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結束了我親愛的特傳,玄大再之後要休息一段時間了(泣

特傳又與威向解約 連漫畫都停工,我的人生該怎麼辦啊~

打從十七集學長魂斷冰川之後我從沒這麼低潮沮喪過

所以這番對特傳滿腔的愛該何去何從?

還以為漫畫會繼續出...就算用正常的速度,漫畫也會出很多年,現在該怎麼辦啊 

在我30歲以前能看到結局嗎?我不想三十歲拖著一把老骨頭還跟年輕人在同人展裡搶啊

現在只希望,不管玄大想自資還是由出版社處理,封面都還是由紅麟負責!!我沒辦法接受漫畫與小說換別人畫啦

如果特傳換到蓋亞,繪者也換成因與聿或是異動之刻的繪者,我會瘋掉的~~~我愛紅麟大的風格,其他人免談~~

 

 

++++-------------------------------------------------------------

以下,進入最終章的試閱

 

 

靠陰影消滅山妖精大軍後,
為了避免正義人士追殺陰影,
漾漾決定與阿斯利安等人分開行動,
和五色雞頭一起送黑鷹到時間交際處。
但前來協助他們的,竟然是黎沚!?
──我說你啊,偷看還偷接別人任務真的可以嗎?

原以為這趟旅行已趨近尾聲,
豈料重回契里亞城,竟然遇到盜賊團!?
更悲傷的是,竟然還沒有人來救援!

你們平常不是最會到處亂闖嗎,快點給我滾出來啊啊啊!

 

威向試閱http://ww2.uei-shiang.com/Net/Buy/Default.aspx?SelProductID=1014671

玄大 試閱http://blog.yam.com/windslie/article/38540613

 


++++------------------------------------------------------------------------

 

 

