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嚕嚕的魔使者、受重傷的摔倒王子、失蹤的學長。

雖然說自己跟摔倒王子的感情沒好到要替他賣命,
但看見他受重傷還幾近要死了,心情就很難受。
算了算了,就當發一次善心做一次好事。
說不定救了他之後,他會對自己好一點……

「你的治療術法太沒用了。」
「……」

錯!他實在是大錯特錯!
用鼻子看人的妖精就算死過一次回來,還是一樣!
虧他還很努力的想救他,來到這奇怪的妖魔地,
連學長也被他弄丟了……呃?

完蛋了啦!學長不見了怎麼辦~


作者護玄blog--http://blog.yam.com/windslie

威向公司試閱網址--http://ww2.uei-shiang.com/Net/Buy/Default.aspx?SelProductID=15140


過去的傳說

歌聲從未間斷過。

他記得從來到這裡之後,不斷不斷地聽到來自各方的歌聲。歡欣的、悲傷的、慶喜的或者是各式種族特有的歌。
有幸認識了來自不同世界的人。
有幸在他們生命中留下自己的足跡。
有幸地讓自己的時間染上了色彩。
他一直以為世界只有血紅的顏色,那些屋外的綠意總是在死亡之後染成了洗不淨的豔緋。但是在這裡伸出手,就會有來自不同空氣傳遞的顏色,就算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
許多人都在抱怨學院太過詭異。
許多人都說不小心隨時會被『種』在這裡。
許多人謠傳到老死都會出不去。
但是他寧願老死了,也不想出去。
踏出這裡之後,他的人生就要開始背負許多他不想背負的事情。
從最前線退下來擔任班導的黑袍教育他人生要活得快樂一點,所以第一次見面他就被那個黑袍抓著去砸爛了古蹟抓妖怪,接著被罰錢。
所以他嘗到人生第一次負債的滋味。
那是和以往不同的感覺。
如果時間可以再倒轉一次,他會選擇幫忙砸而不是錯愕呆立在旁邊。
知道冰冷的人才感覺到風多溫暖。
走在黑夜的人才了解陽光的明亮。
曾經垂死的人才嚐得到空氣甘甜。
不曾擁有的人才能分辨擁有美好。
從來未有的人才明白要如何珍惜。
眼淚從他的面頰滑落,那是最後一次感覺到這種寂寞。
之後,他會淡忘掉曾經在那個學院裡面,將那時候的美好都鎖在自己的心中,直到風將歌聲吹散之後他知道自己會永遠地走出這裡。
再也不會有人遠遠的喊叫對他說--

