光,我可以看到遙遠的上方還投射下淡淡的光線啊!
不是說只要收拾黑暗嗎!
你是打算連上面的人都一併收拾了吧!
聽說這個上面還有叫做重柳族的人在重塑結界……該不會其實黑色仙人掌也跟他們有仇吧?所以才打算用這招把他們也一起歸西了,想想說不定還真的有可能,那三個一臉就是很容易到處得罪人家的臉。
「真通風。」一樣看到上面那個穿頂的光,五色雞頭只有三個字作為感想。
給我多點字讓我好回到現實啊!
小飛狼則是被嚇傻了,整隻僵硬地愣在我懷裡,四隻腳還伸得長長的都不會動,我打賭牠生平肯定沒有看過這種驚悚場面,牠主人的訓練裡可能也沒有轟炸掉整個地下空間這項。
這下子我也不用擔心會不會被落石壓到的問題了,不過最上面如果還有人大概要小心了,從這裡往上看只看到盤子大的光,如果從那裡摔下來大概不死也半殘。
煙塵被吹散之後,那個轟掉整個下面的始作俑者才出現在九尊雕像的裡面,還很悠哉的把弓隨便擱在一旁。
「好,都收拾掉了,空間也變大了,有沒有心胸跟著寬廣一點。」
黑色仙人掌發出讓我想脫布鞋丟他的話。
但是仔細一看,剛剛四周包圍的黑暗真的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我們不遠的方向,有一大團的黑影不知道包裹住什麼,凹凹凸凸的形狀、完全沒有動作。
「封印之門在那裡。」黑色仙人掌如此說道。
太好了,連找都不用找了,連黑影都可以被嚇縮回去保護原地,我還能講什麼呢。
張了張嘴,我發現有點太震驚了所以沒辦法馬上發出聲音,過了幾秒之後我才看著那些好像在邪笑的神像發出疑問:「……這到底是什麼幻武兵器?」連自己人都殺也太狠了吧!
「喔,完全毀滅系的兵器。」黑色仙人掌撥了撥有點亂的頭毛,下面那張嘴巴丟給我回答:「跟奴勒麗的破壞兵器、普達重王差不多啦。」
……你這個是超渡系的兵器吧,敵我都超渡掉。
等等,難道奴勒麗的另外一種型態也是敵我全毀嗎?
我決定以後離他們這些人有多遠就多遠。
「旁門左道。」本身也不是啥正道的五色雞頭對他哥的兵器充滿唾棄,「是男子漢就要靠雙手打天下!靠這種東西算啥啊!鐵拳才是決定勝負的一切!」
那麻煩你用鐵拳去把陰影破壞掉吧謝謝。
在爆破完全解除之後,我們底下的陣法也開始退去消失了,很快的就踩到了爆炸後凹凸不平的地面,魔使者也暫時收起了武器,顯示目前沒有立即性的危險。
重新拎起了弓,黑色仙人掌搭了一箭往黑暗包裹的地方射去。
我差點跟著一縮,還以為那些塑像又要噴火箭炮了。
不過這次只是很簡單的射箭,長尾的黑箭直接插在大片的黑暗中,接著發出了細微的聲音,被射中的那部分散開了蜘蛛絲般的紋路,接著碎開。
像是剝橘子一樣,一個地方裂開之後,陰影開始慢慢的往外翻開。
我看見那中間站著小孩,最眼熟不過。
那小孩臉色陰沉,陰影就像是他的翅膀一樣張開來,身後是已經破了一半的封印大門。
隨著黑暗往外翻後,第二看見的是被黑暗嵌在門邊左側柱子上的賴恩,不知道是死的還活的,黑色的皮膚也看不出來有沒有事,整個眼睛閉死的被埋在柱子,只露出了臉跟一點點的胸膛。
另外一根柱子埋著一個女人。
很快的,我就認出來了。
那個是紫袍的女性考古學家。
然後,我將視線移回,看著站在門前的那個孩子。
這是我第一次在現實看見他的實體,在先前頂多是幻影,現在就像有自己肉體一樣,存在得異常真實。
「陰影的實體化嗎?」顯然也看見的黑色仙人掌露出很有興趣的表情。
連他都看見的話,那就沒錯了。
這個烏鷲,真實的站在我們面前。

,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