第一話  前往的路程

我們的故事,其實一直都未結束。
人從生開始,會有過無限的選擇與不斷的分歧。
直到時間終止,那些還一直在繼續。
雖然有停止,但是遲早會再起步。

天亮了。
我看著天空,光慢慢的穿過了雲層,照進了我們即將脫離的樹林裡面。
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整個是沉默的,應該說自從山妖精被殲滅後他們兩個就不太講話,之前阿斯利安起碼還會跟我們聊上幾句。
『小美人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啊~』
唯一還在吵的就是色馬,依舊魔音灌腦,讓我直接轉過去瞪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陰影的事情太震撼了,雖然他們後來看起來似乎都沒什麼關係,但是隱隱約約總覺得摔倒王子和阿斯利安在看我的眼神似乎有哪裡不一樣。阿斯利安還好,就是稍微有點不自然感,摔倒王子整個已經是帶著些許警戒……應該說他厭惡我的感覺應該高爬升了吧,搞不好他現在滿腦子都覺得我會陷害他們。
從那刻開始,我們就已經沒辦法像之前那麼輕鬆了吧。
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了種族義務,也劃清了自己的界線,這就跟摔倒王子和阿斯利安有自己的種族責任一樣,所以那種突兀感就更明顯了。
妖師……就是這樣旁觀到世界結束那天吧,然後會將他們全部重歸於無。或許經過昨天的事情後,他們兩個多少也理解到這樣子的事情了。
似乎也注意到我在看他們,阿斯利安突然對了我笑了下,打起了精神,表現出跟平常一樣的笑臉,「今天就會脫離樹林區域,這樣比較好,因為昨晚之後樹林已經開始不安與騷動……」他頓了頓,沒繼續講下去。
『就老實說因為某妖師差點嚇死人,樹林區的保護者沒衝出來追究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呀。』小跳步的獨角獸搖晃的屁股讓我非常想一腳踹上去。
不過因為他很介意跟著我的黑鷹,所以距離非常的遠,我還要衝一段路才踢得到,就算了。
站在旁邊樹上的黑鷹四處觀望了半晌,然後飛下來站到我的肩膀上。
就光這個動作,摔倒王子突然就出手拉了旁邊的阿斯利安一把,擺明不想讓他太靠近我們這邊,大概是怕像昨天山妖精一樣。
『啡啡啡,這就是阻礙人家和小美人們親近的下場,現在你也被小美人排擠了。』那個躲最遠的色馬竟然還給我傳來風涼話。
甩開摔倒王子的手,阿斯利安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接下來只要通過前面的道路就會直往燄之谷的範圍了,你……」
我看他好像想講什麼,視線又看了黑鷹,突然瞭然了。
「我也應該折回去了。」
其實我多少也知道這點,既然都出手殲滅了山妖精,說不定馬上就有什麼正義之師來追殺了。不過這次重柳族都沒有出面,搞不好他也不認為把已經變成鬼族的山妖精滅掉有什麼問題吧?
……還是他決定留晚一點殺。
我抖了一下,決定不要這樣想對精神會比較好。
而且本來就有打算要回折去處理剩下的事情,黑鷹對山妖精們出手是意外,也因此就讓我們提早結束旅途就是。
原本還想說最少可以送到燄之谷。
點點頭,阿斯利安露出個輕鬆的微笑,「使用了陰影的力量,怕會有東西循線追上來,對學弟不好。等你處理完事情之後,就直接回到學院吧,我會放出訊息請求學院協助,很快就會有人來幫忙你時間交際的部分……我想你應該不具備進入那裡的力量吧。」
他這樣一講我也想起來,沒人帶我的確是進不了那個鬼地方。
「蛤?要追上來嗎?本大爺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殺到他夕陽不落日!天下唯我獨尊!」因為被我干涉反而沒動到手的五色雞頭一聽見有東西要追上來,馬上整個人亢奮了,「漾~快點再用你那個啥陰影一次,把最強的敵人召喚出來吧!」
陰影並不是敵人召喚誘餌啊渾蛋!
覺得眼神有點死了的看著情緒亢奮的五色雞頭,我決定忽略掉他的破提議。
「你們這樣直接去沒問題嗎?」決定忽視色馬的幸災樂禍,我想了想,還是問一下。不過之前我跟五色雞頭落跑時候他們貌似也都走得很好,看來似乎真的不太需要我們幫忙。
「沒問題的,我與王子殿下還能夠應付,而且燄之谷的道路也即將到達,只要到了範圍區域,我想應該就能夠順利進入了。」看了下同樣站在一邊的魔使者,阿斯利安點點頭,還用手肘撞開旁邊想要插入話題的摔倒王子,後者臉色沉了一下,不知道是被撞得很痛還怎樣,反正就是轉開了,不過我看到他偷偷伸手到前面去揉,應該真的是會痛,動手的人還神色自如的繼續說話:「請不用擔心我們這邊的問題,畢竟我與王子殿下都是身負袍級。」
「這樣就好。」點點頭,我大概是真的幫不上忙了,而且的確要把陰影送到黑山君那邊才是最重要的。
「本大爺就跟僕人一起過去啦。」五色雞頭挺胸走過來,歪著頭打量著動也不動的魔使者,跟著嘖嘖了幾聲,「老三不知道要怎樣處理老四的事情,回去看看也好。你們確定不會在半途就升天嗎?」
「不會。」阿斯利安接的很快,而且還在微笑。
『接下來就是極樂之旅了~啦啦啦~』
我轉向色馬,真的想撿石頭丟他。
看著一行人,其實應該這邊我們就要往回走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好像哪裡奇怪。這種氣氛不像是要分別,反而比較像暫別。
……這樣說起來也是啦,因為他們很快就會回到學院了,實際上的確就是暫別。
但是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