『六羅,來去砸房子!』

因為,他已經不再屬於這個世界。

第一話  救援

某種水聲傳來。
那是一種很像流水般的聲音。其實我對這個聲音還算印象深刻,除了以前在山泉邊烤肉烤到遇見土石流以外,就是到了這個世界外面經常會聽到這樣子的聲音。
但是除了那個聲音以外,我還聽見了另外一種很不自然的水波聲。
細細小小的,似乎傳接到另外一種地方。
有誰在那裡講話的聲音?
『快醒來。』溫柔的低語聲從我耳邊傳來,然後似乎有某人一直推著我的肩膀,『醒醒,快醒醒。』
我認得出來這熟悉的聲音是誰,但是卻一下子喊不出對方的名字,只能嘗試著想要抓住那隻不斷推動我的柔軟手掌。但是手一摸,卻又沒有摸到任何東西,這讓我開始感覺到不安。
這是哪裡?
模模糊糊間我一下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陷入這種怪異境地,四周無法分辨出任何東西,人也幾乎要很勉強才可以用上一點點力氣。
那之前我在做些什麼?
難以回想。
疑惑間似乎有人從我旁邊走過去,輕聲細語地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事情,聲音聽起來似乎滿高興的,像是要去進行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其中一個人在試圖說服另外一個人,而另外一個人有點半推半就的,似乎對於提議有些為難、但是又相當有興趣。
『不行,這樣不太好。』
『有啥差,反正那些……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樣好了,如果被追究責任的話就說是出任務時候不小心弄的,之前那個誰誰誰砸古蹟還不是也這樣講。』
『這樣怎麼可以,何況我並沒有袍級啊。』
『那種東西去考一下就有了,之後你也該弄一個才對……』
『資格可不是拿來推卸責任使用的喔。』
『不然那玩意還有啥用啊?』
像是聊天般的聲音漸行漸遠,隱約還可以聽到他們打鬧的聲音。
這是別人的記憶。
四周的空氣突然開始流動了起來。
隱約的,那兩人的身影換成其他人,但是看不出來是誰,奇怪的情境像是發黃的老舊片子一樣不斷地快速流動。
『別讓別人的記憶重疊在你身上。』
幾乎是嘆息的聲音像是發自於羽裡的口中,『夢世界太過於危險,別讓他們重疊在你身上。』他重複了一次剛剛說過的話。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
要知道一天到晚都在被人腦入侵的悲哀。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突然來的怒氣,我整個人力氣突然就湧了上來,猛然睜開眼睛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剛剛一直都是不醒人事。
「嗚……」
一有意識時緊接著就是全身都在痛,那種感覺很像是剛剛在洗衣機裡面滾過一圈,被東叩叩西撞撞之後全身都摔爛過一遍接著給丟出來的感覺。
除了全身爆痛之外,腦袋也暈到不行……那台洗衣機一定是中古貨!
該不會妖魔地其實是大型洗衣機吧?
『請快點清醒,你很危險。』
米納斯猛然傳來的聲音讓我一秒馬上從原本趴著的地方彈起來,接著而來的暈眩又讓我再趴回去,像是被踩過去的蟑螂。
我打賭我現在八成還有點在抽搐。
「嗚嗚嗚……」我是招誰惹誰啊,為什麼去個夜妖精的地方還會遇到妖魔……等等,學長跟摔倒王子?
拚著一口氣,我二度從原地掙扎爬起來。
從剛剛開始我又一直若有似無的聽見水流的聲音,如果不是夢裡,那附近就真的應該有河了。
一爬起身之後就立刻東張西望,先映入我眼中的真是條河,而且是最普通不過的小河,細水長流不知道要流到哪邊那種,而且旁邊還詭異地種了整排的柳樹,每棵都非常健美茁壯、垂柳隨著風搖晃,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吃飽閒著,也太詩情畫意了吧!
這裡不是妖魔地嗎!
誰在妖魔地種柳樹啊!
不知道柳樹是可以避邪的嗎!
……我累了。
等全身劇痛和暈眩過去之後,我也差不多結束自我吐槽,好不容易站穩之後我才注意到河邊的某棵柳樹下面站著個人,雖然有點距離、但是我完全看得出來那是誰——好死不死的就是在夜妖精森林裡砍我們的那個人。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米納斯會說我很危險了。