「真的走掉了耶。」
留在樹林的出口,旅團的其他人很快就消失在原本我也應該要一起過去的道路上。
總覺得這幾天的事情好像都是假的,轟掉湖之鎮也不像真的,更之前大家在旅行也一下子都變得好遠,現在剩下單獨自己和一點都不可靠的五色雞頭,就會開始懷念了。
「安啦,本大爺在此,管它是何方妖魔鬼怪還是長毛沒毛,只要敢出來,就只有一字殺!」還配合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也不知道又自己代入到哪邊的五色雞頭冷笑了幾聲,一腳踏在旁邊的石頭上擺出他自認為很帥的姿勢,接著開口:「那麼,漾~我們現在在等啥?」
你是沒長耳朵還是剛剛沒在聽啊!
不是說有聯絡學院的人來找我們嗎!
看著踏石頭給我踏得很自然的傢伙,我真想一陰影把他掃到地上。
而且現在也不用被你保護啊,不管是魔使者還是陰影,隨便一個應該都可以把你種掉吧,我幹嘛還真的讓你管啊--
「啊,原來是你們兩個,還有一位是哪裡來的啊?」
就在我努力想著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殺雞於無形時,某個非常耳熟的聲音從森林的入口處傳來,接著我和五色雞頭同時轉回去,有點意外的看見了一個黑袍……更正,一個穿著便服的黑袍,看起來年紀都快跟我們相當的可惡娃娃臉。
穿著超不搭的牛仔褲和白色T恤,意外出現在這裡黎沚朝我們揮揮手,「說要去時間交際點那邊的是你們兩個喔,早知道是你們兩個就簡單了,害我還費了一堆功夫躲過不必要的人,真是的。」
因為他語意不明,讓我覺得怪怪的。
「啥?怎麼又是你這傢伙?」五色雞頭很隨口的丟了一句話,倒是沒有什麼惡意,比較像問候語。
說真的和五色雞頭認識久了,我居然連他有沒有惡意都分得出來,有點淡淡的悲傷。
「因為沒任務,出來晃晃咩,公會很久都沒有排遠距離任務給我了,老是都給我近的,感覺很不公平啊。」露出了笑容,黎沚背著手一跳一跳的走過來,「本來想找洛安看看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不過他似乎去執行任務不在家,結果在他那邊看到私人的任務表,上面就說有學生發了要求協助要去黑山君那邊,我就來看看啊,因為我也知道黑山君那邊要怎樣去。」
聽著他很有問題的發言,我注意到一件事,「……你偷別人的任務表?」原來本來要帶我們去的是洛安嗎?還有學院裡面竟然可以偷別人的任務嗎?這樣真的可以嗎我說!
「沒有啊,沒有偷。」黎沚連忙搖頭否認,娃娃臉看起來整個天真無邪還有點無辜,活像我誣賴他,「我去他房間,然後看到它放在桌上,也沒說不能看、也沒封閉性法術,所以我就順便看過了,你看就是這樣的東西。」說著,他還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團東西,一甩就變成一張紙,還一點摺痕都沒有。
……你這行為就是偷人家任務表還偷出人家的任務啊。
看著那張完全看不懂文字的天書,我深深這樣認為。
而且搞不好他去找人或是敲門無效,又打穿人家門還房才進去的。
「而且我有留言告訴洛安我幫他處理囉,之前也常常這樣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沒關係的……那這位就是傳聞中的魔使者了嗎。」收起那張單子,也不管到底是不是人家的任務,黎沚背著手靠了過來,很有興趣的在魔使者旁邊走來繞去,完全不怕被宰,「果然是妖魔力量的作品,這要恢復原本的樣子不是很容易喔,失敗機率很高,畢竟他的生命時間已經不在了,強行要復甦是不太可能的。」
「咦?你也懂喔?」沒想到黎沚很快就可以看出來魔使者的狀況,不過仔細一想,他們有叫做情報班的東西,搞不好來的時候就已經打聽過了啊!
「多少知道一點,似乎在哪裡有學過吧,應該有人跟你提過我沒有以前的記憶,不過基本知識都還知道啊,現在能夠處理這種問題的人不多了耶。」轉回過頭,黎沚這樣回答我,感覺上相當的認真,不是隨便說說,「鳳凰族也不一定可行,沒有處理好會變有意識的喪屍喔,就算真的能夠復甦,重生時間可能也不會很長,畢竟他是早該離去的人,很可能之後還是會因為某些事情而消逝……歷史時間會用盡各種方式讓他重新回到既定的道路上。」他說出了跟妖魔們相當類似的結論。
「你知道多少?快給本大爺一五一十吐出來,不然別怪本大爺祭出十大酷刑了!」突然一把抓住老師的領子,完全不客氣的五色雞頭劈頭逼問。
「知道的剛剛都講完了。」很鎮定的回答五色雞頭,一點都沒被嚇到的黎沚眨巴著眼睛。