站在這個人前面有十條命都不夠他殺啊!
似乎像是沒有看到我一樣(我猜他如果真的有看到我應該會先衝過來對我揮刀),全身都黑漆漆的魔使者站在水邊,接著猛地揮動了手,旁邊的柳樹震動了一下、樹幹被釘上了一把黑色的刀。無視於莫名在顫抖的柳樹,他一把抓下了頭上跟臉上的黑布,甩開了悶在裡面的黑色短髮。
雖然有點距離,但是我還是看清楚對方是個男的,年紀可能比我大了一點,大概有二十歲左右,約莫是大學生那種年紀。
他注視著水面,流動的水卻倒映不出他的影子。
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這個人的輪廓很眼熟,但是一下子又說不出來他是誰、還是我看過誰和他很像,只注意到他有一雙很漂亮的淡金色眼睛和身上掛著一條黑石項鍊。
將黑布丟到水裡面隨便洗洗之後,魔使者拔下了刀也將上面的髒汙洗淨,接著把所有的東西都收回身上,這次掏出了個像是水壺的東西裝滿水,轉頭就往另外一個方向離去。
這裡幾乎是一片小樹林,除了柳樹之外還有一些我說不出名字的樹,但是並不茂密,很明顯可以看見魔使者走進裡頭的身影。
我左右張望,沒看到學長也沒看到摔倒王子,可能是轉換空間時掉到不同的地方去了,這類事情在湖之鎮也發生過,所以沒有讓我很訝異。
只是對於剛剛魔使者的動作讓我有點疑惑。
依照魔使者在砍殺我們時候那種感覺,他沒道理不知道我在這裡。
……該不會是因為我弱到讓他覺得殺了也沒用吧?
默默的有點哀傷了。
『不是,因為你遲遲醒不過來,所以我與老頭公在你身邊先做下了藏匿的保護術法,短時間內魔使者不會發現。』打斷我自己的哀傷,最近越來越常自主發言的米納斯這樣告訴我。
「喔、這樣喔。」看來有天我的主人地位很有可能被取代掉。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世界隨隨便便一個東西都比我強,老頭公跟米納斯實在是太委屈的,跟到我這種不強又常有狀況的人。
『……合理的事故我們可以當作訓練。』
那不合理的呢!磨練嗎?
『……』
喂!不要給我沉默啊!
放棄了跟米納斯的對談,一閃神我就發現剛剛那個魔使者不見了。基於剛剛米納斯說他暫時不會發現我,那我還是得跟上去看看。
如果萬一他真的對學長還是摔倒王子不利的話,我、我……
我大概可以叫人來救。
確認了身邊的隨身包包還在,又休息了差不多幾分鐘讓暈眩退掉一些後我才隨著剛剛魔使者走過的地方靠近了那些柳樹。
靠近之後我才發現這些樹原來不是闢邪用的,他們本身就不是正常的東西啊!
正常的柳樹不會有長人臉!
這跟在森林裡面看見的那些鬼樹有點像,遠遠的還看不清楚,但是靠近之後仔細一看,每個樹身幾乎都有模糊的人臉,不過看上去大部份好像眼睛都瞇著在睡覺,也沒有注意到我在這邊晃來晃去的。
看來米納斯說的是真的,但是就算是有保護我也還是不敢在這個詭異的地方留太久。
比起這些柳樹,那條河還有旁邊的小樹林似乎就正常很多。踏進之後,樹林果然和我看見的差不多,並不是很大的一個樹林,甚至在這邊隱隱約約好像就可以看見另外一邊有點什麼東西跟它輪廓的影子。
有點怕樹林裡又冒出個什麼來,我快步地跑了過去。
其實樹林很小,直接穿過樹林才花了莫約五分鐘的時間,難怪剛剛一下子就沒看見那個魔使者了。
原本我預計過去之後看見的可能是恐怖的東西,所以在我看見小籬笆跟小房子時整個人有點錯愕……該不會其實打開之後裡面是鮮血淋漓吧?
小心翼翼地看著這些其實不太應該出現在這裡的溫馨建築,我再度左右張望了下,果然在房子旁邊看見了早一步走過來的魔使者,他提著木水桶突然往地上一潑,跟著看下去我差點沒被嚇死。
全身是血的摔倒王子躺在地上,被水潑完之後整個血全都浸染到地上。
該不會魔使者有潔癖吧!
要像浣熊一樣洗乾淨再把人剁掉嗎!
我看了一下,沒有看見學長在這裡,也不曉得是落進魔使者的手裡還是跑到哪個地方去了,不過說真的沒有看見他反而讓我有點鬆口氣。
但是一想到可能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裡時我又開始擔心了。
以我妖師的血脈,我盡最大可能希望學長是完全平安……
不,希望所有人都平安。