……你是在耍他吧?
看著好整以暇的某黑袍,我有這種深深的感覺。
「你--」
「西瑞,不要這樣。」連忙拉開好像真的想把人扭下去的五色雞頭,也不知道黎沚跟其他黑袍有沒有差,其他人扭下去往往都會出事。不是受害的出事就是凶手出事,兩種我現在都不想看到謝謝。
「怕啥,本大爺才不管他是黑袍還是小孩,反正揍下去實話就會吐出來!」甩開我的手,五色雞頭有點激動的朝著我罵。
重點是他也不是小孩啊!
而且你罵我幹嘛!對我罵沒用啊!
看著五色雞頭,黎沚慢條斯里的拍拍被拉皺的領子,對剛剛的失禮似乎也沒有放在心上,感覺完全沒有生氣的樣子,「我是說真的喔,而且就算知道更深入的方式,你們也用不起啊,現在施用的人已經沒有了,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沒有了,所以還是看看鳳凰族那邊怎麼處理吧。」
「你是指可以把六羅重新帶回來之類的方式還是有哪位治療士嗎?」所謂施用的人是什麼?看著眼前的娃娃臉,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問比較恰當。他說已經沒有了,難道又是什麼絕種的種族嗎?該不會又是哪個衰小的反面種族之類的東西吧?
因為讓死人復甦感覺也不像他們所謂的正向時間跟命運。
難道是裡、時間種族之類的?
「是這樣的,我想應該真的有這樣一個人,可是我也忘記是誰,唯一確定的是那個人應該已經不在了。」摸了摸頭,黎沚露出淡淡的微笑,和他平常的笑容又不太一樣,「所以我知道的真的剛剛就說過了,現在只能看看九瀾那邊要怎樣處理。」說著這話的同時,他給人感覺好像有點失落,但是看起來又有點無所謂,講得似乎和自己不太有關係。
五色雞頭甩開我,有點不爽的轉開頭,「嘖,煩死了,廢話就不要講出來讓人家有期待啊!」
「很抱歉。」笑了下,黎沚的臉色馬上恢復本來的樣子,「那麼,魔使者也要跟我們一起去黑山君的住所嗎?」
「阿不然咧?」五色雞頭用一種你是在說廢話嗎的語氣還外加斜眼過去。
「會有影響嗎?」這麼長一段時間下來我也知道所謂的運行規則等等東西的存在,也知道魔使者的存在好像違反什麼規定,既然黑山君是住在時間交際的地方,那把魔使者一起帶過去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禁忌。我看黎沚,正在想著要不要先聯絡黑色仙人掌他們過來一趟將人帶走會比較好。
「多少會一點,倒也沒關係,你們確定要一起帶去也是可以。」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麻煩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黎沚反而露出一種好像是要去玩的臉,一個握拳、整個熱血亢奮的開口:「但是要齊心協力、努力衝過去喔!」
……我現在可以改成馬上通知黑色仙人掌他們來領人嗎?
最好連五色雞頭一起領走啊!
雖然不知道黎沚講這些話的意味,但是根據長年的危機判斷,我覺得肯定會非常危險!這些火星人都把困難當挑戰、阻止當好玩,不要這樣為難別人啊我說!
突然轉過來,黎沚指向我身上的黑鷹,「要帶那個就已經是大麻煩了,所以多一個小麻煩也沒差太多。」
反正不管怎樣都要齊心協力的一路殺過去就是嗎?
那改一下,我可不可以改成請千冬歲他們來領我算了。
「你還有其他要處理的事情嗎?」歪著頭,黎沚詢問著:「要進入交際點不容易,如果有最好事先全部處理完,最後再下去,這樣我的力量比較好調整,也比較好捉住時間差。」
對了,一下去可能就十天半個月的。
差點忘記之前去過的事情,那邊的時間跟這裡不一樣,待久都不知道要拖延多少了。
看了眼魔使者,學長有說過要回去安置夜妖精,可能也要去妖魔地看個狀況,然後也得去確認艾里恩的安危……掛著實在有點不安心,這樣看起來第一目的地應該得選擇眼下可以處理的其他地方,最後才進入交際處。
「還有幾個地方要去。」確定之後,我這樣告訴他,「不會停留很久,應該都很快。」
「好啊,那我跟著,可以幫你掌控陰影的外流力量,這樣比較不會被盯上。」黎沚笑嘻嘻的說,還伸出手讓黑鷹停到他手上,意外的一點都不怕陰影,還跟黑鷹玩了一下。
「哼哼,本大爺就容許讓你暫時當個跟屁蟲吧。」完全沒大沒小的補上這句,五色雞頭完全展露我就是老大的宣言。
就在我很想深深歎口氣繼續面對現實時候,我發現五色雞頭和黎沚都安靜下來,站在邊旁的魔使者也有反應,全部都警戒了起來。
「有殺氣。」

***

我站在中間。
不知道為什麼,一發現四周不對勁之後,五色雞頭與黎沚、魔使者默契非常好的全都背對我,自動繞成一個三角圈,之前其他人也都會有類似的舉動跟反應,大概是長年訓練所致。
黑鷹叫了兩聲,轉向了黎沚的那一面、也就是昨天我們過夜的森林處。
就在我也轉過去同時,我看見了好幾個影子在森林深處晃動著。
該不會又是那些山妖精吧!怎麼這麼難死,明明就全都消失了不是嗎?難道我這一路非得和這些毛東西綁在一起不可嗎?我的人生並不想充滿這些東西啊,拜託要充去充色馬那邊吧,起碼可以限制他的脫序還可以保護別人的貞操安全。
看著森林裡的形體,我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再來一次……好像有點不對,那些影子蠻高的,山妖精一點都不高,這些東西看起來比較像人類的體型,但是高度不太一樣,高了許多。
「等等。」就在旁邊五色雞頭耐不住,正想衝上去先爆打同時被站在最前面的黎沚攔了下來,「是遠望者。」
「蛤?」頓了下,五色雞頭倒是收回腳步,臉上寫著遠望者沒事來襲擊本大爺與僕人幹嘛等等等之類的字眼。
我轉過頭,對於可以在五色雞頭臉上看見這些字的自己感到稍微有點絕望。
雖然他是不難懂,但是我也不想這麼懂啊!
「西瑞,又是你朋友嗎?」基於之前的案例,我決定先問清楚,避免等等又跳出土著面具,然後要踩過才可以解釋之類的。
「本大爺哪來那麼多朋友!」五色雞頭呸了一聲。
太好了,你也知道你沒有那麼多朋友喔!
示意我們不要輕舉妄動後,黎沚把黑鷹還給我就先走了過去,大概幾步之後就停下來,然後開口,說的是我完全聽不懂的話,但是跟之前遇到雷拉特他們講的那種語言調調很像,應該就是遠望者的話語了。沒想到黎沚居然可以直接講別人的話……應該說看他的臉還真容易忘記他是啥都知道的黑袍一員。
大概講了幾句話後,黎沚就停下來,接著沒過多久,樹林裡面真的有回應了。就這樣兩邊連續交換了幾次後,裡面就有個人慢慢的走了出來。
這時候魔使者的警戒已經降低了,讓我知道對方應該也停止了殺意。
最後從裡面出現的是個高大的遠望者,和之前我們遇過的那些不太一樣,雖然還是一樣高壯但是並沒有使用面具,身上穿著也稍微有點不同,感覺風格整個和雷拉特他們相異。
對方出現之後就和黎沚比手畫腳的講了幾句話,接著轉向我們這邊看過來。
「他們並沒有什麼惡意。」黎沚想了下,傳達剛剛的交流,「你們昨天在這邊用了陰影的力量對吧,黑色的力量驚醒了附近的樹人群,引起了強烈的不安,所以這地區的遠望者才會過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是邪惡的力量就要馬上驅逐或消滅。」
看了下黑鷹,我當然不會誠實的告訴對方陰影就在我手上。
幸好黎沚也知道這點,頓了一下聳聳肩,「所以我告訴他我是黑袍、也出示了證明,我們正在執行公會的任務,一切都可以擺平,他就表示不會再追究了。」
「嘖,又沒得打。」手似乎很癢的五色雞頭發出了可惜的聲音。
「不過就算他們不追究,還是希望我們快點離開這一帶,畢竟那種不安的力量讓他們非常緊張。」聽著遠望者的話語,黎沚補上這句:「另外再過去的區域聽說也不太寧靜,綠海灣的海盜最近貌似也有散亂的出現活動,所以遠望者不希望把任何可能的騷亂帶入森林,影響樹人們。」
可能是多多少少也聽得懂我們的語言,遠望者還配合著點點頭,一臉表示希望我們有多遠滾多遠。