***

最後魔使者沒有把摔倒王子剁了。
這讓我鬆了口氣,他只是很仔細地把昏過去的摔倒王子身上的血沖乾淨後就逕自轉頭離開,似乎對摔倒王子的生死沒有特別感興趣,不過也有可能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為我看見他下一秒就消失在黑色的法陣當中,完全把人丟著讓他自生自滅了。
『附近沒有其他強大的生命體了。』米納斯很快就先幫我確定我的人身安全。
「謝了。」抓準這個機會,我立刻衝到摔倒王子旁邊。
靠近之後我稍微鬆了口氣,雖然很微弱,但是摔倒王子的的確確還在呼吸著,只是虛弱得好像隨時會中斷一樣,讓人很不安。
『這裡並不安全。』米納斯再度給我警告。
「我知道,幫我找個可以躲的地方。」取出幻武兵器對地面開了一槍,我看著水霧散開之後連忙彎身去把摔倒王子拉起來。
這些妖精啊精靈其實有點好處,就是體重都不太重、只有分量看起來比較大,所以就算摔倒王子外表看起來比我粗勇很多,我還是勉強可以拉著他走。
如果今天他是個人類,我、我大概要叫人救他了。
拉起人之後我才注意到其實他身上的傷幾乎都止血了,很有可能是學長的法術起了作用,只是傷勢還是很駭人,到處都可以看見翻起來的血肉,必須得快點找一個暫時可以待的地方幫他做恢復術法……雖然我很蹩腳,不過多做幾次應該還是強過什麼都不做的好。
看著已經完全不醒人事的摔倒王子,他臉色整個白到像死人了,如果現在在這裡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他應該可以得到很妥善的照顧吧。
這樣說起來還真有點對不起他。
『這邊有個地方。』米納斯的聲音再度傳來,接著我看見剛剛打出去的水霧重新在我腳邊聚集起,接著形成一條透明的小魚,在空氣中向前游,帶著我往剛剛來的地方來去。
扛著摔倒王子,我跟著米納斯的小魚走。大概是老頭公的結界效力依舊存在,所以四周那些鬼樹也沒有什麼異狀,也沒有因為我帶人走就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應該說周遭安靜到太過於詭異了。
米納斯找到的地方不太遠,大概走差不多十分鐘的距離,在樹林之外有個山壁,山壁上有個被雜草和小樹覆蓋的洞穴,沒有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點光。」踏進去後發現洞穴比我想像中還要深很多後,我先點燃了光影村的術法,深深往內延伸的洞穴看起來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我看見了相當整齊的切邊,不久之後還踏到小階梯,肯定是有人在山壁這裡打出個類似秘密基地的地方。
但是是誰弄的?
無暇讓我多想這些事情,很快的山壁走到底之後裡面有個不大也不小的空間,裡面什麼也沒有。
在帶路完畢之後那條小魚突然散了,直接消失在空氣當中。
脫下外套墊在地上後,我把摔倒王子扶好躺著,拉開衣服檢查他的傷勢,接著開始後悔起自己沒有選讀藥物學之類的東西了。
自從我從喵喵他們口中得知有人上藥物學的課上到融化之後就整個敬謝不敏,這學期開始五色雞頭還在藥物學的課堂上下了場硫酸雨,所以我打死都不選了;那時候還慶幸還好藥物學不是高中部必修課程,現在要用時馬上就後悔了。
「……混蛋……」
就在我打算用治療法術時候,那個應該是要死還沒死的摔倒王子突然蹦出低吼聲,跟他平常那種鄙棄的冰冷說話方式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確認他昏倒,我真的會以為他是反射性在罵我。
所以他夢裡都是混蛋?
看著整張臉都皺起來但還是沒清醒的摔倒王子,我小心翼翼地將手擺在他身邊,然後身體往後拉遠一點點距離,這是為了預防他突然跳起來讓我被掃到颱風尾而且隨時可以逃跑的預備動作。
因為之前我跑太慢了,有天五色雞頭終於看不下去,硬抓著我要我學啥鬼起跑動作,不過說實話,多少真的有點幫助,只要他不要三天兩頭跑來追我、我相信我可以記得更清楚就是了。
「混蛋……」
盯著摔倒王子,其實我不知道他滿嘴「混蛋」是在罵誰,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是罵我,因為我好像是「低賤」開頭的。
默念了跟安因學來的初階治療法術,淡淡的金色光芒鑽進摔倒王子身上嚴重的傷口裡,雖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一些比較細微──例如擦傷已經開始緩慢地癒合。
真是太棒了,用這種速度治療重傷患,人應該都死了!
『可以使用我的特殊技能。』淡淡的水霧在我身邊掀動,最近很自動自發出來透氣的米納斯幾乎透明的影子就繞在我身邊,『但是必須花掉你相當多力氣。』
「大型技能嗎?」根據後來一些實驗,如果米納斯會這樣問的話肯定用完後我就會半死不活,「要改成二檔嗎?」
其實我對第二型態還無法掌握,每次用每次都要去醫療班報到,所以安因叫我最好再過幾年才能用第二階段。
『不用,但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純淨水氣息非常微弱,我必須耗費更多的力量聚集足夠治療部分嚴重傷勢的力量。』米納斯半透明的手輕輕地拂過我的臉,冰冰冷冷的讓我差點打噴嚏,『但是在使用之前我建議最好能讓老頭公設下完全遮蔽法術,否則我們的所在非常容易曝光。』