又轉回去跟對方講了幾句話後,黎沚才走回我們這邊,「走吧走吧,反正也要離開了不是,先走他們會比較放心。」
我瞄了還站在原地的遠望者,似乎真的是在等我們滾蛋。
也沒讓對方等太久,黎沚轉了一圈,腳下突然張開了像是翅膀圖型一樣的奇妙法陣,散著很漂亮的銀藍色光芒,淡淡銀透的光點不斷往上飄。
我帶著黑鷹很快的走進去,之後就是五色雞頭和墊底的魔使者。
在法陣外的景色開始模糊時,我也看見了那個遠望者轉頭回到樹林當中,就這樣消失蹤影。
再來其他人就沒問題了吧。
「那個綠海灣的海盜是什麼鬼?」一直都打不了架的五色雞頭在區域轉換時候很不客氣的開口。
不知道為什麼我也覺得綠海灣聽起來很耳熟……啊,一開始摔倒王子很想走的那條路,聽說是奇歐妖精的區域。的確之前雷拉特他們有說過出現海盜的事情,而且人緣不好的摔倒王子還沒收到消息,原來那邊的問題還沒解決完嗎?最近事情一多反而完全不會去注意那邊,畢竟沒有走過。
「喔,情報班回報好像是學院戰之前就發生了,大略的說,綠海灣其實是奇歐妖精們的附屬領地,那一帶被稱為翡翠之綠,是奇歐妖精的主要區域,外圍的海灣就是現在說的綠海灣;前陣子出現了小海盜群,馬上就被驅逐了,不過沒多久卻又出現了,而且變大群了……一直演變至現在已經變成大海盜船在那裡逗留,而且還吸引了不同的海族、海盜過去挑釁,常常一言不和就打起來,還經常與衛兵發生混戰,事情鬧大之後,統領區域的貴族瞞不下去事情才爆了出來。」背著手,黎沚這樣告訴我們:「其實公會早就知道了,不過奇歐妖精那邊一直沒有求援,到最近受不了才來要求幫忙,所以公會聚集了黑袍接下任務,洛安也有去幫忙喔。」
聽起來似乎還蠻危險的,幸好我們當初沒有聽摔倒王子的話走綠海灣,不然現在怎樣死的都不知道……
不對!沉默森林也沒多安全啊!
綠海灣如果會死一次,沉默森林就死十次了!
早知道就走綠海灣!
人生果然沒有早知道……
「現在來說,因為公會介入,所以已經將所有的海盜逐出綠海灣的範圍。也不知道為什麼,公會一出手他們馬上就跑了,所以不難處理,大概就是你們在弄黑影這段時間發生的,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派較多黑袍來幫忙,人手調度有點麻煩吧,也不能讓不到資格的袍級來送命。」黎沚歪頭想了下,「總之就是海盜驅散之後,大概是要躲公會,有的跑上岸,所以四散開來,大概也有出現在這附近吧。畢竟綠海灣跟沉默森林都有會通到燄之谷的道路,多少會有些跑過來,之後應該會被公會追捕了,這類的逃兵不會影響到黑袍和紫袍,所以你們可以不用擔心阿斯利安他們。」
「誰在擔心他們!」五色雞頭突然罵了一句。
原來你有在擔心喔?
真是看不出來,我是真的沒有注意到五色雞頭會擔心……看來他也開始有同伴意識了,這讓我有點感動,那種感覺就很像是看到五色小雞突然變大雞一樣,希望他有一天可以變成不要拖累別人去死也不要每天都只想著攻頂屠人的大雞。
這樣我就會感到欣慰了!
就在我默默有點眼眶溼時候,移動的陣法開始停止了。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最熟悉不過的地方。
擁有魔森林的沉默森林。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