「好。」
雖然偶爾會跟我抬槓,不過米納斯的建議都非常有用,所以我也沒有多加考慮就喚出了同樣不怎樣聽命令的老頭公,隨便他們去搞了。
當主人當成我這樣都有點悲傷了。
默默地為自己嘆口氣之後,在他們準備設立陣法的同時,我也趁著空檔翻出自己的水壺,小心翼翼地先餵給摔倒王子一點。
雖然我個人不怎樣喜歡他,而他絕對也很厭惡我,但是……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人死了。
勉勉強強吞下一口水之後,摔倒王子突然咳了聲,混著血色的黑水從他的唇角邊流出來,在我還未幫他擦掉時候他已經微微睜開眼睛了。
兩秒後,他拿那雙眼睛瞪我。
我突然很想朝他那兩顆死白眼就這樣戳下去……起碼醒來不要瞪我啊!可惡!是我砍你的嗎?
「哪裡……」又連續咳了兩三下,摔倒王子從喉嚨裡面發出了混濁不清的語言。
幸好他還記得要用中文跟我講,他要是用妖精話講,我保證他氣到死我都還聽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這裡是……」看我沒反應,他又吃力地重新發出聲音。
「噓!這裡好像是那個魔使者的地方。」連忙把想要掙扎起身的摔倒王子壓回去躺著,我壓低聲音說道:「小心一點。」
這傢伙一動就破壞掉我剛剛用的小法術了,一些小傷口因為他的動作而裂開,大傷口也開始滲血了。
到現在還可以用嫌惡表情看我的摔倒王子,從自己眼神中赤裸裸地表現出他寧願流血流死也不想跟個低賤妖師混在一起的意願。
如果可以,我真想現在把他拖出去丟進河裡算了。
做人……不是,做妖精要知恩圖報啊!
真是衰爆了才會跟他在一起。
沒有搭理我,確定了自己傷勢不會輕鬆到哪邊去的摔倒王子瞥了眼自己身上幾個受傷的地方之後,開始轉為打量這個地方。
他大概感覺到我有讓老頭公張開結界,不然現在應該就會跳起來掐我了。
「米納斯在準備技能,等等要幫你做一次性的治療。」雖然現在很想站起身把腳底板送往他臉上,不過我還是硬忍下來,畢竟這種地方還是不適合跟自己人窩裡反。
摔倒王子又把他的白眼轉回來看我了。
「……沒用的傢伙……」
我之所以沒跳起來踩他是因為他是重傷患,不是因為我怕黑袍!
可惡!我現在真的很後悔把他拖回來了,早知道就讓他被浣熊殺手洗一洗剁掉就好了,沒事還要冒著危險來救這傢伙,都不知道等等黑浣熊回頭會不會連我一起剁,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邊罵我沒用!
不知到現在比較沒用的是誰喔!
吸氣、吐氣……深呼吸……我不能出手毆打黑袍,誰知道生命力像蟑螂一樣的黑袍完全復原之後會不會把我毆打回來,暫時還是先忍一下好了。
繼續左右張望一下,似乎又有點意識朦朧的摔倒王子聲音開始跟著變小了,「阿斯利安……其他人……呢……?」
「可能因為用了轉移術法,學長不知到掉到哪邊去了,至於其他人被夜妖精救走了,這裡應該就只有我們。」稍微解釋了一下我也不太清楚的狀況,讓摔倒王子有點心理準備比較好,至少他黑袍經驗豐富,多少可以幫上忙。
摔倒王子點了下頭,然後就沒反應了。
看起來他應該又是暈過去,我翻著自己身上背著的背包,裡面其實沒有太多東西,連可以拿來蓋的布巾也沒有,大部分的行李都在阿斯利安的飛狼那邊,隨身行李裡面頂多只有兩三樣零食和一些必備的水晶等等……對了,還有出發前帝他們給我的一些東西,我打開那個小盒子,裡面有幾顆白色的小球,功用不明,可能之後會派上用場……
但是這種時候真的會覺得「不如給我一條毯子」之類的比較好。
在我看著背包內容物發呆時,水霧又在我身邊凝聚起來,米納斯的影子重新浮現在我身側,『準備好了。』她淡淡地這樣告訴我。
如果沒有米納斯的幫忙,我現在應該已經死在這邊了。
不過也因為如此,她越來越主動了,讓我覺得她有時其實已經超過幻武兵器的尺度了。畢竟整個學院裡我還沒看過這麼積極的幻武兵器,連萊恩的也沒有……好吧,我只看過他的幻武兵器在對他發飆。當場被我撞個正著之後,萊恩還可以若無其事地告訴我這個很正常,接著繼續吃他的飯糰,完全不把叫囂的幻武兵器當做一回事。
「米納斯。」喚出了我所屬的幻武兵器,我看著已經完全安靜的摔倒王子──
應該對他腦門開槍還是心臟?
『你可以隨便找個部位。』米納斯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我也知道妳會自動瞄準,不過這是個人心情問題啊!
不能趁這個機會對他腦門開槍嗎?
我想打他已經想很久了,連做個樣子都不行是嗎?
米納斯沉默了。
最後我決定打他臉,算是剛剛他對我使白眼的報復。
在槍一射擊之後,藍色的微光水霧瞬間在我們兩個周圍畫出了巨大的柔光陣法,也幾乎是在同一秒,我感覺全身的力量用一種快到很詭異的速度從手掌被抽出,接著源源不絕地灌進了米納斯當中。
「嗚──」
我聽見我大概是發出一聲悶哼。
在米納斯的陣法結束之前,我全身完全脫力、連槍柄都握不住,無力地往左邊斜去。
接著四周只剩下黑暗。

,

g8950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